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七雄之魏国衰亡史

2018-06-13 10:21:29来源:鸣原堂读通鉴

摘要:古语有云:“难得而易失者,时也;时至而不旋踵者,机也。”魏国作为战国时代首先崛起的强国,却很快沦为二流国家,其原因何在?

古语有云:“难得而易失者,时也;时至而不旋踵者,机也。”魏国作为战国时代首先崛起的强国,却很快沦为二流国家,其原因何在?

自前403年至前225年秦灭魏,共179年。魏国兴衰亡的历程值得我们探究。接下来将从魏文侯图强、夭折的统一梦、历史的启示三个角度来进行分析。

魏文侯图强

韩赵魏三家联合击败智伯后,晋国自此三分,历史上将此事称为“三家分晋”。韩赵魏三家中魏国继承了晋国的大部分政治遗产。从地理位置来看,晋时的政治中心唐、晋、绛、翼、曲沃、新绛、端氏、屯留基本都属于魏国境内;其次从国土面积来看,魏国最大。虽有这些优势的存在,魏国也面临深深的担忧。其北有赵,南有韩,东有齐,西有秦,所谓四战之地也。

如此看来,魏国的优势在于他继承了晋国大部分的政治实力,但囿于地理条件的限制,他必须保证先发制人的战略地位,才能够在战国时代立稳脚跟。因为地理位置决定了他没有后发优势。一旦时机错失,优势将变成劣势,四面受敌的形势将很快耗光他的国力。

春秋时大鱼吃小鱼的吞并局面很清楚的说明了战争不会停止,战国时代的来临,只会加剧这种趋势直到角逐出最后的胜利者。同时伴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统一的大势不可阻挡的在向时代招手。魏文侯,公元前445年即位,直到周天子承认其诸侯地位的时候,他已经是拥有42年的实际国君地位。雄心勃勃的魏文侯决定率先变法,掌握先发制人的战略地位。

1、李悝变法

李悝是魏国变法的代表人物,关于确切的变法时间我们已无从得知,应该是魏文侯中后期。李悝主要从政治、农业、经济、法律的角度提出了变法的相关措施。

政治方面李悝主张废止世袭贵族特权,提出“食有劳而禄有功,使有能而赏必行、罚必当”的名言。关于变法的深入程度我们无从得知,不过从实际情况看,政治改革在当时还是起到了非常大的改革效果,削弱了魏国的“世卿世禄”制度。比如李悝、吴起、乐羊、西门豹、子夏、翟璜、魏成等人,这些人并不完全是原先的世卿大夫,其中吴起甚至还是卫国人。

经济方面主要实行“尽地力”、“平籴法”。“尽地力”指统一分配农民耕地,督促农民勤于耕作,增加生产。“平籴法”指国家在丰收时平价收购粮食储存,发生饥荒时又平价卖给农民,取有余以补不足,以防谷物甚贵而扰民,或甚贱而伤农。这些重农政策极大的奠定国家实力,为战争提供了必不可少的资源。

法律方面,李悝为了巩固变法成果,著成《法经》一书,通过魏文侯予以公布,使之成为法令。李悝的这些措施不仅为为后来法家学派提供了范式,在中国古代法律史也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2、积累阶段

魏文侯时期的变法成果首先体现在军事上。秦晋作为春秋时期的老冤家,长年为争夺河西而发动战争,此时魏与秦仍是如此。从地理上可以看出,秦、魏以黄河以西(所谓的河西)为主要争夺焦点,谁拥有河西之地谁就掌握战争的主动权(秦国一直到拥有河西之地,国都才敢望东迁徙),可见河西对秦、魏的地理重要性。魏文侯大胆任用吴起,最终牢牢的控制住河西之地。

自魏文侯至魏武侯时期国力蒸蒸日上,但此阶段主要还在于积累,变法的成果还来不及直接转化为成果。虽然对外的战争大多以胜利告终,但仍没有达到群雄逐鹿、一马当先的境地。比如魏国对中山的战争,虽然胜利了,但他并不能越过赵国而拥有中山,最终不得不选择放弃。直到魏惠王时期,魏国才正式大展拳脚,准备率先扛起统一的大旗,但其结局令人嘘嘘。

夭折的统一梦

春秋时期,晋国是当之无愧的头号强国,但由于三晋分晋,此时韩赵魏任何一家都难以达到原来中原霸主的地位。韩赵魏若想统一天下,其第一步就是统一三晋。所以魏武侯时期,三晋之间时有战争,但实力不足以支撑强大的野心,三家都不能打破这个局面。

