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情绪,人人有责

2019-01-15 23:59来源:IDG资本

摘要:管理情绪是一种责任。

你体验过情绪失控的感觉吗?你是否理所应当认为,情绪是一种自然应激反应,往往超出控制范围?比如,每周一早的起床气,或是失眠时袭来的绝望与无力?或许,你并不了解情绪的运转机制,尤其不了解你的大脑如何操纵了情绪。

Lisa Feldman Barrett 博士在TED@IBM的演讲中,从科学的角度为我们揭秘情绪的本质,并且指出,人们控制情绪的能力其实能远超想象。事实上,管理情绪是一种责任。(注:Lisa Feldman Barrett 是美国波士顿大学心理学教授兼跨学科、情感科学实验室主任,并在哈佛医学院和麻省总医院任职。)

我研究实验室外大约一英里就是2013年4·15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发生地。那次恐怖袭击造成了3人死亡,260多人受伤,是自2011年9月11日以来美国本土最严重的袭击事件之一。而存活下来的爆炸案主犯,来自车臣的焦哈尔·察尔纳耶夫,于2015年经审判被裁定为死刑。

当陪审团要做出决定,是判其终生监禁还是死刑时,他们试图看被告是否对自己的行为有悔意。而察尔纳耶夫虽然说了道歉,但当陪审团成员看着他的脸,看到的只有面无表情的凝视。察尔纳耶夫固然是有罪的,这点无庸置疑。他谋杀、重伤了许多无辜者,但身为科学家,我必须说,陪审团永远无法准确侦测到任何人的悔意或其他情绪。

因为,情绪和我们所想的不一样。它们并没有普遍的表现形式,也没有形成统一的认知。它们本质上并不是大脑无法控制的无意识反应。

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误解了情绪的本质。

身为科学家,过去二十五年间,我一直致力于情绪研究。在实验室里,我们用电讯号的形式来探寻人类面孔表达情绪的方式,我们仔细地观察当人有情绪时的身体反应。

事实上,我们已经分析过数百篇相关的生理研究,这些研究涉及数千名实验对象。我们扫瞄了数百个大脑,探讨了过去二十年间发表的一切关于情绪大脑成像的研究。而这些研究结果有着惊人的一致性。

此前,你可能以为你的情绪是天生的,它们自然地被触发,然后你就有了情绪的表达。你可能还以为自己的大脑里有一个情绪脑回路,但事实并非如此。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个脑袋里有所谓的情绪脑回路。

那么,情绪到底是什么?坐稳了,科学的答案是,情绪是猜测。情绪是你的大脑在当下建立的猜测,这种猜测在大脑中由数十亿个脑细胞合作进行,而你所能控制这些猜测/情绪的程度,其实远超你的想象。

如果你觉得这听起来很荒谬,甚至有些疯狂,坦白说我也有同感,如果没亲自看到实验证据,我可能也不敢相信。但事实就是,情绪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在大脑中被建立起来的。

现在就来体会一下我说的意思,情绪的本质。

这是一张黑白斑纹的图片,此刻,你的大脑正在疯狂运作。神经元火力全开,试着寻求这张图的意义,看到黑白斑以外的东西。你的大脑正在筛选你已有的经验,同时做出数千种猜测,权衡各种可能性,它试图回答这个问题:「依据我过去的经验,这最像什么?」 而不是「这是什么?」

上述一切都在眨眼间发生。如果你的大脑还在努力寻找符合的信息,而你仍然只看到黑白斑,那么你就是处在所谓的「经验盲区」(experiential blindness)的状态中。我将会治愈你的盲目,准备好被治愈了吗?

好,现在,很多人能看到了一条蛇了,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当你的大脑在筛选你过去的经验时,找到了新的知识,它就来自于刚才蛇的照片。很酷的是,你刚刚才取得的那些知识,正在改变你现在对于这些黑白斑的经验感受。

所以,你的大脑正在没有蛇的地方建立出一条蛇的影像,而这种幻觉就是神经科学家所谓的「预测」。预测,基本是你大脑运转的方式,它「正常营业」时就是这样。你拥有的所有经验,都以预测为基础。采取的所有行动,也都以预测为基础。

预测是原始的。预测能协助我们用很快速有效的方式,来赋予这个世界以意义。所以,你的大脑并不是对这个世界做出“反应”。你的大脑其实是在用过去的经验,预测并建立出你对于世界的经验。

因此,我们如何看待、解读别人的情绪,也是根植在预测上的。就像是我们只是看着某人的脸孔,然后就去读出面部表情中蕴含的情绪,这和我们读纸上的文字理解语义是一样的方式。只是在表面之下,你的大脑正在做预测。

