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震撼的雪山在哪里?

2019-02-27 00:03来源:Thomas看看世界

摘要:世界上最震撼的雪山在哪里?

世界上最震撼的雪山在哪里?

很多人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喜马拉雅山。但除了喜马拉雅山之外,巴基斯坦境内的喀喇昆仑山脉孕育了4座8000米级的雪山和无数6、7千米以上的巨峰,甚至几条世界级的非极地冰川也云集于此。

乔戈里峰就是其一。乔戈里峰又称“K2”,高度仅次于珠穆朗玛峰,但多变的天气和陡峭的外形,却让它的攀登难度远高于珠峰,获得“野蛮巨峰”的评价。

今天分享的这篇图文的作者,三次前往乔戈里峰,因为那里有着世界上最苍莽的雪山、最宏伟的冰川和最变化多端的云雾天气。

虽然地势险峻、食物简陋,但这些通通都没有阻挡住作者的脚步。也因此,他拍到了很多绝美的照片——冰川融化后的雪水和着雪块漱漱地落下、荒蛮之地的蓝色妖姬、以及冰川做床,雪山为被,繁星点点闪烁的夜景……

人生若不是一场美好的冒险,那就什么也不是。这样的精神,我们觉得很酷。以下,Enjoy:

世界上最震撼的雪山在哪里?


那是在2013年,偶然间,我发现喜马拉雅山之外,巴基斯坦境内的喀喇昆仑山脉竟孕育了4座8000米级的雪山和无数6、7千米以上的巨峰,甚至几条世界级的非极地冰川也云集于此。

这让酷爱拍摄雪山的我热血沸腾,从此将巴基斯坦列在我梦想清单的首页。

可惜琐事缠绕,直到2016年开始,我才和队友前往巴基斯坦,一起完成向往已久的“乔戈里峰大本营徒步”。

乔戈里峰又称“K2”,高度仅次于珠穆朗玛峰,但多变的天气和陡峭的外形,却让它的攀登难度远高于珠峰,获得“野蛮巨峰”的评价。

即便步履维艰,但之后我又两次重返这里。这让我的朋友充满好奇,巴基斯坦究竟有何魅力,吸引我再三前往拍摄?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里有世界上最苍莽的雪山、最宏伟的冰川和最变化多端的云雾天气。一切的形容词,在喀喇昆仑山脉面前,都无比苍白。

每年重返这里,我都能找到新的机位,发现新的构图,产生新的灵感。这一片神奇的土地,不仅是登山家和徒步者的乐园,更是风光摄影师的天堂。

拜访斯卡杜白沙漠

河谷穿行遇路软

不同于尼泊尔的徒步,沿途都是旅馆、村庄,十分方便补给和住宿,也完全不需要向导以及背夫,但乔戈里峰大本营徒步整条路线都在河谷、冰川中,属于真正意义上的无人区,所有的物资、补给都需要人力运输进去,向导也必不可少。

此外,由于徒步路线位于巴基斯坦与中国、印度交界的敏感地带,需要办理各种复杂的手续,因此我们联系了当地一家徒步公司,帮我们安排行程,并组织向导和背夫队伍。

我们从乌鲁木齐飞往巴基斯坦的伊斯兰堡,然后前往该国北部重镇斯卡杜。尽管斯卡杜位于干旱的峡谷中,但却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洲,周边群山环绕,河水清澈蜿蜒,呈现出不一样的荒漠风情。在这里,一般需要休整1-2天,等待军方和当地旅游局办理徒步手续。

休整期间,我们拜访了斯卡杜有名的白沙漠。拍摄白沙漠最好的时机是在下午有侧逆光的时候,因为这样拍起来更富有立体感和层次感。

夕阳西下,火霞金晖,沙丘层层起伏,荒漠绵延叠嶂,苍茫的峡谷披上了一层轻云似的薄纱,也许是沙雾弥漫,也许是昏黄余辉,明灭之间,透出日薄西山的苍凉之意。

办完手续,招募完背夫,我们的巅峰行摄正式开始。

第一天徒步全长21公里,我们一直在河谷中穿行。老天迫不及待地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尽管山峰巍峨苍凉,但难抵干燥炎热的天气,气温一直高居30度以上。

一路上虽然没有十分陡峭的大坡,然而许多路段都是河谷冲刷留下的细沙,稍有徒步经验的人都明白,不怕路长就怕路软,穿着徒步鞋走在沙地上,腿使不上劲,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让人极易崩溃。

