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额3.5万亿、平均每月新设23家,政府引导基金缓解1.2万GP的“饥渴”

2018-07-19 11:09:31来源:投资界

摘要:截止目前,政府引导基金总量为1924家,去年平均每月新设立政府引导基金数量为23,募集总金额为35324.41 亿元。

今年郑总很焦虑,“钱荒”成了摆在所有VC/PE面前最大的难题。

刚刚过去的几个月,无论是成立近20年的老牌PE还是最近三五年成立的VC,无一例外都在做同一件事情:募资。

然而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从业人员都感到了“寒冷”。就连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也感慨:“中国创业投资、PE投资又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当GP把期望的目光看向政府引导基金时,也不免有些抓头挠腮——注册地、项目领域、投资阶段、返投要求等限制性规定成了“拦路虎”。

一名IR有些无奈的对投资界道:“如果能拿到钱当然开心,但根据各省的要求打擦边球投资很难。每个地方政府引导基金要求在当地投资,比例大概都在70%以上。我们曾联系过厦门政府引导基金,但考虑拿了钱不知道怎么投,就放弃了。”

万亿政府引导基金进入2.0时代

2014年起,政府引导基金开始积极转型,并井喷式快速发展起来。据私募通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政府引导基金总量为1924家,去年平均每月新设立政府引导基金数量为23,募集总金额为35324.41 亿元。

政府引导基金、国有企业等拥有雄厚资金实力的国资LP纷纷入局,截至2016年,国有资本占本土LP可投中国VC/PE资本总量的42%。随着越来越多不同类型的LP入场,行业发展呈现多元化趋势,本土投资者参与股权投资的积极性不断提高。尤其是今年来呈以下趋势:

1、大型化,百亿规模专项基金纷纷成立。从2016年开始,百级规模的政府引导基金陆续成立。今年仅上半年:山东省政府斥巨资设立6000亿新基金,用于新旧动能转换,聚焦做强优势产业;北京政府出资设立300亿元科技创新母基金,支持原始科技创新;安徽省投资集团发起设立总规模300亿元的安徽省“三重一创”产业基金和200亿元的安徽省中小企业(专精特新)发展基金,全面助力安徽省新兴产业的发展等等。

2、不断规范化、细分化。越来越多的专项类产业基金设立,领域上更加细分化、垂直化。如区块链基金、大数据基金、专精特新基金、新材料基金、军民融合产业基金等等,越来越多的政府引导基金有了明确的领域划分,细分后也更有利于和GP团队匹配。

3、地域性更加明显。基金定位与政府产业战略更匹配,更加聚焦服务战略性新兴产业、更加聚焦服务创新型经济、更加聚焦服务实体经济和更加聚焦服务中小企业。

4、市场化、专业化。大多引导基金在机构遴选、基金运营监管时开始尊重市场规则和行业惯例,既承接政府要求,也体现行业特点。基金管理和运作专业化,同时配备了专业化的团队。

5、杠杆效应更加明显。很多引导基金采取省市联动、市场化募资方式,国有资本撬动数倍于自身的社会化资金进入,实现了国有资本的放大效应。

从1.0模式下,政府直接参与管理发展至如今2.0模式的市场化运作,政府引导基金产融结合也越来越深入。

安徽省投资集团董事长陈翔对投资界表示:“目前安徽3.0版的省级股权投资基金体系全面落地,从最初试水到发展至今,投资决策更市场化。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要找高段位的‘猎手’。”

资管新规出台后,许多管理机构面临市场化募资的难题,在陈翔看来政府性质母基金有两大优势:一是,募资难情况下,政府性质资金解决了子基金募资的大头;二是,获得政府母基金投资后,具有本土作战优势。省级、地市级平台作为出资方,会更愿意为基金管理人嫁接当地资源,这样基金管理人在投当地项目时的效率会更高。

引导基金自我突破

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日前在2018前海合作论坛上透露,东方富海新一期40亿的基金募资用了13个月,是时间最长的一次。他表示:“从基金周期和投资忍耐度来看,和美国相比有很大的差距,只有让国家的机构投资者,比如保险、养老金、政府资金、银行这样的钱进入这样的行业,占到40%以上,这个行业才会有一个比较好的LP的结构,要把钱赶到创业的路上去,机构LP的引领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很多引导金都不是以赚钱为目的,也不知道赚钱是什么滋味......”一直以来,政府给予财政出资考虑以资本安全为先,而创投机构追求更高的投资回报。LP 与GP利益不一致,易导致“利益共享,但风险不共担”的局面出现,严重影响基金的运作效率等。

