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用好奇心打败灰心,用初心替代胜负心

2018-03-22 11:07来源:笔记侠

摘要:其实,做一个机器人比我们想象的都难。

  大家好,我是傅盛。我们为今天的发布会、今天的环境准备了好久,不过,如果有人想在今天看到一场宏伟的网络发布会,怕是会让你失望了。不过,这是一场真实的发布会。

  我从我的股东腾讯视频上找到的一段视频,一个在各大电视台频繁表演的所谓的人工智能机器人。

  但事实上,它是由后台的一个真人来配音的,大家听到的声音类似于手机上的变音软件,配音的人通过摄像头坐在远程监控室里,装扮成机器人。

  我当然得说这是一个好的产品思路,如果不叫它智能机器人的话。

  为什么要拿它做开场呢?我要告诉大家,就在今天,就在现在,全世界范围内没有一家公司可能做到上面的对话水平——随时被打断、无论距离多远、场景有很多噪音,都可以把每一句语意理解得那么清晰,一定做不到的。

  其实,做一个机器人比我们想象的都难,无论你看到过多少网络视频,多少朋友圈宣传。

  所以,当我踏入这个行业,我宣布要做机器人的时候,有很多从业者就跟我说:“傅盛,你做机器人是不是异想天开?你只做过互联网软件,你没有做过硬件,你又不是人工智能博士出生,你凭什么做机器人?”

  我自己也在反复问自己这个问题,在解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我自己异想天开的故事。

  一、第一个异想天开的故事

  17年前,我一个人来到北京,我记得我的口袋里只有400元钱。

  我站在北京市一个偌大的广场上,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半工半读,考上研究生,找一份好工作。

  因为我年轻时的贪玩,我高考考上了一个绝大部分人不知道名字的学校,我那时最大的人生困难是把简历递出去。

  于是,我每天挤着300路公交,穿过半个北京城去上班,住在半地下室里,周末去北大未名湖畔上辅导班,当然这个故事和绝大部分北漂是一样,研究生没考成,工作也没有工作好。

  但是,可能正是因为如此,上帝给我开了一扇窗,我进了一个叫互联网的行业,在这个行业里我跟它一起成长,并且懂得了什么叫做创业。

  时间又过去了几年,8年前,我终于有幸第一次来到了斯坦福大学,当然不是读书,是参观。

  我站在斯坦福那个巨大的草坪前,整个人内心是崩溃的。我看着这些人在那里休闲、跑步、度假,而我带着20人在北京创业,每天起早贪黑。

  我想,原来不是勤奋就能更牛,原来位于创新中心的人们,每天是这么休闲还在做着最好的创新。

  我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于是,我发现我自己的思维模式里面,少了那么一点异想天开,我真的觉得我需要Think different,Think big(与众不同的思考,更大的思考)。这是这次美国之行我最大的感受。

  于是那个时候虽然我们是一家很小的公司,我问了自己一个异想天开的问题:我们有没有可能在全球范围内做一款APP,让全世界人民都使用?

  那个时候,中国各大APP开发商(BAT、360)无比强大,都在中国这个市场全力以赴,而我的英语又不好。但是,就是因为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决定让猎豹全力以赴开拓海外市场。

  又过去了4年,我们在纽交所上市了。那天我按动那个电铃,看着纽交所百年的交易厅因为猎豹移动而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满心的感慨,给我的全员写了一封信,这封信饱含着我真实的感情:

  我不管你们曾经因为现实的困难有多少次认为自己的梦想离自己很远,但是我真的想用猎豹移动的故事告诉大家:只要你坚持梦想,不忘初心,总有一天,dreams come true(梦想会成真)!

  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异想天开,今天,我就站在了这里,站在水立方和大家来讲另一个新的异想天开。

  二、第二个异想天开:人工智能

  我的导师雷军先生说过:人因梦想而伟大。

  他也非常支持我这次在机器人上的豪赌,虽然他今天因为在香港开董事会没有办法来到现场,但也委派了小米的合伙人王川一起跟我见证这个时刻。

  所以,我在想,有的时候人和人的差别真的就是思想上的差别,是你敢不敢想的差别。正是因为敢想,我们才正好又有这个伟大的时代,因此我们今天才有这样的机会。

  我真的觉得,我们是何其幸运的一代呀,互联网就是全人类的头脑风暴。如果没有互联网,我很难想象我在江西的景德镇这么一个小城市生活了17年,我还有机会站在全球的舞台上和大家一起讨论高科技、机器人。

  所以,我认为即便是异想天开,即便很难,我都要继续,我只要把这个问题想清楚,我一定有机会。

  当时我一直问自己:即使今天全球已经有6亿用户每个月在使用着猎豹移动的APP,我们在全世界已经是最大的安卓工具软件开发商,并且没有之一。我们的游戏在全球有11亿下载量,其中大多数为青少年。

  因此,我们数量上已经是足够庞大了,更大的未来是什么?

