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后的日本令和,千年前的大唐明月

2019-04-14 23:11来源:摩登中产

摘要:隔岸的大唐令人魂牵梦绕,足值以命相搏。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19岁的阿倍仲麻吕蜷缩在船舱一角,船舱之外,风涛嘶吼如雷。

巨大的竹帆早被仓皇放下,数百船工奋力挥桨挣扎,木船摇摆在东海巨浪中,如同被命运拨弄的渺小玩具。

隔日,风停雨歇,四艘木船组成的船队逃过一劫。他们的前辈行此航线,有时四艘船要沉没三艘。

这是日本派出的第八批遣唐使团。除却船工,船上满载日本青年精英,人人皆有赴死准备。

隔岸的大唐令人魂牵梦绕,足值以命相搏。

公元717年4月,船队终抵扬州。扬州港风和日丽,大唐帝国平静注视着朝圣者。

一上岸,日本使团便昼夜兼程向西北进发。当年9月,使团抵达长安东郊。

当巨大的城池从地平线上现身时,历届日本使团反应不一。

有的放声高歌,有的捶地痛哭,最常见的反应是“颤栗不能自已”。

当年长安占地87平方公里,划城110区,人口超150万,有50万是来自异域的胡人。

长安的规模是古罗马城的五倍,是巴格达城的六倍,是君士坦丁堡的七倍,在漫长岁月中,它一直是人类建造的最大都城。

长安城西北开远门外,设有石碑,上书“西去安西九千九百里”,以示帝国疆域有万里之广。

长安城背后,耸立着强盛无双的大唐。

大唐天下共分12道,其中的关内道,指的是俄罗斯叶尼塞河上游。大唐共有附属国70多个,其中最北的流鬼,地处北极圈。

庞大的帝国,最后归属骄傲的唐人。

站在最高处的唐皇被尊称为天可汗,他可以在酒席上,令东突厥可汗下场跳舞,令南蛮首领尴尬赋诗,亦可在门楼上得意地说: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矣。

唐皇之下,名臣如流,猛将如林,大唐239年,没修过一段长城,因为不需要。

王玄策南下印度,借兵颠覆印度戒日王朝,号称一人灭一国。

他归国后,官职不过升半级,提拔为从五品。在大唐眼中,这样战绩不过是寻常。

隋朝时,日本递交国书尚傲慢地称“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

到了唐朝,唐军在朝鲜白江口四次击溃日军,焚烧日本船数百艘,烧得“烟炎灼天,海水皆赤”,此后,遣唐使便接踵而来,寻找大唐强盛的密码。

第八批遣唐使团,受到大唐盛情款待。按照惯例,他们可留在长安考察一年。

唐装、唐律、历法、围棋随他们归国而传入日本。

阿倍仲麻吕获准进入国子监留学,科举后高中进士,从事修书工作,并一度成为太子陪读。他给自己起名为晁衡。

晁衡行走于锦绣大唐,与天下诗人交游。胡乐厮磨耳鬓,唐诗流满衣衫,盛世如永不散场的盛宴。

他与李白结伴,多次畅游扬州,并赠送李白日本裘衣。

55岁时,晁衡思乡,申请归国。唐玄宗特准后,破例任他为大唐使节,赐诗褒奖。

大唐朝野云集送行,有诗人从千里外赶来。

王维写诗《送秘书晁监还日本国》,诗前还特意写了六百多字序言,详述情谊。

出发前日,有乌鸦落在船头,被视为不祥之兆,船队推迟一日出发。

数月后,消息传来,晁衡所乘之船,触礁后被强风吹向南海,晁衡溺亡。

李白闻讯悲痛欲绝,赋诗悼念:

