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涨45%!中国最硬核疫苗企业今日港股敲钟

2019-03-28 11:54来源:投资界PEdaily

摘要:十年磨一剑,磨出香港“疫苗第一股”。

3月28日,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港交所敲钟,开盘价30.5港元,截止发稿前,最高价32.4港元,市值70.37亿港元,股票代码06185.HK。

在中国疫苗江湖中,康希诺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四位疫苗老兵归国创业、曾研发亚洲首款埃博拉病毒疫苗迅速走红、手握15种疫苗敢和全球药企“正面刚”,一家足够硬核的公司......这些多少为其蒙上一层神秘色彩。

而其背后资方更是华丽。礼来亚洲基金、启明创投、达晨创投、歌斐资产,甚至PE国家队都在其研发的关键时刻押注重金并坚定陪跑。只因他们相信,自己已经投中了一家未来可能搅动中国甚至世界疫苗格局的明星企业。

gbm-richtext-upload-1553746273423

一间实验室起步,4名猛将皆出名门

2009年,康希诺生物在天津滨海新区注册成立。谁也不会想到,十年之前,康希诺是从一间只有几把椅子的实验室中孕育出来的。

彼时,全球最大的四家疫苗厂商葛兰素史克、赛诺菲、默沙东和辉瑞已经占据了疫苗市场超80%份额,而中国市场还一片荒芜,这让当时在赛诺菲巴斯德仕途坦荡的宇学峰“动了心思”。

1991年,宇学峰在南开大学微生物专业硕士毕业后前往加拿大,7年后,他又获得了麦吉尔大学微生物学博士学位,不仅成为了一名知名微生物学专家,更因学术权威性帮助其在世界一流药企站住了脚。1998年,宇学峰进入赛诺菲巴斯德,之后被晋升为全球细菌疫苗工艺开发总监,成为公司最年轻的高管。

2008年,45岁的宇学峰决定创业。他先后找到了时任赛诺菲巴斯德高级科学家的朱涛、ChinaBio LLC总经理的邱东旭、中国第一批博士的毛慧华,经过多次酝酿,他们最终决定,回国创办一家有特色的疫苗产业升级换代的创新企业。

后来,宇学峰再次邀请当时的阿斯利康全球生物药高级副总裁巢守柏博士加盟,细究履历,巢守柏绝对算得上是医药领域的又一颗明星。

5位核心人物加起来有150年的疫苗研发经验,在外界看来,这一直是康希诺生物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北美知名跨国企业出身的职业经理人,带着远大志向和丰富的产业化经验,分工明确,又扎根在疫苗这一肥沃领域,他们的出现,必将搅动现有格局。

在团队成立之初,康希诺就确立了疫苗研发角度:要以中国及发展中国家的市场需求为导向。因此公司首先开始的是仿创产品的研发,针对国外已经上市但国内还没有的产品、或者国内也有但其生产技术比发达国家落后多年的产品开展研究。

2014年埃博拉疫情的爆发,让康希诺进入主流视野。因为研发出亚洲首款埃博拉病毒疫苗,而该领域康希诺生物作为唯一的中国疫苗企业与默沙东、强生、葛兰素史克3家企业齐头并进。康希诺从此声名鹊起。

而当年租的那间标有“601”的实验室,也发展成为如今3.7万平方米的疫苗产业化基地。

康希诺生物招股书的扉页,画风有趣地出人意料:“几杯啤酒下肚(当然可能不只几杯),我们这群在国外疫苗安全企业从事多年研发和管理工作的中国人,不知不觉又聊起那些令人惊讶的差距......”回看股东信,其传递出来的愿景是:要为世界上一切困厄于传染病的民众而战斗。

手握15种疫苗,10年亏损搞研发

一家生物医药公司最硬核的部分,除了团队,就是产品研发管线了,这也是港交所吸纳上市的标准之一。

根据招股书,康希诺正在为肺炎、肺结核病、埃博拉病毒病、脑膜炎、百白破等12个疾病领域研发15种在研疫苗。

产品线总结为三种类别,第一,全球创新疫苗,以迎合中国尚未满足的医疗需求;第二,研发潜在的中国首创疫苗,凭借世界级质量的疫苗取代现时的主流疫苗;第三,研发出与中国市场的进口产品竞争的中国潜在最佳疫苗。

gbm-richtext-upload-1553746297229

招股书显示,康希诺生物已经在2019年1月为MCV-2提交了新药申请,并且也预期于2019年内为在研的MCV4提交新药申请。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MCV2计划2019年底上市,有望成为中国最佳的MCV2疫苗。MCV4预计于2020年商业化,具有成为中国首创MCV4疫苗的潜力。