  我想起了我童年向往的阿童木的故事,他是如此忠诚,如此呵护你,如此长情,一直到他最后离开的时候,我记得他还在说,他要离开他的主人,非常依依不舍,当时我的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

  我又是独生子女的一代,其实我也多么希望有这样一位伙伴,甚至我们家里有这样一个好的管家。

  回到我们现在的生活,人口红利在减少,老龄化正在出现,中国面临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人口问题,人口问题不解决,我们觉得整个国家的前途一定会出现巨大的挑战。

  机器人非常难,它是跨越行业,有的行业我甚至不够了解,比如机械制造、人工智能。

  但是这也正是我的机会,因为还有体验和互联网应用是我和猎豹花了很长时间去积累的,我自己从一个很小的产品经理开始一点一滴地打磨用户体验,我成为了今天中国最大的安全软件最早期的贡献者,让它成为了从国内冲到海外,乃至全球的工具软件。

  因此,机器人本质上是通过用户思维和产品思维结合今天的人工智能,和中国最有优势的机械制造的一个跨界行业,虽然不一定我能做成,但是我真的觉得还是有机会。

  这就是我总结出来的:儿时的梦想、时代的机遇、能力的契合,新时代的工具之王——机器人。

  当我想到这个命题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整个思路真的被打开了。

  在一年半年,我们对行业吼出来这句话的时候,感动了一大批人:猎豹机器人帮你完成眼前的苟且,你尽管奔向诗和远方的田野。

  当然,也会迎来无数的置疑。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开始组建团队,开始踏入这个领域。

  But,通往理想的道路总是荆棘密布,当我们正准备开始的时候,猎豹首先遇到了一些挑战,或者说困难。猎豹在过去的5年当中,其实每年的收入复合增长是每年100%,但是在去年、前年的时候,移动广告出现了巨大红利期耗尽的现象。

  我们在海外的广告收入增长遇到了一些瓶颈,导致我们在前年的时候增长率从100%降到了20%。

  虽然,对于一般的公司而言,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增长率,但是对于我们过去所积累的,就引来了无数的置疑,你是不是赶热潮?你是不是什么热就做什么?

  有时候你出去做篇演讲,其实也是因为要感谢朋友帮助。有人就会说傅导师,你为什么不好好做企业,而来做演讲呢?有时候你觉得太累想去跑跑步,他说你怎么不好好上班,怎么去跑马拉松?等等各种置疑,这种置疑让我面临过非常巨大的压力。

  那天我看一部电影《无问西东》,看到这么一段话:“看到和听到的经常会令你沮丧,世俗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你生不出改变它们的念头来。”

  我曾经在很多天晚上,有时候也会喝醉,我一直在想,是不是真的要迎难而上,还是知难而退?有很多朋友也告诉我说,你干嘛折腾那么事情,你把公司好好私有化,拿回A股,也许你的身价也涨了很多了,有必要吗?

  三、第三个故事:猎户星空

  在去年的一年里面,这句话影响我最深:杀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强大。

  刚才那个游泳泳姿并不好看,但是这又是我的一个小故事。

  我在大学的时候都不会游泳,所有的地方只要比我深我都会沉下去。直到后来有一次我跟一个同学聊天,他是渔民出身,聊到这件事的时候,他说:你不要害怕,放弃你的所有恐惧,你自然就会浮起来,我突然发现我会游泳了。

  我从来没有请过游泳教练,全是自己琢磨的,当你发现你能浮在水上的时候,其实你就可以用各种姿势了。

  所以,放下心中的恐惧去勇敢地面对,就可以从一个完全溺水的人变成游泳高手。正是这句话激励着我和猎豹,和所有这些奋斗者一起往前走。

  为了让我们的机器人更往前冲,我们单独成立了一家公司,叫猎户星空,大家知道吗?在冬天的时候,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斗,最大、最明亮的一个星座就是猎户座。

  所以,人类发往火星的第一艘载人飞船的名称也叫猎户号,我是如此钟爱这个名字,于是就把我们最钟爱的产品放在这家公司,亲力打造。

  虽然机器人就像探索星空一样,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或者是很激动人心的事情,但是我们更要学会脚踏实地。

  我花了很长时间去理解这个行业,去学习很多我没有学习过的知识,产生了一些疑惑。

  第一个疑惑:那些刷遍朋友圈的钢铁机器人,好像马上就要来统治人类了,但是它们为何一直没有出现过?

