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亿美元不够花,软银孙正义刚刚又借了30亿

2019-03-07 12:15来源:投资界

摘要:在将软银打造成电信巨头近40年之后,孙正义摇身一变,成为硅谷最有权势的交易撮合者。毋庸置疑,那是孙正义的高光时刻。

软银孙正义没钱了?

3月5日,彭博社援引两位知情人士消息称,软银愿景基金从高盛等投行筹集30亿美元贷款,以填补在交易中的资金缺口。高盛和日本瑞穗金融集团共同牵头筹集这笔贷款,花旗集团、沙美金融集团和三菱日联金融集团也参与其中。

实际上,早在去年11月,就有媒体曝料称愿景基金为支持收购等投资活动筹集了一笔贷款,但当时公布的贷款规模为40亿美元。今年2月,据彭博社报道,软银已被穆迪和标普全球将评级降至投资以下,即垃圾债,总债务已高达960亿美元。

犹记得两年前,孙正义高调宣布成立“愿景基金”计划时,超1000亿美元的目标募资规模令全球震惊。用时7个月,愿景基金首轮募集930亿美元,投资方阵容更是豪华——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阿联酋Mubadala投资基金、苹果,高通、富士康科技等全球知名高科技公司相继入局。

野心勃勃,拥趸者众。在将软银打造成电信巨头近40年之后,孙正义摇身一变,成为硅谷最有权势的交易撮合者。

毋庸置疑,那是孙正义的高光时刻。

一年投出超200亿美元,举债“大采购”

软银愿景基金的“生猛”,全球闻名。

2017年软银世界大会上,孙正义把软银在21世纪信息革命中扮演的角色,类比为那些为18~19世纪产业革命积累资本的欧洲贵族。在新时代,风险投资与新技术的重叠处就会迎来变革。他笃信“买买买”的巨大潜力。

根据软银2019财年第二季度决算说明会数据,截止2018年11月5日,软银愿景基金累计投资已经达到67笔。投资界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愿景基金进行23笔投资,融资总额超出200亿美元。

gbm-richtext-upload-1551933177026

从投资领域来看,孙正义最看好的领域包括互联网、出行、人工智能、生物医疗、电商、无人驾驶、新科技等,都是当下热门行业。

从投资金额来看,相当大手笔。投资界统计发现,截止目前愿景基金单笔投资额全部在1亿美元以上,约50%的案例单笔投资额在10亿美元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软银愿景基金在2018年参与额度最大的两笔投资均花落中国。

去年10月,今日头条获得软银领衔的Pre-IPO投资,金额在40亿美金以上,投前估值达到750亿美元,使其一跃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这是孙正义对中国TMD的第二次下注,此前软银已经多次投资滴滴,并在董事会占据一个席位。

去年11月,阿里巴巴旗下由饿了么和口碑合并而成的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在完成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后,估值达到300亿美元,软银参与投资。

无独有偶。2019年1月初,全球最大的联合办公空间WeWork宣布再次获得软银20亿美金投资,这家纽约的创业公司已经累计从软银获得近100亿美金的资金支持。

此外,孙正义还投资了美国最大的网约车公司Uber、东南亚最大的网约车公司Grab、印度最大的电商公司Flipkart;在二级市场全资收购了ARM、重仓了英伟达;春节之后,软银还对硅谷的机器人公司Nuro完成了B轮近10亿美金的领投,这是愿景基金成立以来为数不多的Pre-C轮投资。

软银出手项目的规模都远超一般VC投资的数额。愿景基金的管理合伙人、总经理Jeffrey Housenbold曾在2017年底一场跨境投资峰会上毫不避讳地说,愿景基金的投资策略就是“制造王者”,对于他们看准的公司和领域,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投资界试图对目前愿景基金的投资策略加以总结:铺大网、抓大鱼,频繁押、重整合。愿景基金承载的任务,是创造自其投资阿里巴巴、雅虎日本以来的下一个辉煌。

但由于体量巨大,其投资都以1亿美元为最低限额,这在一定程度上抬高了创业公司的估值,埋下隐患。

中东LP质疑:出手太大方!

愿景基金持有的雄厚资金正在改变资本世界的游戏规则。在对一家公司的投资中,愿景基金轻松大笔一挥就能搞定投资,而小型基金可能惨遭挤出。

值得注意的是,软银分别参与今日头条第8轮融资;WeWork第8轮融资;滴滴第11轮融资时;Uber的第12轮融资之后。

软银倾向于投资处在发展后期、具有高市场份额和高估值的企业,其中一些公司或许因为担心估值破灭而推迟了IPO。而对高估值公司的投资者而言,愿景基金就像是一个救生圈,随着众多独角兽公司推迟IPO,将股份卖给软银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退出方式。

或许,软银自身并不是泡沫的缔造者,但它大手笔投资的行为、定价的随意性以及市场情绪的高涨可能预示着泡沫的形成。

而对于孙正义的这种投资风格,背后资方也早有不满。

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PIF)与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Mubadala)是愿景基金两大外部投资者,是最重要的资金来源,贡献了近三分之二。

但据近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软银愿景基金投资时常给出高估值的行为,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的决策方式也是“一人说了算”,这让基金的主要投资者忧虑重重。

据知情人士透露,愿景基金与其投资者,以及在软银内部存在的一个紧张点在于——过往以及未决投资的估值过高,包括对共享办公空间创业公司WeWork和中国面部识别公司商汤科技的投资。

今年1月,在两位金主的极力反对下,软银对WeWork的投资才从原来计划的160亿美元削减至20亿美元。

并且,愿景基金曾考虑联合穆巴达拉向商汤科技投资10亿美元,而投资后,该公司估值可能高达100亿美元。最后,这笔交易从未达成,原因是穆巴达拉的退出。该基金始终对孙正义坚持的高估值持保留态度。

全球最任性基金:未来募资8800亿美元?

孙正义个性素来强势。一位投资人曾向投资界透露,“(愿景基金)会说如果你们(创业者)不要这笔钱,那么我就把它拿去投资你的竞争对手。”

在一些业内投资人士看来,孙正义正以高溢价构筑他的帝国、他的“愿景”,但是风险也在堆积。

自2017年中以来,这一价值1000亿美元的科技投资基金已经披露了大约600亿美元的投资,向知名的创业公司投资了数十亿美元,刷足了存在感。

软银称,公司或公司账簿上还有20多笔交易正在进行中。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差不多四分之三的资金已经用完。基金的高管已经在考虑如何筹集下一笔资金。

孙正义曾多次表示,他希望筹集3000亿美元的第二愿景基金。这一愿望最早可能在明年实现,最终在未来几年内达到8800亿美元的资金规模。

尽管有来自包括沙特阿拉伯、阿布扎比和苹果在内的诸多支持者,但显然,他们为愿景基金提供资金的速度并不能追得上愿景对于投资初创公司的迫切渴望。

如今,软银庞大的债务危机和与金主之间的博弈关系,将在2019年成为孙正义愿景基金的最大障碍。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