日本晁卿辞帝都,

征帆一片绕蓬壶。

明月不归沉碧海,

白云愁色满苍梧。

晁衡并未溺亡,他所乘之船,流落南洋后,一路飘至越南海岸。

随后,他们遭遇当地土人屠戮,全船一百七十多人遇难,仅晁衡等数人逃离生天。

流亡两年后,晁衡终返大唐,读到李白的诗,他百感交集,写诗相和“魂兮归来了”。

此后,他再未归国,亲历玄宗、肃宗、代宗三代,终老大唐,葬于长安东郊,“形化大唐,神归故里”。

他所思念的故乡,神形正飞速模仿大唐。

第七批遣唐使带回了长安设计图,日本人仿造建成了平城京,即今天的奈良。

平城京如缩小至四分之一的长安,同样的内城外城,同样的棋盘街道,甚至还有同名的东市、西市与朱雀大街。

近一个世纪内,七代天皇以此为京城。举国言谈举止、文化娱乐无不模仿盛唐。

701年,日本《大宝律令》规定,衣服要完全仿造唐装,贵族着装要合唐例。18年后,天皇再次下诏,全国百姓皆穿唐装。

除却唐装,大唐传入的围棋、茶道、音乐、民俗备受欢迎。日本人端午节要喝菖蒲酒,九月九亦登高过重阳。

对日本冲击最大的依旧是书籍。

历代遣唐使都有一个共同任务,就是到大唐疯狂买书。

他们为此不惜偷偷变卖大唐的赏赐,全部用来购买书抄本。

《旧唐书》共录藏书51852卷,而日本收藏的抄本便达17804卷,超三分之一。

渡海运书时,为防鼠害,遣唐使还从大唐引进了猫。那些猫后来备受皇族尊崇,并成为未来招财猫的原型。

跨海东来的书籍如飓风般席卷日本朝野。

日本天皇即位要遵唐礼,举国衙门名称要用唐式,节日庆典、外交礼仪、朝臣更替,要全面按照唐规。

甚至连日本天皇祈雨,从祷告神灵到祭拜名山,皆抄袭大唐。

日本第一部成文法典《宪法十七条》,以《论语》为根基,其中“和为贵”直接是论语原文。

日本学者海村惟一说:“没有《论语》就没有今天的日本。”

768年,在遣唐使建议下,日本天皇仿效唐朝,尊孔子为文宣王,此后全国文书开始频繁出现子曰。

天下以汉字为尊,正式姓名必须使用汉字,平生掌握汉字越多,代表文化越高。

这一切的改变,从派出遣唐使开始。

千年以后,日本NHK电视台评价:

遣唐使把中国搬回了日本。从国家制度到军事技术,从天文历法到儒学佛教等等,遣唐使无一错过。

有形的大唐让日本尊崇,而无形的大唐则让他们痴狂。

日本迁都平城京后,几代天皇都是诗词高手,并在全国推广汉诗。

白居易诗作传入日本后,日本陷入倾国之恋。白居易尚未过世,日本各地便修了“白乐天神社 ”,把他当菩萨来膜拜。

日本嵯峨天皇,睡觉时要把白居易诗集藏于枕下。后来的醍醐天皇,更直言:平生所爱,白氏文集七十卷是也。

后期,日本皇室干脆增设了一个官位“侍读官”,只用来精研白居易的诗。

那个无形的大唐,充满着无疆的魅力,藏着盛世真正的魂魄。

日本学者村上哲见写道:

大唐的诗,如同最美丽的长天,让人只能仰视。

帝国终有寿。

公元874年,黄巢攻陷长安,大唐只余黄昏。

公元894年,日本原定当年派出的遣唐使暂停,13年后,大唐灭亡。

此后,再无遣唐使。两岸商船往来,大唐沉入往事。

南宋亡后,传言日本举国服丧,哀悼三日。

明朝时,日本还曾派画师前往杭州,画西湖全景,以此为据,在广岛仿造西湖。受限画作,日本只仿了白堤,没有苏堤。

同时期,日本还建了座诗仙堂,将李白杜甫李商隐供奉其中,三十六位中国诗人,已化神佛。

到明治维新前,日本人共写了20多万首汉诗,结集2339册。其中大多数诗人,不通汉语。

明治维新后,卑谦的徒弟挺直身,目露凶光。大唐帝国是烟云,遣唐使是尘土,沧海只剩劫波。

有形的帝国已烟消云散,唯有无形的文化能穿透千年,渡尽劫波。

张继的《枫桥夜泊》在日本流传千年,日本自称“国中三尺之童,无不能诵此诗”。

日本人为这首诗,特意在日本青梅县,建了一座寒山寺,在小溪上架了一座枫桥,并修有钟楼,上书四个汉字“夜半钟声”。

每年秋季,大批日本游客涌向山寨寒山寺,夜半听钟,然后齐声朗诵《枫桥夜泊》,已成民俗。

那钟声悠扬,足令千年之后,异国之人,俯首膜拜。

公元645年,第一批遣唐使归来后,日本首次使用年号,年号为大化。

和晁衡同船的吉备真备,回日本后,利用汉字偏旁创造“片假名”,奈良时代和歌集《万叶集》也用此方法书写。

2019年,日本公布新年号“令和”,语出《万叶集》。

其诗文原句为“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兰熏佩后之香。”

句子抄的兰亭集序,记录用的中国汉字,连句中咏叹的梅花,都是从大唐引入。

这是第248个日本年号,第一次语出日本典籍。然而字韵之中,藏着大唐浩然长风。

那帝国已消逝千年,但虚空中,依旧有难散的威严。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