  这个是波士顿动力的机器人,可以做漂亮的后空翻,还有日本的ASIMO(日本本田机器人),我到现场看过它的表演。

  其实,波士顿动力被Google公司都卖掉了,我和相关的人去讨论这个问题,得出一个结论:今天的机械控制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技术进步也非常缓慢。

  这不是标准的话,但是我通过各种渠道知道,这些动力基本上半个小时就得去充电。

  比如说刚才看到的日本的ASIMO机器人,已经研制了30年,至今不能走向家用,据说成本高达80万美金。

  所以,机器人要走进生活,我认为还有很远。

  第二个疑惑:我跟一个领导吃饭,他说:AlphaGo都已经赢过李世石,机器人要超越人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我们看到的所有机器人,都觉得它们特别的傻。很多人肯定会反驳我说,不是这样的,我们看过很多很聪明的机器人。

  其实这是一个套路,这个机器人的表情很有特点,当然造价也很高。但是它就像一个录音机一样,录一句、说一句、回答一句,这并不是人工智能。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我当时一直在问的一个问题。

  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我专门去过两次日本,并把这款机器人的团队中很多人都见了一遍。

  孙正义当年花了很多心血,想要做成的一款机器人,叫pepper,这款机器人被日本首相带去了G7峰会,作为日本国力的一种展示。

  我和这个团队上上下下都聊了一遍。我发现:其实机器人还远没有达到他们当初的预期。

  为什么呢?并不是他们笨,也不是为了专门去拍一段秀,其实问题的核心是这样的:

  人是一个超级复杂的产品,我们总处在一个状态:单点总是被超越,整体总是遥不可及。

  比方说,我们跑步,肯定跑不过猎豹;算数,算不过一个小小的计算器。

  但是,如果从整体上来看,我们的每天要做的事已经复杂到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复杂了。

  当我们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说的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你的整个人体的协调系统,会用你没有想到的方式,在高速运转。

  你的耳和眼要去探听外界的环境,你的嘴要去进行询问、挖掘更多的信息,你的脑要进行快速的决策和学习,最后再通过你的肌肉系统去完成那个动作。

  这一整套有多复杂呢?我举一个小例子。

  比如说让AI机器人执行这句话:“服务员,帮我倒一杯红酒。”

  在现在、此时,全世界没有一家公司能让一个AI机器人做到这句话红酒就来了,除非那种固定轨道类型的机械,而我们强调的是AI机器人。

  为什么呢?

  听觉:

  我们人的耳朵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感受器官,可以在嘈杂的环境中,听到一个人说话,便立刻只识别他的声音,不听别人的无效声音,;在你低头玩手机的时候,别人跟你说什么,你完全听不见,在你想要听到一些话语的时候,你可以排除很多噪音去找到那个核心的点。

  今天没有一个麦克风能超越这个感受器官,在噪声环境中听到“帮我倒一杯红酒”既能知道是对我说的,又能把语义给理解了。

  同时,使得机器人看你一眼就知道你在哪里、是什么样子,也非常难。为什么呢?因为你可能在昏黄的灯光下,你可能只给它一个侧脸,或者各种其他复杂情况。

  视觉:

  我们今天提到的,一个AI产品的摄像头有多好,都是在特定的光照下;人脸识别,AI超越了人,也是在特定的环境下,比如说特定的光照、特定的照片形式,或者限定在白天。

  而人眼,即便是在晚上,只点一根蜡烛也能够清晰地认出你,没有噪点(将光线作为接收信号并输出的过程中所产生的图像中的粗糙部分,也指图像中不该出现的外来像素,通常由电子干扰产生),人的眼睛有5亿像素,今天你买到最好的手机也就2000万像素。

  此外,人眼还可以在高速行动的时候,看清外面的风景。

  大家知道无人驾驶为什么这么难吗?因为速度快了以后,整个对图像的处理速度都会下降。

  方位感知:

