欢迎您登录 ,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登录 注册
旗下APP
微信公众号
小程序
  • 手机APP

  • 自选产品

  • 理财热线

中国,凭什么?

2022-08-08 11:00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摘要:“中美是国运之争,佩洛西也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点,仅此而已。”

导语:

近几天,美国政坛“三号首长”佩洛西的亚洲之行,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在此背景下,中国政法大学思政研究所副教授郭继承几个月前的一段授课视频《这就是中国的国运》被网友转上了热门。

有人看完说:“很震撼,也很认同。”

有人感慨道:“中美是国运之争,佩洛西也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点,仅此而已。”

我们根据郭继承相关授课视频摘编成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内容有所删改,未经作者本人审阅。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1

中国的“国运线”

每一代人都生活在“时空坐标”里,我提一个问题,这一代人的坐标使命是什么?

毛泽东、周恩来那一代人,他们生活在那个时空里,他们那代人的坐标使命是什么?是要把我们这个民族从水火之中拯救出来。

我画了个什么东西?有谁能看懂吗?要有人看懂了,我就把这4个字送给他,叫“惊为天人”。

我画的是国运的线,即中国的国运和欧美的国运,这个交汇点是17世纪,然后往前走是18、19世纪,到现在这里的20世纪、21世纪。

你此生的使命是什么?你为什么生在中国?你为什么是这样一个年龄段的人?在中华民族的历史坐标里,你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答案都在这个坐标体系里。

因为中国和世界的发展都有周期率问题,任何一个朝代两三百年就不行了,背后都是有规律的。

比如,汉朝刘邦是不是把土地分给老百姓了?土地分了,是不是老百姓得到公平了,干劲就足了?是的。

可三四十年以后,很自然地会出现这几种现象:

首先,土地开始向某些人手里聚集。有些人特别能干,那他们家20亩地就变成2000亩地,而另一些人最初的20亩变成5亩地了,甚至这5亩地由于感冒发烧得病,也卖掉了,结果只能给人家当佃农。

这种土地兼并发生得很自然,但就跟马克思批评资本主义说的那样,这导致两极分化。

还不止,在这个过程中,当一些人掌握了大的财产之后,你知道他会干什么吗——向权力渗透,在政治上找他的代理人。

另一方面,一些掌握有一定政治权力的人,也会向经济“下手”,利用手中的权力为亲友牟取利益。

注意这个时候,有经济权力的人向政治渗透,有政治权力的人向经济渗透,就会形成权力被经济绑架的一种权贵阶层。

但事实上,政治本来应该是给所有人服务的。

我们再看回历史。

刘邦分完土地之后,到汉武帝的时候开始出现豪强地主,他们掌控经济,情况愈演愈烈。后来,汉武帝就强行让豪强地主离开自己的庄园,迁到文帝和景帝的皇陵那边,当时武帝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可到了后来的昭帝和宣帝,尤其到了汉成帝的时候,皇帝就没有能力了,豪强地主的势力再次崛起,有些人驯养的家丁多达几千人。

历史上有个真实的案件,长安有个豪强地主的手下打死了一个人,这个县官去抓人的时候,豪强地主家的家丁比县令手下的兵还要多得多,只能不了了之。

可以说到了汉成帝的时候,权贵勾结在一起使得政治已经不能再为全体人民服务,而只是为某些权贵代表服务了。那么这个政治已经要死了,只能眼睁睁等着改朝换代了。

而为了解决我刚才提到的历史周期率的问题,建国初咱们有一个很好的创举——实现土地公有。经过1953-1956年的社会主义改造,我们国家彻彻底底实现了土地公有。

我在北京生活20多年,比较了解。比如说,你在北京是有钱人,想买北京农民的地,但你没有资格,因为那是集体所有、国有的,这使得一些人再有钱也没机会掌握大量的不动产。

所以这时候,农民就算家里再穷,土地是自己的,都能有饭吃。即便农民自己说“我的土地要卖出去”,他也没有资格,因为土地是集体的。

可以说土地公有制在根上斩断了一些问题,并且我们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享受着这个制度的红利。

就比如高铁。

我们高铁一两千里路是300块钱的票价,按理说国家不得“赔死”?因为就算我蹬三轮把你送来,你也得给我2000块钱。

我们之所以能这样做,也跟土地有很大关系。

从北京把高铁修到上海,如果是美国这种土地私有制的国家,中间可能会有30万个资本家等着你谈判,这个要40万美金,那个要50万美金,最后一出手啥也谈不成,一公里也修不了。

