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松:青松基金从天使到独角兽“坐二望四”,平均回报320倍

2018-09-11 23:55:26来源:创业邦

摘要:青松基金迄今共投资了140多家企业,在二期投资的63个项目中,独角兽数量坐二望四,这几家的平均回报倍数达320倍。而难能可贵的是,这些独角兽公司青松基金都是第一轮天使投资者。

9月7-8日,2018创新中国DEMO CHINA总决赛暨秋季峰会在杭州洲际酒店举行,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晓松作为嘉宾评委参加了创投奇葩说辩论,并参加了创业邦的“大佬午餐拍卖公益计划”,同时在后台接受了创业邦专访。

腾讯股价持续走低,市值比年初475港元最高点跌掉近三分之一。作为腾讯最早的投资人,刘晓松对腾讯仍然抱有巨大的信心,他认为腾讯面对的社交、游戏等领域基本面没有大的变化,并且在公司经营上,仍然有很多此前节制未开发的增长点有待挖掘。他透露,从2010年以后,他没有卖过一股腾讯的股票。

青松基金目前聚焦文化娱乐、教育培训、消费升级、人工智能四个方向的投资机会,在人工智能领域,他看好技术与医疗服务的结合点,而在最近两年增速迅猛的在线教育,刘晓松则认为,除了已经有明星企业跑出来的K12、在线英语等方向,素质教育等细分条线中仍然有很多投资机会。

此外刘晓松透露,青松基金迄今共投资了140多家企业,在二期投资的63个项目中,独角兽数量坐二望四,这几家的平均回报倍数达320倍。而难能可贵的是,这些独角兽公司青松基金都是第一轮天使投资者。“应该可以给LP赚很多钱。”刘晓松说。此外,青松基金三期自成立一年以来已投出一半,便已经出现好几个独角兽苗子。

(刘晓松在9月8日创业邦创新中国总决赛暨秋季峰会上担任终极PK评委)

以下为访谈实录:

创业邦:作为腾讯的早期投资人,你怎么看最近“腾讯市值蒸发万亿”的现象?

刘晓松:在社交领域,如果社交本身对人的影响降低了,或者有另外的社交巨头出现了,那可能腾讯会有真实的困境,但这两件事情都没发生,那么这些现象都是短期的,腾讯没问题,他还有很多增长点,比如腾讯的小程序,另外,腾讯并没有着力开发广告,之前有很多开发得比较节制的点,它还可以有很强的增长出来。最后,腾讯的金融业务也还没有发力。

再说游戏,现在有些监管规则出来,短期会有影响,报表有影响,但基本面是什么?是人们对游戏的兴趣有没有减少,这才是最重要的,对不对?事实上,游戏人口在增加。以前是男性玩家为主,现在女生用户涌现出来了,大妈都开始玩游戏了,这才是增长空间。从2010年开始,腾讯公司的股票,我一股都没卖过。

创业邦:流量掌握在巨头平台的前提下,面向C端用户的创业企业现在还有机会吗?前两年青松基金也关注过短视频,但市场最终跑出来的还是抖音。

刘晓松:首先,说C端产品没机会了,是很错误的判断。抖音背后,是有大量产品实验失败以后做出来的,头条内部也是像创业一样在做产品,所以,对创业公司来说,条件也是一样的。现在的大平台,也随时有被颠覆的可能性。

第二,现在获取流量的方式,主要不是依靠用户增长红利,而是在存量池当中去吸量。靠的是匠人精神,把产品做到极致,这样的产品自带流量。你产品你有没有杀手锏,有没有吸量能力?此外,现在埋头做流量不可行,你要产品好,要能够精准地打击到用户群,你要在细分用户群里的服务比任何人都好。

创业邦:在线教育有一些大公司在最近两年开始跑出来,对于早期投资来说,在线教育的细分领域里还有大机会吗?

刘晓松:首先,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会非常大地改变在线教育产业。

其次,这个过程持续时间会比较长,因为教育产品不是快消品,它的决策慎重,决策成本很高;另外,在线教育产业的流量不容易聚合,不能平台通吃,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有独立发展的机会。教育的多样性使得这里面的空间还很大,比如素质教育,互联网其实不太容易促成它的规模化,但人工智能正在逐步地实现这件事情,比如学琴,它有一套技术手段,让你练琴的时不用非得线下面对老师。硬件产品也有人做,我们也看了很多家。

其实教育产业可以分得非常细,甚至DaDa英语和VIPKID这两家都是不同的赛道,一个固定老师,一个不固定老师,即便既有的高成长公司看上去跑得很快,他们所在的位置的边缘上也未必没有其他的需求在,也未必不能做。

创业邦:青松基金何时开始关注医疗健康方向的投资?你的投资思路是怎样的?

刘晓松:其实前几年我们考察了不少医疗项目,但真正集中地投资医疗健康,是从今年开始的。我们基金的做法一直都是研究先行,觉得自己懂了再下手,既然开这个赛道,那就把赛道看明白。具体的投资思路上,我关注的医疗to B服务相对比较多,医疗产业本身有个超稳定结构,to C做起来难度相对大一些。

创业邦:资本市场都在谈论至暗时刻,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和体会?

刘晓松:要做基金,肯定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你要看十年二十年。从这个角度来说,十年之内,市场上基金80%都会消失。我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能让青松基金十年后也很好,所以我们不会说一下子把规模弄得太大,团队的成长是有机的,我们的目标是做回报率最高的早期投资基金,今年青松基金投资速度没减少,甚至可能比原来还要更快一点,因为现在项目估值降比较厉害的,很多好项目找不到钱。

另外,要继续投资,首先你得有钱。青松基金现在第三期基金规模在十亿人民币,目前还在投资期。至于早期投资竞争是否变得激烈,我是没太感觉到。我们80%的项目是在第一轮投进去的,绝大多数是独家领投。

比如我们二期投资的63个项目中,独角兽数量坐二望四,两家肯定是独角兽,另外两家可期,这几家的平均回报倍数达320倍。而难能可贵的是,这些独角兽公司青松基金都是第一轮天使投资者,应该可以给LP赚很多钱。此外,青松基金三期自成立一年以来已投出一半,便已经出现好几个独角兽苗子。

早期投资大家都看到它的好,但是大家不知道它的难。我们筛选项目的比例大概是150:1,现在基金做了三期,一共投了100多个项目,那么我们看过的项目数量可能在一万家以上了。这真是苦活,但我们筛选、决策速度也很快,不懂的行业拿来我根本都不看,我决策也比别人快,不浪费时间。

看项目的过程中,我们是注重人的,但人与事的匹配更重要。创始人试错后调转方向再次成功的概率并不高,以前我也曾经觉得人对就对了,方向可以再换,但现在看,这种例子概率确实很低。

创业邦:很多早期投资人都反思了后续轮跟投机制,你也一直在强调首轮领投到优质企业的重要性,青松基金的跟投机制是怎样的?长远发展的要点是什么?

刘晓松:我们也进行过反思,很多板上钉钉的好项目没有继续跟投很可惜。我们也跟投了一些项目,但目前最多跟到B轮,下一步我们会继续完善跟投机制。四期基金我们会考虑更多跟投到B轮以后。

青松基金的核心能力是行业研究,即便是投早期,我们也要求投资经理研究全生态,包括后期以及上市公司,加上三位合伙人都有PE投资和上市公司管理经验,B、C轮对我们没有难度。

长远发展还是要靠培养人,这方面我们花了很大的精力,团队不行,基金是无法持久地胜出的。

热门产品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