  假设红酒在吧台或者厨房,你知道红酒在厨房、该怎么走到那个厨房;如果有这么多人站在这儿,你该选择哪条路径;如果走着走着,突然有一个小朋友跑到你身边,你应该怎么避开他;看到红酒以后,你懂得塞子是怎么打开的,拿到开瓶器,知道用旋转的方式旋进去的。

  这里面的细节还包括:红酒需要斜着倒,量要倒多少;以多快的速度,会在什么时候倒好;那只杯子要拿哪个部位才合适,因为机器的力气大了会把杯子捏碎;还要识别杯子的上下,知道如何端过来……这都是非常复杂的系统。

  正是因为我们自己是人,所以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如果你想制造一个产品来实现“给我倒杯红酒”,它的难度大到超出很多人的想象,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又习惯于定式思维,认为这件事没什么难的。

  通过这句话,我的理解是:人族同胞们,我们要有自信,进化了上亿年的我们不是一个算法能超越的。

  很多人在谈论人工智能取代人,以我自己的能力来看,我不懂到底可以不可以,但我至少知道还有很远很远的路要走。如果人真的是上帝创造的,那上帝就是一个不可超越的产品经理。

  对于大家来说,对很多对机器人有强烈好奇的同事、朋友来说,会觉得道路还很长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我们终于不会被消灭了;但是作为一个以机器人为梦想的产品经理来说,真的特别难。

  主动感知:

  今天大家都称手机为智能手机,但是和机器人相比,它并不智能。

  手机执行每一个指令必须要人去点击它,而机器人应该是站在那里,当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它主动来做一些事情,这的时候,你就会发现AI的传感器、语言、脑、计算能力、深度学习都与人类有相当大的距离。

  有多少人工才有多少智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人工智能还很年幼,如果我们要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去做一件很小的事情,比如学一句话、认一个人脸,例如我们设计出品了小豹、小雅(都是AI音响),我们都动用了大量的人力去标注数据,让机器去学习。

  这个过程不像一个小朋友的学习过程,你每天跟他说几句,实在不行打他一顿,他就学会了。

  今天整个AI产业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整个行业里,找不到几乎一款真正有用的机器人的现状,这是一个现实问题。

  我跟机器人领域的很多从业者沟通的时候,大家都特别有热情。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们经常看看朋友圈,认为人工智能已经到了山顶,下一步就是颠覆人类,但以我们真正做人工智能这行的人,我们才刚刚开始爬坡,正在往前走。

  描述得这么难,我们不是因为它难而不做,正是因为难,所以很多人望而却步,因为它难我们才觉得更有机会。

  美国在登月的时候,肯尼迪说:“我们决定登上月球,并实现更多的梦想,并非印它轻而易举,而是因为它困难重重。”

  我不想等到不难的时候再去实现梦想,我要迎难而上,因为我相信,所有的东西都不是从完美开始的。

  四、为真有用的机器人而生

  人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产品,但是我们并不需要一个近乎完美的产品,我们可以找到我们真正需要的产品。我们需要用产品思维,重新思考。

  很早以前,我开始做安全软件的时候,我只带了大概4个人的小团队,要技术,我没有所谓的杀毒技术;要经验,我也没有安全软件的经验,但是我每天都泡在论坛上,我不停地去电脑城,我去找那些普通用户需要的功能,那些普通用户在技术之外真正需要的一些功能,才能让我们的产品真正被他使用。

  所以,那款产品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达到了上亿的用户,其实就是在技术和用户需求之间找到那个结合点,不要等待完美的技术,因为完美的技术永远不会出现,只能用产品的思路找到你适用的技术。

  人是这么难以超越。

  第一,我们的产品并不一定像人,你今天在市面上不管是日本的pepper机器人,还是所有你在机场看到的永远不开机的机器人,或者在某些专卖店里看的,它一定要找一双手,我当然觉得手很有用,刚才讲的日本的pepper,那双手不能拿起几乎任何的东西,唯一的作用就是晃,显得像人。但是,这个手的关节是非常多的,成本也非常高。

  所以,我认为对用户有用才是最重要的。

  第二,通用机器人非常难,我们能不能做出一款在特定场景真的有用的机器人呢?如果让用户真的觉得它对我有点价值,那这条路就可以开始打开。

  我想起特斯拉在刚开始做电动车的时候,电池技术并不完美,这个时候它并没有出一款直接卖给老百姓的电动车,而是先做了一款跑车,用电动车做加速,让爱好者喜欢。

  第二款车做的是豪华车,因为当你家里有一辆车的时候,你又是比较富有,再买一辆豪华车作为备车,直到最近才出的Model C。

  所以,我们能不能从一个小众的、边缘的市场切入,去找到这样的用户需求呢?