此外,沙地里还混有许多乱石,我们行走必须集中注意力,否则一不留神就会崴脚,在这个地方崴脚,就意味着整个旅程都将报废。

还好徒步2个小时后,我们看到了巴基斯坦版的“巴塔哥尼亚”,给了我们极大的安慰:远处群峰傲立,有的峰顶挂着厚厚的冰川,有的峰身如刀削斧凿般粗犷,险峻的山势和大幅度的坡形,让人望而生畏。

中午,我们在一片小树林里路餐,我把金枪鱼拌在水果罐头里,独特的吃法给我的队友史飞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后来我将奶粉撒在巴基斯坦大饼上一并吃下的做法也令他瞠目结舌,这也算是此次行程中的趣闻之一了。

相比上午的暴晒难耐,下午徒步更加虐人。我们眼睁睁地看着目的地近在眼前,却不得不翻山越岭,绕开众多高高低低的小山峰,绕圈、爬坡,无穷无尽,让人身心俱疲。

傍晚到了Jula营地,我们却没有闲下来,仍然到处搜索寻找前景,尝试取入花草、河流、岩石等,映衬远处形状如大拇指的Bakhordas峰。

徒步第二天,我们沿着干燥的河谷继续向上,来到巴基斯坦第四长的巴尔托洛(Baltoro)冰川面前。

在露营的Paiju营地,我们可以看见远处的Paiju峰、大川口塔峰、教堂峰、乌利巴霍塔群峰等依次排开,雄伟险峻,野性荒蛮,在夕阳下显得格外壮阔!

踏上冰川狂拍群峰

荒蛮之地搜索蓝色妖姬

第三天的徒步非常艰难,不仅路程达到24公里,行程最长,而且我们也第一次踏上冰川,在“之”字形的碎石路上徒步。

在许多人眼里,所谓冰川徒步就是穿着冰爪在纯净的冰雪上行进,但在喀喇昆仑山脉却不一样:这里大部分冰川被黄灰色的乱石覆盖,只有小部分露出了白中透蓝的本色。

要想穿越,不仅得在碎石路上小心翼翼地保持平衡,还需要跳过大石块,跨越大大小小的冰裂缝。许多裂缝深不见底,丢块石头下去,十秒多了还能听到霹雳啪啦的响声。

虽然举步维艰,但沿途峰峦起伏、云升雾腾的极致景色却给了我们不少安慰。一路上,大家走走停停,疯狂地按着快门,我也不例外。

当时,远处的川口塔群峰山脉清晰,山脊硬朗分明,峰顶和峰背四周围绕着一大团云块,画面清新壮观,令人心旷神怡。但在二维的照片中,我们无法直观地体会到雪山的雄伟,因此我让一名穿着红色冲锋衣的队友,爬上高坡,作为川口塔群峰的参照物。有了具体的大小对比,读者透过照片就能直接感受到雪山的雄大。

为了进一步强化画面冲击力,我选择了3张广角照片进行全景接片,每张照片重合50%,后期进一步降低照片的饱和度和亮度,突出了川口塔群峰的苍凉和壮美。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川口塔群峰的主峰——大川口塔峰,拥有6286米的高度和近乎垂直的大岩壁,因此成为世界顶级攀登者想要征服的高峰之一。

这一天,我们徒步到下午4点才到达新的营地。白天,黄沙碎石上的帐篷看起来颇有些荒凉,但到了晚上,明亮的帐篷摇身一变,升级为10星级超豪华酒店:天空湛蓝、纯净,繁星点点闪烁,还有冰川做床,雪山为被,十分适合畅谈人生!

不过,我没有休息,仍然不知疲倦地四处探索取景。我选择了一座山峰重点拍摄:天空黑云沉沉,高耸的山峰如出鞘利刃,壁身却有数不清的黄黑色裂缝,敛去了山峰的锋芒,深沉且高不可攀。

和第三天相比,第四天的徒步可以说非常轻松,我们两个小时就走完了长达8公里的路程,到达了我们公认的最美营地乌都卡斯(Urdukas)。

乌都卡斯在一片绿洲之下,冰川湖之上,四周鲜花热烈绽放,让眼前的无人之地仿若世外桃源。

扎营后,我随即在附近的乱石坡上仔细搜索,找了半天,终于发现一大簇克什米尔翠雀野花,其花瓣妖异的蓝色仿佛跳跃着的“火焰”,惊心动魄的美和蓬勃的生命,让人心生欢喜。

我架好低机位三脚架,将镜头凑近花丛,大约距离只有20多厘米,我先拍摄了5张景深合成照片,记录下从前到后的全部清晰画面,接着我又对天空降低曝光,记录下天光从云层倾泻、撒遍山峰的细节,最后在后期软件中将所有照片合并到一起,才获得了颇受欢迎的照片《蓝色妖姬》。

