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交中心2019年通道业务新变化

2019-03-12 10:53来源:时贰闫

摘要:进入2019年后,金交行业也正式迎来自己的强监管时代,过往监管空白时代的红利已成过去,金交中心的通道业务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地方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简称金交中心/金交所),是当前金融市场中为数不多的通道,尤其是在金融强监管大背景下,私募管理机构、三方财富公司、政府融资平台、地产融资平台等等,均在金交中心备案发行产品。一时间,金交中心的通道业务,成为饱受监管之苦机构的“救命稻草”。

在经历上一轮与互金平台合作黄金期后,金交中心在2018年年初迎来通道业务新的高峰期。但这一高峰期转瞬即逝,从2018年年中开始,金交中心的通道业务引发监管层越来越多的关注,从清整联办文件的发布,到证监会领导讲话,金交中心通道业务被多次点名。而进入2019年后,金交行业也正式迎来自己的强监管时代,过往监管空白时代的红利已成过去,金交中心的通道业务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那么,2019年金交中心的通道业务有哪些变化?这些变化又预示些什么?本文以《2019年全国金交场所通道业务情况表》为基础,解读2019年金交中心通道业务新变化。

变化一:定融产品模式已被多地叫停

在过往的金交中心备案产品模式中,定向融资模式(简称定融)非常常见,这一模式也有很多种名称,如:“定向融资计划/工具”、“定向债务融资工具”、“直融计划/产品”等。这一模式特点十分鲜明,具体如下:第一是,架构清晰简单,主要是四方主体,融资方、担保方、管理机构、备案机构。第二是,操作灵活便捷,以融资方作为投资标的,投资款项直接打入融资方指定账户。第三是,风控管理容易,风控核心在于融资方资信情况,基于融资方情况构建风控体系。

由于这一模式,操作简单,架构清晰,一直受到管理机构的欢迎。但同时,这一模式也存在着颇多争议与矛盾。一方面是监管上的争议,这一模式虽然操作简单,但整体风险较大,极容易被自融、资金池等违规操作所使用,同时其底层资产过于模糊,难以监控资金真实去向,监管层对是否禁止这一模式一直处于摇摆状态,导致该类模式的产品合规性一直存疑。另一方面,是风控上的争议,定向融资模式虽然有相应担保或抵押,但其核心风控要点在于融资主体的信用,产品架构上类似于纯信用借贷,因此在风控管理上,缺乏足够的风控措施,依赖于融资主体信用,风控保障较低。

而根据目前的金交行业通道业务反馈,截止2019年3月,已有多地金交中心不再接受定向融资产品模式,目前全国范围内仍可做定向融资模式金交中心仅十余家。

目前能做定向融资模式的金交中心,其备案要求已远高于过去,要求融资主体最好为政府平台、上市公司等实力背景较强的机构,对于背景实力较弱的机构,将无法采用这一模式。同时就担保方要求也在提升,要求担保方要有2A以上信用评级,整体资产规模较大,资产负债率较低,要保证有足够的担保实力。就抵押物方面,部分金交中心要求足额抵押,以保障产品的安全性。

因此,目前想要通过定向融资模式备案产品的机构,面临两大难题,第一是能够接受这一模式的金交中心数量锐减,由于当前各地金交中心监管政策变化频频,管理机构需要尽快沟通,尽快完成产品备案工作,否则可能备案要求又出现新的变化。第二是当前定向融资模式的备案要求较高,不仅仅要看融资方的背景实力,也要看担保方、抵押物的情况,增加了产品备案难度。

所以,对于管理机构来说,要改变之前认识,定向融资模式在金交中心通道业务中已不再常见,能够做这一模式的金交中心已经越发稀少。

变化二:资金端更加倾向于机构资金

在过去金交中心对于备案产品的资金端来源要求较少,只要产品投资人数在200人以下,并符合起投点要求即可,甚至有部分金交中心对备案产品无起投点要求。但是最新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目前多地金交中心明确表示资金端只接受机构资金,不再接受个人资金。

根据与某金交中心沟通结果,如果是以有限合伙方式,将个人投资者放入有限合伙,再以有限合作作为机构投资者,这一模式是不被允许的。

那么,这种资金端更倾向于机构资金的现象,是个别现象还是行业趋势呢?根据《2019年全国金交场所通道业务情况表》,其中有12家金交中心表示只做机构资金,不做个人资金,占全部统计金交中心(63家)比例为19%,可见这一情况并不是个例。同时随着各地针对于金交中心的监管活动加强,这一趋势也将愈演愈烈。

那么,对于管理机构来说,这一消息可谓是巨大的打击。不管是私募机构还是三方财富公司,其机构客户的数量是远低于个人客户的,如果在金交中心备案的产品,只能销售给机构客户,那么在募集端将遭受非常大的压力。同时,对于管理机构现有的个人投资客户该如何维护,也将成为一大难题。

因此,面对当前资金端倾向机构投资者的趋势,有金交中心备案需求的管理机构,要尽可能提前与金交中心对接,了解其最新备案要求,若还可以接受个人资金,可提前将产品备案出来,这样哪怕后期该金交中心不再接受个人资金,但对于过往存续项目影响不大。

变化三:金交中心业务属地化管理趋势明显

金交中心业务属地化管理,在过往经常被提起,但一直未被落实,各家金交中心业务遍布全国,甚至跨省、跨地区设立分公司,以方便开拓全国业务。但进入2019年后,金交中心业务属地化管理趋势越发明显。

这其中,江苏省走在了前列。目前江苏省内金交中心均被要求业务范围限制在本省范围内,因此对于想要走江苏省内金交中心通道的管理机构来说,要格外关注这一监管要求。但如果项目方是江苏省内企业,则刚好符合要求,或者在江苏省内成立公司,以便符合监管要求,但这一方式较为麻烦。

而从全国范围看,江苏省金融办要求金交中心业务属地化并未孤立,如安徽、山西、浙江部分金交中心也反馈到,目前其通道业务仅针对省内客户。根据表格中统计,表明只做省内业务的金交中心,占全部金交中心(63家)比例为17%。

因此,虽然仍有很多金交中心在全国开展业务,但业务属地化管理趋势已经越发明显。对于管理机构来说,如果是在省外的金交中心备案挂牌产品,要格外注意这一潜在风险,同时尽可能与省内的金交中心达成合作,以保证未来全国统一要求金交中心业务属地化之后,自身的备案需求能够得到满足,存续的备案产品不受到影响。

变化四:已有多地金交中心暂停业务,金交行业进入洗牌期

根据统计,截止2019年全国共有地方金融资产交易场所(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和金融资产交易所)70余家,其中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有9家,其余为地方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而根据最新的金交行业调研情况,已有部分金交中心暂停业务或不再开展业务。

根据《2019年全国金交场所通道业务情况表》,其中已有15家地方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暂停业务,占统计的金交中心比例为23%。

对于金交行业来说,这一轮强监管,也是一轮洗牌期。一些过往管理中存在较多问题,且背景实力较弱的金交中心,极有可能被洗牌出金交行业。而过往管理规范,背景实力较强的金交中心,将借由这次强监管,做大做强,成为金交行业中的龙头机构。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