  第三,由于产业尚在早期,为了做到真有用,就得下笨功夫,自己造轮子,去打造每一个细节。

  为什么要说自己造轮子呢?我刚才讲过,比如说语音唤醒技术,今天虽然市面上有各种各样的开放平台,它并不像一些开放平台已经有10年的时间了,他们也在刚刚开始,所以这个时候它能满足你的需求是非常少的。

  我再举一个例子,大家看到大屏幕上投影的是我们的团队花了一周的时间为这个大会准备的一个语音转文字技术。

  我坦率地说,这个语音转文字的大屏技术我们不是最好的,为什么?因为这需要对长文本进行训练(就是你说很长的话)。

  但在音箱、机器人这种行业里,其实你并不需要这么大篇的演讲,因为你很多时候就说:“帮我播一首歌、带我去哪里、谁在不在。”在这样的短句上,我们能打磨到非常好。

  在做AI机器人过程中,就像你要造一辆汽车需要一个轮子,目前市面上能买到越野胎、竞速胎、雪地胎,但是机器人这个行业你只买得到一种轮胎,那就是木轮子,它只能保证你能滚动。

  所以,我们只好自己去造适合我们场景的轮子,经过这么多长篇累牍,我看有的人已经困了,没办法,因为我得做一下科普。

  今天整个机器人行业就是这样,得把每一个细节做好。因为可能多那么一点,累计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差别;如果你每个细节少那么一点,就是这么一个几乎就约等于零。

  我去日本以后,讨论了pepper机器人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我发现它的语音系统是采购了别人的;买了一家法国公司,把形体技术集成过来;视觉技术也不是自己做的。

  所以,这就导致了那个机器人在场景中、形式上很讨巧,但5分钟以后,就发现没有什么用了。

  今天就对话能力,全世界也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做到人类真正的语义对话能力。有哪家公司说什么阅读理解超过人类这种话,基本都是耍流氓。

  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为真有用的机器人而生,不要去讲什么像人和不像人,技术要怎么比,我们在像做手机一样给用户做一款他真正需要的产品。

  我们从2年前开始,化整为零,把每一个系统的细节的能力,都变成一项产品,对市场推出,和用户见面。

  所以我有一个思路叫做化整为零,我们一点点下苦功夫,踏踏实实做好每一个垂直的产品,让它在这个场景当中被用户接受,当它这个技术跟用户不断地打磨以后,我相信总有一天,它还是会变成我们心目当中的阿童木,它可以陪伴你,帮助你做工作,完成你所有的期待。

  前几天是我40岁的生日,我的很多好朋友,包括姚劲波、王川给我庆祝生日,我也带上我们的豹小秘。

  那天雷军总也在场,作为一个男人来说,40岁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节点,有时候我也会问我自己为什么还要这么辛苦?

  姚劲波给我的评价是,最勤奋。“最”肯定算不上,但是很勤奋可能算得上,为什么要这样努力拼搏?

  那天我爸爸给我写了一封信,我读给大家听:

  1978年的今天,一个小婴儿来到了这个世界进入了我的怀抱。

  他一天天长大,从学会走路,到我带着他到处跑,走南闯北,逐步成长。

  今天,他带着我走出了国门看世界。

  一晃四十年,四十年的历练,四十年的努力,四十年奋斗,如今已是在世界潮流中冲刺。

  拼搏、奋斗、向前,不断提高,排除万难,力图站在最前沿。

  从山城挤进世界级的大城市,从名不经传的大学生,到带领众多博士生团队,从跟随潮流走到潮流前端。

  这就是当年那个小婴儿四十年的历程。

  我为你感到高兴,感到骄傲,感到自豪。祝你生日快乐!

  感谢我的父亲,其实我也想说,正是因为我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带着我走南闯北,坐着火车到处看风景,才让我到今天都保持着一颗孩子的心。

  在复杂的世界里,我们更希望都能够做一个简单的孩子,用好奇心去打败灰心,用初心去替代胜负心,用无比的热爱在这个时代一起进化。

  谢谢大家!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