其中最快可能上市的脑膜炎球菌结合疫苗MCV2目前在中国存在3项获批上市的竞品。而三期临床试验显示,与目前中国已获批的产品相比,康希诺生物在研MCV2在3个月年龄组中显示出显著安全性,而在血清群A抗原引起的GMT水平而言,在6至23个月年龄组中表现出显著的免疫原性。

中国百白破疫苗市场预计将于未来十年快速扩大,其销售收入将由2017年的19亿元人民币增至2030年的82亿元人民币,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2.2%。公司正在研发1种潜在的中国最佳婴幼儿用DTcP疫苗,与现时在中国广泛使用的共纯化DTaP疫苗相比,康希诺生物的婴幼儿用在研DTcP具有固定且定义明确的DTcP抗原组合物,并拥有更好且更一致的免疫原性。

同时,公司亦正研发一种潜在的中国首创DTcP加强疫苗,以替换中国目前使用的DT疫苗。此外,公司正研发的青少年及成人用在研Tdcp是一种潜在的全球最佳疫苗。目前,中国尚未有已批准之用于青少年和成人的DTP加强疫苗。

在大力研发的同时,康希诺依然逃不开生物药企亏损的困境。迄今为止,康希诺尚未将任何产品商业化,且尚未从销售产品中获得任何收入。现阶段主要通过投资者和银行借款为公司提供资金。

截至2016年及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以及截至2018年3月31日止三个月,康希诺累计净亏损约1.32亿元。

如果说重组埃博拉病毒疫苗的研制是对康希诺生物技术平台、质量管理体系的考验,那么MCV-4及MCV-2 两个疫苗品种则直接显示出康希诺生物短期内的商业价值有多少,这两款疫苗上市后的销售无疑最有可能在短期内为康希诺生物贡献收入和利润,值得期待。

曾拿下疫苗行业最大规模C轮融资,

礼来、启明、达晨重仓

赴港上市前,康希诺在一级市场上已经变得炙手可热。

成立至今,康希诺4轮股权融资累计超10亿元人民币,国家和地方政府也对康希诺给予了各类技术项目和人才项目的支持。 

2017年4月,康希诺生物完成4.5亿元的一轮融资,那是迄今为止中国疫苗行业最大规模的私募股权融资,背后不乏礼来亚洲基金、启明创投、国投创新、歌斐资产等国内外知名基金,还有清科母基金所管理的杭州清科和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所投的子基金——达晨创联的覆盖项目。

gbm-richtext-upload-1553746312257

“为什么国内疫苗频繁出事,最重要就是进口疫苗太贵,但是本地疫苗质量没达到世界水平,因此如果国内有一群研发人员可以研发最高质量的儿童疫苗,价格比较便宜,那中国和一些发展中国家孩子也会受益。”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也是启明操刀康希诺投资的负责人梁颖宇说起当时为什么投资康希诺时,仍心有悸动。

实际上,在投资康希诺之前,梁颖宇与当时负责投融资与商务发展的高级副总裁邱东旭认识已有7、8年时间,“知道四位科学家回国创业,我们第一时间奔赴天津,看到了研发生产线,听到了他们对于未来的规划,当即决定投资。”在那之前,梁颖宇已经看遍中国疫苗赛道几乎所有初创企业,没有找到一家合适的标的。

在多位投资者看来,强大互补的创业团队是吸引风险资本的引擎。企业四位创始人拥有共同的目标,并各有专业分工,一起奋斗8年,团队之间的信任和凝聚力与日俱增。“我们四个人非常团结,重要的事情几个人会共同决策,而紧急情况下核心团队的每个人又都具有决策的能力。这点很难得,大家都很珍惜。” 邱东旭主要负责公司融资,多年前就在北美从事生物医药行业的风险投资工作。

在康希诺即将实现产业化生产之际,国投创新、礼来亚洲基金、启明创投、达晨创投等知名VC/PE机构再次为康希诺注资4.5亿人民币,加快企业发展。

邱东旭道出了企业融资的一些经验:“创业阶段对资金需求迫切,尽量选择对医药行业发展规律比较了解的投资人,如果有礼来、启明这样专业投资人的认可,公司未来的融资也会更加顺利。”康希诺的B轮、C轮投资的领投者正是这两家风投基金,这也为后续的融资奠定了基础。

其中,国投创新是PE国家队,其管理的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重点支持先进制造业、传统产业升级和产业布局的重大项目。“在决定投资前,我们对康希诺生物的疫苗产品布局、研发和生产能力等方面做了详细深入的尽职调查,并组织多位专家对该项目进行了充分论证,我们相信康希诺将会成为我国顶尖的生物制品企业。”国投创新负责这一项目的投资人说道。

上市只是开端。在采访中,多家资方对投资界表示,上市后仍会力挺康希诺。因为,相比上市本身,其产品线的意义和价值无穷。

而中国,也急需一家令人放心可靠的世界级疫苗巨头。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