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了!这些高铁线路正式通车了

2019-01-07 00:08来源:地球知识局

摘要:21世纪以来,中国铁路进入了跨越式发展的新时代,一些新建铁路,尤其是高速铁路的建成运营,极大的提高了我国铁路运输的效率。

21世纪以来,中国铁路进入了跨越式发展的新时代,一些新建铁路,尤其是高速铁路的建成运营,极大的提高了我国铁路运输的效率。而这些新建铁路接入到既有铁路网中时,需要进行复杂的铁路运行图的编排和调整,这便是铁路部门所称的“调图”。

密集开通了一大批

2019年1月5日零时起,全国铁路将实施新的列车运行图,这次调图的亮点便是今年年底投入运营的10条新线路。这些新开通的、里程近2500公里高铁,不仅将进一步完善国家高速铁路网,还将使多座城市迈入高铁时代。

今天的文章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下这10条年底将投入运营的高铁。

长安九城路

戚里五侯家

地方经济发展水平是高速铁路的选线规划中的重要参考依据。过去的十多年以来,中国的高速铁路从特大城市逐渐向大中城市延伸,并已建成了世界最大的高速铁路网。

比如开通不久的广深港高铁

当下,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一些城市早年建成的低标准高速铁路或快速铁路已难以满足人们的出行需求和社会发展需要,于是被一些人指责为“重复建设”的新高铁项目便在中国的经济热点城市间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京沈高铁和济青高铁便是之一。但所谓的“重复建设”可能并不是事实的全部,新规划的线路也有其出现的原因。

路,只修一条是不够的

(北京、沈阳之间,秦皇岛附近)

即将开通的济青高铁和京沈高铁承德至沈阳段,是10条新开通铁路中设计时速最高(350公里/小时)、建设标准最高的铁路。而北京至沈阳间和济南至青岛间,都早已建成普速铁路和客运专线。

本次的高铁开通

一条是承德至沈阳,一条是济南至青岛

而北京至承德之间的高铁还有待建设

北京至沈阳间早在20世纪初便已建京山(北京至山海关)线和沈山(沈阳至山海关)线。这条铁路通道由中国最早的唐胥铁路逐渐扩展而成,而这一通道也是当时东北通往华北仅有的铁路交通线。

早期的记忆了

由于东北和华北在北方的特殊作用,北京至沈阳间的铁路建设成为了中国铁路技术发展的试验田之一。我国第一条一次建成的双线电气化铁路(京秦铁路)和我国第一条客运专线(秦沈客运专线)均诞生于此。

即使不绕行天津

要避开诸多山地仍然较为绕远

传统的辽西走廊还是有其局限性

尽管2013年开通的津秦高铁,进一步提升了这一铁路通道的运能和速度,但是这个绕行天津的京沈高速通道却增加了总里程,并未体现出其速度优势。因此在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08年调整)》“四纵四横”客运专线网中有了新的京沈高铁方案(京哈高铁的一部分),这便是即将开通的京沈高铁。

如果承德至北京段也修通

这条线就会成为东北人民进京快速路。。

这条线路尽可能的采用“取直”方案,在拉近北京与东北主要城市的时空距离的同时,照顾到了此前没有高速铁路开通的河北承德、辽宁朝阳、阜新等地。

“取直”方案使得北京与沈阳之间的

诸多辽西城市成为新的交通枢纽

虽然其本地产业的升级仍充满挑战性

(辽宁阜新附近)

至于济青高铁所服务的济南至青岛间,确实本已有胶济线和胶济客运专线两条铁路运营。但2008年开通的胶济客运专线建设之初便有赶奥运工期的嫌疑(实际还是没赶上),而其投资金额也是目前所有高铁、客专中最低的,建成还不到10年便问题频出。

疯狂赶工

由于设计标准不高,济青高铁动车组与普通列车混跑,而两者时速不一,时常造成慢车需要避让快车,尤其是有的普快列车为避让动车要经常降速运行,很容易造成普通列车晚点。对于国家计划单列市和山东省第一大城市的青岛来说,这样的客运效率显然不行。

山东省更是急于改变胶济客专的运输瓶颈问题,因为胶济客专所覆盖的除了济南、青岛外,还包括淄博和潍坊两座经济主干城市。

将济南与青岛连在一起

青岛很迫切,济南更迫切

于是2015年,总投资约600亿元的济青高铁开工了。济青高铁打破了铁路、地方约各半比例出资建设的传统,山东省、中国铁路总公司在此工程中分别出资80%、20%,是国内第一条由地方为主投资建设的高速铁路。

建设中的济青高铁

为向东溪道

人来路渐赊

20世纪以来,以平原地形为主的东北地区,一直是我国铁路建设的热点地区之一。从近代日俄所建的东清铁路、南满铁路,到支持新中国工业长子发展的条条钢铁动脉,东北地区一直是我国铁路网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

所以东北也留下了大量的早期火车站

比如辽宁义县的老火车站

(之前网上还有传出不实信息说火车站即将被拆,令很多关心的人揪心了一把)

时至今日,辽宁省的铁路密度仍然是全国除北京、上海、天津三个直辖市外最高的省份,而吉林省亦处在较高的水平。

覆盖率是很高的

但高铁比例就不算高了

可惜由于建设早、标准低,东北铁路网的运输效率并不高。除了京哈线等双线大通道外,东北地区的铁路网以单线铁路居多,列车的运行时速并不高。进入21世纪,由于东北地区普遍经济发展速度放缓,东北地区的高速铁路建设也显得比较缓慢。