近几年来,政府引导基金逐渐市场化、规范化起来。如延长基金存续期;虽然对投资项目、阶段有要求,但也会适当放宽区域。

北京市科技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力在此前科技创新基金启动大会上表示:“科创基金按照‘风险共担、利益让渡’原则,建立市场化激励约束机制。对投资原始创新阶段项目,政府出资部分设计了利益让渡政策,原则上以‘本金+利息’的方式退出,以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早期原始创新投资,吸引优秀的基金管理团队。”

以日前安徽省级股权投资基金设立的新能源汽车基金、智能制造产业基金等8只子基金为例,投资界了解到,基金分四期设立,每期存续期原则上不超过7年,其中前5年为投资期,后2年为退出期。可以延长2期,每期1年;母基金出资原则上不超过子基金规模的50%,各地市出资原则上不低于子基金规模的20%。管理机构负责市场化募集,募资比例不低于基金规模的30%,同时将市场化募资规模与管理费挂钩。

基石资本是此次50亿规模智能制造产业基金的管理机构。在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看来,此次安徽省级股权投资基金的设计有两大亮点:一是在募资上比较务实,没有提出不恰当的目标让管理机构另外再去募很多钱。二是对本地项目的界定更加灵活,比如从境外收购企业帮助安徽企业完成产业升级,也算是投资安徽的项目。在安徽本地发掘那么多的项目是困难的,重要的是放眼全国、全球的资源,找到跟安徽可能存在的嫁接点。

此外,之前部分引导基金看榜单不看历史业绩奇葩尽调,如今也制定了规范基金管理机构选择指引、信息报告、定期调度制度,展开公开透明开展遴选工作等。同时严格对募集资金、投资进度、管理团队本土化等的考核。

1.2万GP如何选择?

政府引导基金强调专业性和规范性

清科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的募资是2400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了36%;第一季度投资额是2100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了45%。第一季度IPO的退出是162家,跟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3%。很显然,市场不容乐观。

清科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倪正东指出:“目前中国的GP有1.2万家,可以负责任地说,真正值得长期投资的不超过一百家。”

“选择GP时,我们一直是强调GP的专业性和规范性。”浙江金控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范慧川表示,“政府产业的特质也决定了,管理规范性上面不允许出现一点失误。此外,对于本地产业的熟悉程度和合作的历史渊源也是要考量的,所有都是为了地方的产业发展。”

重庆产业引导基金董事长杨文利坦言:“除了政府的规范性和专业性这方面之外,第一就是对这个行业是不是了解,第二是对产业链是不是熟悉,第三是投资策略。今年GP这个行业有点热,热到一些基金忘记了投资的本质,所以我们合伙协议约定的投资相关纪律要严格的执行。”

作为一个LP,要名还是利?投资大的PE,虽然名声很大,但是要赚钱不容易,回报一般维持在12%到15%。反而一些名气没有那么大、但是很专注在某一个领域的早期基金或者VC基金,IRR有时候能达到50%以上。

在筛选基金上,安徽省投资集团总经理助理、安徽省高新投公司董事长张汉东对投资界表示,管理团队的募资能力、过往管理经验、在安徽的本土化能力和行业知名度,都是考察的重点。

安徽省投资集团董事长陈翔补充:“市场名气是一方面,我们更趋向于选择有本地部署,在安徽过往投资战绩不错。未来也看重安徽机会、愿意在安徽深耕细作的团队。比如此次中标的基石资本的董事长张维是安徽人,基石很早就在安徽有所布局。毅达资本总部在江苏,它有地域接近性,也很早在安徽有所投资。”

2018年对VC/PE来说,是充满了矛盾和冲突的年份,一边是退出,一边是募资。冰火两重天也是拐点,亦或是VC最好入市的阶段。但无论对LP还是GP来说,“花好”和“管好”仍然是重中之重的问题。

热门产品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