但我们国家不是这样,只要规划好了,一划线就可以修,都是国有的。

缺点有,可能会损害部分人的私有财产利益;但优点更大,就是用相对来说极小的社会成本,实现了社会公共利益的提升。

回顾新中国发展的这几十年,很多爷爷奶奶辈在以前那个时代都过得非常苦,可那是必经的过程。甚至我上学的时候还有吃不饱饭的,比如我自己。

经常有人拿建国初我们过穷日子时候的例子说事,我觉得这没良心。正是因为有了人家那个时候的穷,才有了你们今天过得好。

这就跟家族一样,你的爷爷奶奶不容易,爸爸妈妈小的时候不容易,才有了你今天的能吃饱饭、上得起学。

2

当下,是中国“冲顶”最关键的几十年

一个国家也跟人过日子一样,得有这个过程。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现在出现了光明的前景,大家想想,从李自成进北京到现在,三、四百年以来,中国今天遇到的局面在世界格局里是最好的。我们虽然还没有冲顶,但目前真的是最好的。

而当下,可以说是冲顶最关键的几十年,这一代人要争气,因为你们就是把中华民族送到世界舞台中心的那一代人!

再看看我画的这个曲线,欧美发展了300年,它的优势释放殆尽以后,已经出现某种程度的衰象。比如新冠疫情,某种程度把西方社会治理存在的很多问题都暴露出来了,歌颂它也没有用,这是事实。

我们心里都清楚,中华民族虽说离“冲顶”还有不少距离,可这个曲线将来是会交汇的。

请所有人一起思考,真到了马上要交汇的时候,欧美是会放下面子说:“中国崛起,并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心,以前2000多年本来就是老大,我认了”,还是会在关键时刻给中国以沉重一击、试图阻断我们民族复兴的进程?

我们常说这一代人责任重大,就是因为这样一个重大历史时刻恐怕就发生在这一代人身上。

如果足够清醒,这一代人对国家的态度就是——我是中国人,根正苗红,我认同我的国家,我热爱我的文化,我对我民族有高度的自信!任何风吹雨打、惊涛巨浪来到面前的时候,粉碎之!可能那个时候,美国也没法下手,因为这叫“不战而”什么——屈人之兵。

但如果我们这一代人没有国家认同、文化认同、民族认同,真到那时候可能不需要别人一击,光培养一点内奸,就把我们这个国家给搞乱了,有没有道理?

所以,中华民族要伟大复兴,现在是300年来出现的最好前景。只是前景的辉煌和背后经历的考验是成正比的,这叫“有多大的希望,就会有多大的苦难”。

举个例子,除个别人之外, 一个人的高考成绩有多好,和他吃多少苦、经过多少打拼,基本上是成正比的,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一定要想清楚的问题。

3

这次复兴,远超汉唐!

这是一条长达300年的国运线。中华民族是从20世纪开始转折的,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手里扭转乾坤开始往上走的。

走到今天,就是习主席说的“过去100年,中国共产党向人民、向历史交出了一份优异的答卷”。

但是,下一个百年究竟怎么样?

习主席也说了:“我们又在赶考的路上。”

这体现了我们的清醒,“赶考”意味着答不好卷子,你会是不及格的。所以我特别高兴,只要清醒,犯错误的可能性就很小了,最怕的是嘚瑟和张狂。

清醒之余到底该怎么做?要我来说,尤其是对于新生代、对于那些到2040年正值年富力强的人,我希望你们能成为钢筋铁骨,发自内心地对国家认同、有民族自豪感,同时一点都不封闭,天下的好东西都要学过来。

就好比对于美国,有人问我:“郭老师,你对美国的态度怎么这么包容?”

我说:“它越打压你,你就越要学它,学它还一定要超过它。”

这一代人作为带着中华民族近代以来国运冲顶的一代,你们有多伟大,你们就会创造出多少中国历史上的亘古未有!为什么?

有个记者采访我,他问我说:“郭老师,这次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你预测一下,和汉唐,也就是汉武帝和盛唐怎么比?”

我说:“这次远超汉唐!”

这个记者就说:“有那么伟大吗?”

我说:“比你想象的还要伟大!”

为什么?

