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十大投资看点:6.5%之下的选择

2019-03-05 23:59来源:新中产财富指北

摘要:时隔两年再定区间目标,经济增长不会强求。

1、GDP目标下调到6.0-6.5%区间,意味着政策层可以接受今年全年破6.5%。2015年GDP增速破7之后,增长目标就变得比较弹性了。2016年定的是“6.5-7%的区间”,并强调“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成绩”。2017和2018年都下调到了“6.5%左右”。2019年进一步下调到6-6.5%区间,意味着今年是可以破6.5%的。比如2016年目标是6.5-7%,最终增速是6.7%。进一步说,接受经济的下行也意味着不会有刺激性的大宽松。

时隔两年再定区间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是顺应目前的客观形势,2018年的经济增速为6.5%,经济下行压力加大,2019年经济大概率跌破6.5%。另一方面也是中央的一次主动调整, 要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十三五期间每年GDP增长应为6.53%,十三五前两年的成绩分别是6.7%、6.9%,如果按照2018年6.6%左右的增速计算,那意味着剩余两年只要保持年均6.2%左右的增速即可完成目标,所以已经没必要再去保6.5%了,但“决不能让经济运行滑出合理区间”。

2、积极财政比以往更积极,赤字率上调至2.8%。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和去年的“聚力增效”相比明显偏宽松,力度明显加大,这个表述有点像2015年的“加大力度”和2016年的“更加积极有效”的结合体,也就是说,既要像2015年那样加大力度(当时扩大赤字、鼓励ppp和政府产业基金),但也不能再走当时伪PPP违规债务扩张的老路。

所以2019年积极财政有三大发力点:一是上调财政赤字率,从2018年的2.6%上调至2.8%,和2016年和2017年3.0%的赤字率相比,较为谨慎,主要是为了“应对今后可能出现的风险留出政策空间”,这里主要指的是地方债务风险。二是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将制造业16%增值税降至13%,交通运输业等10%增值税降至9%,将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从20%下调至16%,降低企业税负。三是加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规模,地方政府融资只有政府债券一个正门,一般债券由于受赤字率约束空间有限,专项债成为重要着力点,近年来规模快速增加,2016年是4000亿,2017年是8000亿,2018年1.35万亿,2019年2.15万亿,年均增速超过40%。

3、M2和社融与名义GDP匹配,重申不搞“大水漫灌”。2018年首次取消了M2的增长目标,今年依然没有提具体数字,而是要求M2和社融与名义GDP匹配。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说法,比过去的保持合理增长更具体。与名义GDP相匹配,意味着不能跑得脱离了名义GDP,跑得太快会有泡沫,跑得太慢会有通缩,对经济都不好。2018年是8.1%的M2增速,今年名义GDP大概率下行,所以相应的M2增速也会下行,中央并不想“大水漫灌”。预计接下来更多的还是采用降准+定向降息的方式,稳稳的宽松。但这种边际改善的货币环境和资产端的收缩可能会重新导致资产荒,一些核心资产可能回潮。

4、房地产税立法问题还是偏谨慎,不会仓促出台。政府工作报告已连续两年提出关于房地产税的相关内容,表述出现细微变化,从2018年的“稳妥推进”变为2019年“稳步推进”,意味着房地产税立法工作有了一定的进展。从去年的“内部征求意见”“预备审议”等字眼可以断定房地产税的法律草案初稿应该已经完成,处于后期完善阶段。但今年的重点立法工作并没有提到房地产税,所以房地产税今年大概率还会处于立法前的准备阶段,应该不可能仓促出台,全面开征至少还需要两年的时间。

5、经济下行加大就业压力,中央比过去更重视就业问题。在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就业形势严峻,总量压力不减、结构性矛盾凸显。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稳就业作为“六稳”的首位,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表明保就业将成为今后政府工作的重点,“稳增长首要是为保就业”,“只要就业稳、收入增,我们就更有底气”。一方面,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今年高职院校大规模扩招100万人,提升职业技能满足就业需求;另一方面,坚决防止和纠正就业中的性别和身份歧视,不久前九部门联合发文要求“招聘不得询问妇女婚育情况”,禁止就业性别歧视,保障平等就业。

6、小微企业的融资难依然存在,可能会倒逼更多的政策出台。今年政府报告用了很大的篇幅来讲小微企业。当前经济运行下,小微企业不仅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也是就业岗位的主要提供者。政府工作报告中主要提到了两个方面,一是减少政府干涉,缩减市场准入负面清单,“非禁即入”,减少审批事项,为企业正常的经营行为提供帮助。二是降低成本,主要是从经营成本和融资成本两个方面,一是减税降费,要让小微企业“有明显的减税降费的感受”。二是降低融资成本,加大定向降准力度,“综合融资成本必须有明显降低”。

7、地方政府债务增量低于预期,债务偿付压力进一步降低。一方面,专项地方政府债务比去年增加8000亿。达2.15万亿。这个数字低于此前的市场预期,总体来看,供给压力不大,利好债市。另一方面,继续推进地方政府债务置换,降低地方政府的利息负担。这对贵州、云南、青海等债务负担较重的省份来说债务付息的压力将会进一步降低。

8、国有资本充实社保进入实质性阶段。首次提出养老保险比例各地可从20%降低到16%。另一方面又强调要保障职工的原有待遇不变,所以要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虽然自2016年起连续四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有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的提法,但是具体的实行办法2017年底才落地。截至2018年年底,只完成了18家央企规模750亿元的划转,因此预计2019年划转规模将会显著扩大,进入实质性阶段,以填补社保基金缺口。

9、科创板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今年落地将成为资本市场的又一个里程碑。创业板十年时间市值从千亿成长到接近5万亿,虽然出了乐视这样的雷股,但还是给投资者和中国经济做出了历史性贡献。科创板的定位高于创业板,远高于新三板,未来的发展应该会比创业板更好,但分化也会比创业板更大,毕竟标准更低而且是注册制,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个机会,但一定要谨慎选择。 

10、从“量”到“质”,外部环境变化之下对外开放在加速。近年来,对外开放力度不断加大,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扩大开放的领域仅在服务业,2015年扩大到一般制造业,2017年扩大到采矿业,2018年重点指出要扩大电信、医疗、教育、养老、新能源车等领域的开放,放宽了外资在金融行业的限制。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更多的领域允许外资独资经营,进一步落实金融等行业的改革开放举措,并且强调要加快国际经贸规则对接,提高政策透明度和执行的一致性,营造公正的市场环境。这说明我国对外开放进程已经进入深层次,已经从单纯的引进外资变为全方位构建良好的营商环境,是从“量”到“质”的重大转变。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