公元前369年魏惠王登基,此时河西之地被魏国牢牢掌握,没有西顾之忧,与此同时魏惠王决定(公元前361年)迁都大梁,将战略重心往东发展。做好这些准备之后,他决定先发制人,打破当时分裂的局面,完成三晋统一。于是他接下来发动了两场决定魏国由盛转衰的战争。(PS:关于魏国迁都大梁的时间,一直有争议。一说为前361年,以此证明魏国的东向国策;一说为前339年,以此证明魏国被迫东迁。)

1、围魏救赵

公元前354年,赵国进攻卫国,魏惠王借此机会派庞涓讨伐赵国。前期的战争很顺利,不到一年时间,庞涓便攻到了赵国国都邯郸。在邯郸危在旦夕之际,赵成侯一面竭力固守,一面派人前往齐国求救。齐国当然不希望看到三晋的统一,决定出兵干涉。齐威王任命田忌为主将,以孙膑为军师,率军救赵。

孙膑觉得没有必要正面对抗魏国大军,与其相争于邯郸城下。所以决定一面派兵佯攻魏国的军事要地——襄陵,以麻痹魏军,而另一方面绕道直插魏国都城大梁,其实却在桂陵设下埋伏。果然,魏军迫不得已离开邯郸,在回来的路上陷入齐军的伏击,魏军大败。庞涓勉强收拾残部,退回大梁,赵国之围遂解。

2、围魏救韩

公元前355年韩昭侯任用申不害变法,经过多年,韩国国力也逐渐走向强大。面对韩国的逐渐崛起,魏国坐不住了,因为韩国的强大直接威胁三晋的统一。

公元前342年,魏惠王发兵攻打韩国。韩国根本不是魏国对手,在危急中遣使向齐国求救。齐国在战争初期并没有介入战争(好比英国制衡欧洲大陆的战略),而是令其相互消耗。韩国五战皆败,再次向齐国求救。齐威王抓住魏、韩皆疲的时机,任命田忌为主将,田婴为副将,孙膑任军师,率领齐军直趋大梁,魏军此时不得不调转矛头对准前来的齐军。

接下来历史再次重演,魏国大将庞涓在马陵遇到齐国伏兵,庞涓愤愧自杀。齐军乘胜追击,又连续大破魏军,前后歼敌十万余人,并俘虏了魏军主帅太子申,魏军惨败。

3、丧失河西

魏惠王对赵、韩的两次战争都以失败告终,彻底破灭了他的三晋统一梦。其失败一方面是魏国变法是一次不彻底的变法,其国力还没有强大到足以东进的程度;更重要的是齐国不愿意看到三晋统一,对魏国的崛起起到了有力的制衡作用。虽然魏惠王没有达到统一三晋的目的,但只要有机会,魏国仍可再次卷土重来,但河西的失守彻底的打消了他这个念头,因为秦国变法崛起了。

公元前359年,秦孝公任命商鞅开始变法,秦国国力日增。直到公元前340年,魏国经过马陵之战,实力大损,商鞅劝说秦孝公痛打落水狗,收复河西。于是秦孝公派商鞅领兵伐魏,秦国大胜,魏国大败。魏国彻底丧失河西之地。(《资治通鉴》记载:魏惠王恐,使使献河西之地于秦以和。因去安邑,徙都大梁。认为魏国迁都是因为丧失河西,在此我没有采用。)取得河西成为秦变法第一个重要成果,从此魏国在战略上变得被动,而秦国掌握主动权。

历史的启示

围魏救赵、围魏救韩、丧失河西,接二连三的失败彻底葬送了魏国的统一梦。

战国时期魏文侯率先变法,魏国成为第一个崛起的国家,但这个势头并没有一直延续。从人才的流失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二。魏文侯时期,魏国成为人才的聚集地,而魏武侯、魏惠王时期,人才接二连三的离开了魏国,比如吴起、商鞅等。所以魏国的崛起只是一个短暂的崛起。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秦国,秦国自商鞅变法之后,成为各国人才的聚集地。商鞅卫国人,张仪魏国人,范睢魏国人,吕不韦卫国人,李斯楚国人。功名之士纷纷来到秦国,施展他们的报复。六国的任人唯亲(六国的辅政大臣主要是皇亲国戚,比如四公子等)与秦国不拘一格用人才相对比,历史将怎么选择不是显而易见吗?

苏轼有言:“来而不可失者,时也;蹈而不可失者,机也。”魏国变法,率先崛起,本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但他没有抓住,一旦错失,才发现“失而不可得者,时也。”当秦国经过商鞅变法,逐渐强大,三晋首当其冲。魏国不仅不能完成三晋统一,更无力对抗秦军的东出,留给他的命运是逐渐被蚕食,灭亡的时钟已经按下倒计时的按钮。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就是魏国衰亡留给我们的启示。

热门产品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