它会根据相似的情境,采用过去的经验,来试着建构出意义。只是这次,你不是在找出黑白斑的意义,而是在找出面部动作的意义,比如噘嘴或是扬眉。那面无表情的凝视呢?有可能代表着一个没有悔意的杀手,也可能代表着一个泰然地接收自己被打败的人,事实上,在车臣文化里,人们在主犯所处的情境中,会做出的就是这种表情。

这意味着当你试图从别人身上察觉到某种情绪时,你辨别出来的情绪其实有部分来自你自己的脑袋。在法庭上如此,在教室、会议室、卧室都是如此。

换句话说,情绪并不在一个人的面部和身体中。身体动作本身并没有内在固有的情绪意义。是观察者赋予了动作以意义。一个人或是其他东西,必须要把动作和情境连结,这样动作才会有意义。

正因为这样,我们才会知道,微笑也可能是悲伤,而哭泣可能是喜极而泣,不露出任何表情的面孔可能意味着你正在暗暗计划要如何杀死你的敌人。

不可否认的是,你的大脑确实天生就会制造某些感觉,即来自身体生理状况的简单感受。比如冷静、激动、舒服、不舒服。但这些简单的感受并不是情绪,它们只是你体内所发生之状况的简单总结而已,有点像是晴雨表。但它们没有什么细节,你需要细节信息才能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你要如何处理这些感受?大脑要如何提供细节信息?这就是预测了。预测的功能是把那些让你有简单感受的身体感知和你周遭环境里所发生的事情连结起来,这样你才会知道该怎么做——部分制造出来的产物就是情绪。

比如,你走进一家面包店,你的大脑可能预测你会闻到新鲜出炉曲奇饼干的诱人香味,进而造成肠胃稍微搅动准备好了吃曲奇饼干。如果预测正确,恰巧确实有曲奇饼干刚出炉,那么大脑就会建立饥饿感,你将津津有味地咀嚼曲奇,并用有效的方式消化它,听上去就很棒。

但是问题来了,如果正在搅动的胃,是发生在不同的情况当中,就会有完全不同的意义。比如情境是在医院,你在等待检查结果时,那么大脑就会建立惧怕、担心,焦虑等情绪,接下来你可能会进行深呼吸,甚至是哭泣。

这个例子告诉我们,情绪看似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但其实是你一手制造的。你对情绪事实上有更高的控制权;如果你能改变大脑用来制造那些情绪的原料,那么就有可能转变你的情绪状态。相当于是在教你的大脑如何用不同的方式预测下一秒,我称之为:成为你自身经验的建筑师。

再举个例子。每个人大概都经历过考试前的那种紧张对吧?对考试强烈焦虑的人,大脑根据已有经验,预测会出现心跳加快、手心冒汗等表征,这样大概率会对考试结果产生负面的影响。但重点是:过快的心跳不见得就必然产生焦虑。它也有可能是你的身体在准备“打仗”,想要在考试中得第一名……

研究显示,当备考的学生制造出这种充满能量的决心,而不是制造出焦虑时,考试的表现就会更佳。我称之为:起作用的情商(emotional intelligence in action)。

一个好消息是,你其实可以培养这种情商,让它在日常生活中起作用。

试想一下,你在清晨醒来,恢复意识的同时有一种糟透了的感觉。你开始想到你今日要处理的一堆事,很多未读邮件,待回复的电话,在市区另一头的会议,你即将面临大塞车,你的狗狗还生病了。于是你开始想,“天啊,我的人生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大脑开始快速思考,这就是在预测。它在寻找一种解释,用来解释被你称之为 「悲惨」的身体感知,只有知道了是什么造成那些感知,这样你才能知道如何处理它们。

但那些感知,可能并没有在暗示你的人生有什么问题。它可能单纯是身体造成的。也许你是累了,也许你睡眠不足,也许你饿了,或者有轻微的脱水。下一次你再感觉到强烈的烦恼、悲惨感觉时,问问自己:有没有可能单纯是身体造成的?有没有可能把情绪上的苦恼,转变成只是身体上的不适感?

我的意思是,你比想象中更能掌控你的情绪,且你有能力把情绪水平调低一些,降低它对你人生造成的负面影响。而这个解决办法就是要学习如何用不同的方式来建立你自己的经验。通过一些练习,你还能精通于掌控情绪,最后让它成为一种自动的习惯。

这可以说是个相当振奋人心的消息,但同时,作为科学家我也有一条警告,越多的控制就意味着越多的责任。当你行为不当的时候是谁在负责?是你自己。

你今日的行为和经验会变成大脑为明天做的预测。有时我们要为某些事负责,并不是因为会受到谁的责怪,而是因为我们自己是唯一能改变它的人。

「责任」是个很有分量的词。分量甚至大到让人有时觉得需要去抗拒。比如,我们要为自己的情绪负责这个想法,就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和消化。但我想说的是,拥抱这份责任,这条路将通往更健康的身体,以及更富有弹性、更强大的情绪生活。

演讲标题:You aren't at the mercy of your emotions --your brain creates them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