乌都卡斯营地曾发生过严重的落石事故,造成数人伤亡。我们在营地附近看到了许多从山上滚落下来的巨石,心里祈愿不要发生意外。心里揣着这种忐忑的情绪,我站在巨石之上,感到自己距离乔戈里峰又近了一步。

深入冰川腹地发现冰河秘境

高山垭口惊险翻越

前几天的露营都在河谷或者冰川的边缘,而第五天我们跨过冰川溪流,经过冰塔林,直接来到位于巴尔托洛冰川腹地的营地。

在强烈日光的照射下,冰川融化后的雪水和着雪块漱漱地落下,仿佛下雨一般,使得冰塔林下的纯白秘境更加令人心动。

由于薄薄的乱石下面就是厚达上百米的冰层,即使在帐篷里,我们也能直接感受到帐篷下万年深冰散发出的迫人寒气。不过想到与我们一起入眠的,有千姿百态的冰塔林、野性荒莽的雪山和数不尽的繁星,倒也独有意境。

横穿过巨石和冰冷的冰川,我们继续徒步7小时,来到著名营地——肯考迪亚(Concordia)。

作为喀喇昆仑山脉的核心地带,肯考迪亚不仅是5条世界级冰川的交汇点,方圆15公里之内,更林立着41座超过6500米的山峰,其中就包括乔戈里峰在内的4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因此肯考迪亚被公认为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雪山大观园,冰川徒步和登山家的天堂。

此外,肯考迪亚的日落也出奇地壮观和震撼:或是像火焰一样在天边燃烧,或是穿透厚重的云层如圣光一般洒在苍莽峰顶,又或是光芒万丈、霞辉晕染……无论是哪种,在这个荒莽之地,都足以令人喜出望外和感动。

我们在营地附近探索,寻找各种构图前景和拍摄角度。为了能将远景的银河,中景的世界第十二和第十七高峰,以及前景的喀喇昆仑冰河同时取景,我和史飞在裂缝密布的冰川腹地搜索了一下午,最终在冰河的一个拐弯处找到一处河滩。

为了下到谷底去拍摄,我们头戴照明灯,借助绳索和冰爪,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降落在河滩上,只见河里雪水湍急,两侧冰壁陡峭,就在这样寒冷的黑暗中,我们静静等候《冰封银河谷》画面的到来:

天空越来越静谧,群星由暗到明如同溪流,慢慢在钴蓝色的帘幕中汇聚,我对着地景曝光了5分钟,让水流和云雾完全雾化,透出摄人心魄的幽蓝,让人顿起敬畏之心。

从加舒尔布鲁姆I号峰和II号峰共同的大本营回来,我们的行程已经过半。回去一共有两条路线:一条是原路返回,虽然简单,但需耗时6至7天;一条是翻越海拔为5700米的Gondogoro La垭口,进入另外一个山口,徒步3-4天到达Hushe小镇,然后再乘车返回斯卡杜。

2016年,由于军方管控,垭口并未开放,直到次年我们重走“K2”路线,才有机会翻过危险与震撼并存的垭口。

翻越垭口尤其艰难,除了长时间的体力消耗,还有高海拔攀登的危险。为了赶上垭口的日出,半夜12点我们就从营地出发,攀登600多米后,总算站在垭口之上,欣赏到壮观的“K2”日出。

垭口宽广辽阔,四周群峰坚挺傲立,几乎都有如刀尖般的峰顶,而它们黑沉沉的峰体则覆盖着坚硬的冰层;

远处,日光投射到部分峰顶,呈现出金与白两种色彩,那少许几抹充满希望的明亮与近处暗沉的大气磅礴相照应,大自然的雄奇力量震撼人心。

上山不易,下山更难。面对接近60度的陡坡,我们借助了绳索和安全带,战战兢兢地通过数段频繁的落石区,其中,队友史飞差点发生滑坠,把我们吓出一身冷汗。下降1千多米后,我们到达垭口后的高山草场营地(即Khuspang营地)。

喀喇昆仑山脉素以苍凉、巍峨著称,但营地却仿佛世外桃源,鲜花遍地、绿草如茵、溪水潺潺。

我将镜头再次贴近地面,以远处刀锋般的Laila峰为背景,再加上金黄色的山脊、覆盖其上的冰川以及蓬勃向上的无名花儿,让镜头下的这一切仿若油画,颇有点梵高的向日葵之意。

最后一天,大家开启狂奔模式,走完了原本需要2-3天的路程。我们赶回小镇斯卡杜,终于又能够好好的洗个澡了!

最后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喀喇昆仑的震撼之力!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