建设中的哈大客运专线

要建成这条连接东北城市的主轴也是不容易

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08年调整)》中的“四纵四横客运”专线中,仅有一条京哈高铁,而在之后全国的高铁建设步伐愈加火热的情况下,东北地区获得批复的高铁线路更是寥寥可数。

京哈高铁承德至沈阳段正式开通运营

即将上车的乘客

在福建等省份实现地级市纷纷通高铁的情况下,黑龙江一些主干城市间的快速铁路通道却都还未打通。例如在今年五一哈佳快速铁路通车以前,经铁路从省会哈尔滨前往省内区域中心城市之一的佳木斯还需绕行绥化(经滨绥线和绥佳线)。

在此背景下,即将开通的哈尔滨至牡丹江高铁算是一条姗姗来迟的高速铁路。

打通哈尔滨至牡丹江之后

从哈尔滨和齐齐哈尔至边境上的绥芬河也就近多了

哈牡高铁和哈齐高铁与当年沙俄所建东清铁路的走向大致相同。这两条高铁,加上上文所提及的哈佳快速铁路,与连通京畿之地的京哈高铁,共同构成了以哈尔滨为中心的黑龙江高铁网的主体。我们期待高铁能为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振兴带来实实在在的作用。

哈佳快铁最后合龙贯通地

而通过省域内投资较少建设的高速或快速铁路,在优化区域路网的同时,还能缩短省域内一些大中城市同北上广等发达经济区的空间距离。

2016年开通的娄邵衡铁路,让湖南邵阳连入了沪昆高铁和京广高铁,进而由此连通了全国高铁网。2017年底开通的萧淮客运联络线则让安徽淮北通过郑徐高铁迈入高铁时代。即将开通的铜仁至玉屏铁路,也让贵州铜仁通过沪昆高铁迈入了高铁时代。

一列“复兴号”动车组从沪昆高铁凯里南站

驶出(1月3日无人机拍摄)

万里岐路多

一身天地窄

上世纪作为铁路通达度长期较低的福建省,在21世纪的高铁时代则彻底打了一个翻身仗。杭福深客运专线(东南沿海客运专线)、向莆铁路、合福高铁、龙厦铁路和赣瑞龙铁路复线扩能不仅让福建全省9地市全部迈入了高铁时代,而且还形成了初具规模的省内高铁网。即将开通的南平至龙岩铁路又将为福建的铁路交通锦上添花。

山地省份福建的内陆高铁线

而就差张家界没有揽入高铁怀中的湖南省,也将新添怀化至衡阳铁路(怀邵衡铁路),在改善省内三市的区位条件同时,还构建出了一条中西部地区通往东南、华南的新的快捷通道。

怀邵衡铁路邵阳至怀化方向开始铺轨

而另一些地区则因为新铁路的开通运营,在结束不通火车历史的同时,直接迈入了高铁时代。

杭昌高铁杭州至黄山段(杭黄高铁)的开通便给浙西和皖南原来不通铁路的广大地区带了极大的交通便利,有望提高旅游收入。

杭州人民去黄山旅游是方便多了...

杭黄高铁所经过千岛湖和皖南徽州地区均是全国闻名的旅游热点地区。而杭黄高铁的建设在注重自然环境保护的同时,更是融站于景,力求与周围山水环境和建筑等相相协调,例如被称为建在“山边、湖边、溪边、桥边、村边”“山上、湖上、溪上、桥上、村上”的千岛湖站、融合徽派建筑精髓的三阳站、装饰有《富春山居图》的富阳站等。

千岛湖站

而杭黄高铁作为未来杭昌高铁的一部分将与即将开工的昌景黄高铁构建其中南地区通往华东地区的新的快捷通道。

同期开通的成都至雅安铁路亦是大型铁路建设项目(川藏铁路)的分段建设工程。雅安等川西欠发达地区也将由此迈入高铁时代。

四川盆地在不同方向上的对外窗口

雅安是向西的那一个

在各地铁路规划突飞猛进之下,经济发展甚为亮眼的江苏却呈现着极不平衡的铁路交通格局。长江以北的江苏除了徐州外,一度看不到动车组的影子。

但在宁启复线铁路开行动车之后,即将开通的青岛至盐城铁路(青盐铁路)将打破苏北平原的沉寂,让连云港、盐城等城市接入高铁网的同时,也让青岛的西海岸地区(黄岛等地)、日照迈入高铁时期。

与济南至青岛线也连起来了

尽管新建的济南东站将抢走青岛北站山东省第一大客运站的交椅,但是通过青盐铁路以及未来的盐通高铁、沪通铁路,偏安半岛一隅的青岛也将成为中国东部沿海地区铁路的重要枢纽。而通过济青高铁和青盐铁路的开通,青岛铁路枢纽在青岛站、青岛北站的基础上,又新添了红岛站和青岛西站,形成了四大客运枢纽站的布局。

高铁2500公里,欧洲发达国家曾花费二三十年,而当今中国的建设者们却仅用了五年。从北国万里雪飘的牡丹江,到江南山水相依的千岛湖,从无惧风雪的CRH5高寒动车组,到风驰电掣的CR400复兴号动车组,中国铁路正在广阔的中国大地为人们创造更加便捷的出行条件。

永不止步

回家的路,只会越来越“短”。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