咱们平心而论,汉朝当时对手是谁?匈奴。匈奴当时的文明程度和社会治理水平整体上比汉朝低,所以汉朝灭了匈奴,只是灭了一个文明程度不如自己的对手而已。唐朝与突厥也是类似。

可今天不一样,我们面临的对手是300多年以前率先发展、200多年曾经在世界舞台上遥遥领先的欧美,我们这一次真正的复兴,是要冲破打压的复兴。

因此,欧美所有的优势我们都得学来,结合5000年的底蕴和文化,再加上我们这个民族的创造,融会贯通出一个比现在欧美所代表的文明形态要高得多的“新文明”。

4

每代人有每代人的使命

有人问我:“郭老师,你能不能成为‘大家’?”

我说成不了,这真不是谦虚。

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使命,有其“坐标系”,我这一代人,就是要通过唤醒和启蒙,给我们在国运托起最关键坐标点上的这一代的每一个人点一盏心灯!

新生代跟我们这一代生活条件不一样,受的教育其实也不一样。

我们那时候改革开放的初期,很多方面都还不成型,优点也有,就是创造力好一点,爆发力强一点,但不成型就是不成型。

今天重要的是很多事物的方向都清楚了。

比如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很多人还认为欧美就是绝对真理,但新生代就自然觉得欧美只是我们学习的其中一个对象,将来我们的文明程度要远超过他们。

这些人才是真正创造新文明形态的一代人。

所以我常说大家可以踩着我这个“垫脚石”,让我用我今天的这些东西来唤醒更多的人,为什么?因为国运是关乎每一个人的。

5

要牢牢记住:

一个国家沦丧的时候,没有尊严可谈

经常有人说我怎么老讲爱国主义,我说那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

去年何兆武先生离世了,他1921年出生,毕业于西南联大,学中国哲学,跟我的博士后导师张岂之先生是师兄弟,两位都师从侯外庐先生。

何先生曾经讲过一件事:抗日战争时期,北京城被日本占了,他当时就在那里。那时候所有进北京城门的人,比如德胜门、东直门,见了日本人都要恭恭敬敬地鞠躬。

有人可能马上要提人权和尊严了,说我是中国人,凭什么向日本人低头,但现实是,你低得慢一点都要被当场捅死。

何兆武先生亲眼所见这一切,他说我们西南联大的、我们这些受过教育的人,我们不向日本人低头就死啊!

因此他还说:一个国家沦丧的时候,不要谈尊严。

所以大家说不理解为什么有时候会管得严一些,我说没什么不好理解的。

冲顶,就是走到舞台中心,像是拉着几千斤的东西爬坡,稍一松劲就要车毁人亡。在这种时候说风凉话的人,不管他们管谁?

有的时候,历史上的一次错过,可能就是万劫不复。在国运的搏击面前,我们都应该少说风凉话,多做众志成城的事。

有一次一个中央部委征求意见找到我,他们问:“郭老师,什么叫‘文化强国’?”

我说:“什么叫‘文化强国’?中华民族这次复兴,如果不能创造比欧美还要高的文明形态,就没有资格说自己是文化强国。如果跟在欧美的屁股后边,追随人家,就更没有资格这么说。‘文化强国’是要为整个人类文明引路的,这是每一个人的责任。”

对我来说,就是我写的书、我讲的课。

正所谓:立志要大,做人要实。

我们现在的志是什么?就是相信我们这个国家一定会成为世界上顶顶了不起的国家,这个特别重要。

咱自己都看不起咱的祖国,咱自己都看不起咱的老百姓,咱自己都觉得咱这个民族素质低,这个民族就永远起不来。

6

结语

今天的中国不是过去的中国,今天的欧美也不是顶峰时期烁烁发光的欧美,它的衰相开始出现,所以我说这个话,叫“与时俱进”。

大势来的时候,谁顺着大势走,就会被大势托起来;

谁逆着大势走,谁就会烟消云散。

千载难逢,如今的一代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创造历史的一代。

今天我们一学中国历史,最激动人心的就是汉武帝和盛唐,未来几千年中华民族的历史,我们这一代可能就是让后来无数子孙心旷神怡、激动人心的那段。

不是哪一个人都可以生活在这个时期。

生在这个时空,我们就要对得起这个时空!

热门产品

更多 >
  • 阳光私募
  • 类固收

盛泉恒元量化套利83号

登录可见

单位净值(09-23)

登录可见

累计收益

金樟CTA组合1期

登录可见

单位净值(09-23)

登录可见

近一年收益

勤辰启航格上1号

登录可见

单位净值(09-23)

登录可见

累计收益

或拨打理财热线 400-080-5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