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过火而不塌的秘密

2019-04-18 23:53来源:艺术史的重生酱

摘要:巴黎圣母院能够挺立下来,真是复活节圣周的奇迹!

“不,圣母院没有倒,她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前进的方向”

“巴黎圣母院能够挺立下来,真是复活节圣周的奇迹!

4月15日从傍晚开始,身在法国的我经历了一场超级过山车。

在超市买菜的时候看到了巴黎圣母院失火的消息,到家后就一直盯着各路新闻和直播,直到深夜11点多有准确消息传出来。

基本上国内不太懂哥特式建筑的朋友们,都像我开始一样,惊慌失措,以为巴黎圣母院就要成为澳门三八大牌坊那样,只剩立面了。

但是情况并没有那么坏。让我们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地时间下午6点50,传出火警。7点-8点之间的时候,最高的尖顶塔楼在烈焰中倒塌。高速下坠的残骸看起来是直接落入了教堂内部。

接着陆续有其它部分的坍塌,最终整个教堂上方的屋顶都消失了。

这个时候,我以为,所有正在燃烧的木头屋架都落入了教堂内部,以至于内部的部分面积都应该过火了。其中的艺术品和宗教礼仪用具都在劫难逃。但是最后的情况并没有那么坏。

1、那么……损失如何?

首先屋顶的大部分建于13世纪的木架(类似中国古建中的桁架结构部分)基本都已经化为焦炭和灰烬。

(木架损毁前的屋顶内部,下方露出的灰白色,就是火灾中立功了的肋拱结构)

(正在被移除的雕塑)

(移除雕塑的视频,教区拍摄)

尖塔底部,本来有维奥莱·勒·杜克设计的12圣徒像,和4个福音传道士像,都在4月11日被取下,送去做保养了。原定2022年再装回去,这次逃过一劫。

燃烧中的尖塔坠落下来,才给教堂的肋拱造成了一定的损毁。

万幸的是,余下的大部分肋拱都挺住了,整体结构没有坍塌。

可以看到,除了一滩冒着烟的残骸,圣母院内部并没有大面积过火。

但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屋顶全烧,向内坍塌,但是内部基本没被火烧到?

肋拱结构 -- 哥特建筑的结构精髓!

是它拯救了巴黎圣母院的内部空间。

可以说,哥特式大教堂有两层屋顶,最高处是我们看到的三角形尖顶,这是木质结构的,烧掉的主要就是这部分。下面还有一层,是神奇的肋拱和飞扶壁支撑结构。正是这个结构经受住了烈焰的考验,没有让大火在教堂内部肆虐。

这个坚固的结构,不是因为是石质的就能这样坚固,而是一个精妙的工程设计的成果。虽然在中世纪,并没有工程学,更谈不上"设计",一座教堂工地的负责人都只是叫做"大石匠/石匠大师傅"。

2、什么是 肋拱+飞扶壁?为什么这么坚固?

肋拱和飞扶壁,是哥特式建筑最早开始应用的一种“外支撑”结构。其特点在于在外部用悬空的支撑结构,撑起中间的石头砌造的肋拱,从而营造出内部高耸、宽阔的长方形单一空间。其后期的演化中,甚至诞生出最早的“钢筋+石材”的混合结构,可以看作是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一种原型。

除这是维奥莱-勒-杜克的《法国建筑辞典》中的配图,模型就取自巴黎圣母院。

结合下图可以看出,被砸塔的部分,是两个六分拱(单元内被肋条分成六份)之间的那部分。

肋条的存在,组织了结构进一步受到损害。

借用wb网友@hiyune挤啊挤斯基 的话:就齐着肋条挺住了,坚固得明明白白。

要知道,尖塔在还没燃烧的时候,总重150吨。

但是…… 

4月16日早晨,最新的情况传出来。教堂中部,尖塔正下方的十字交叉肋拱,也坍塌了。可能主要也是因为上方尖塔和支撑结构的过大重量。另外靠近南立面的肋拱,也有一个单元塌了。其余基本上都是完好的。但是内部的石头墙壁和柱子被火焰熏黑了许多。

教堂的这个部分,通常是预留出来作为宗教活动时的仪式通道,所以应该没有什么重要的艺术作品被压在废墟下。

照片中,日光从一个平日里最不可能透光的位置照射下来,诡异的让人不寒而栗。

四周的墙壁和本来透光的花窗被烟尘遮住,让这奇异的光线越发显得阴冷和凋零。

(图片来自Axel Reinaud, @areinaud)

3、如何重建?

马克龙总统已经在现场宣布了要重修/重建巴黎圣母院。所需的1.6亿欧元资金,已经由皮诺家族慷慨赞助了1亿欧元。剩下的相信不要几天就应该有赞助人筹集完毕。

虽然现在提起重建方案可能有点太早,但是基本上可以确定的是,仍然按照原本的木结构重建的可能性非常的小。

巴黎圣母院不是现代史上第一座受到火灾损害的大教堂。105年前,兰斯主教座堂在191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也被摧毁过,整体屋架被焚毁,部分肋拱坍塌,大量雕塑甚至被烧到炸裂(当时缺少高层灭火能力),但是也都重建起来了。新的屋顶内是当时最先进的钢结构。那时的法国人在修复战争损毁的教堂时,丝毫不吝惜现代材料的使用。其实大部分还是因为按照老做法,太贵了。。。还会着火,所以弃之不用。至于日本唯一的一个所谓“替造”的案例,也只是近代才形成的孤例。

1914年,战火摧残后的兰斯主教座堂(Reims),

三角形的屋顶和木架都不见了,肋拱直接暴露出来

4、灾难后的反思

事实上,巴黎圣母院的大火,应该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因为这不是法兰西的土地上,本世纪第一次有教堂在修缮和维护的过程中,遭受火灾的摧残。

2015年,法国南特市的一座教堂,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故。幸运的是,那座教堂没有巴黎这么高,周围也比较容易让消防车靠近(巴黎圣母院南边有一个公园,是铁栅栏围起来的,消防车无法进入)。

于是甚至连一部分屋架都保存了下来。现在这里也在维修中。

在法国建筑界,可以说所有古建修复建筑师,都知道,这种木质的结构在修复的时候是特别脆弱的。因为要人为引入各种电器和不安全的因素。但是,2015年,就真的在这样的工地着火了。更令人气愤的是,这样的事故居然又发生了一次!

侥幸逃过一劫的巴黎圣母院,此时仍然面临着极大的威胁。上方的肋拱虽然撑住了火灾,但是在火和水的轮番攻击下,结构是否已经受损,还能撑多久,都是未知数。同时消防用水也给教堂内部淋了个透,水患也是可能存在的。

当然,实际上真正保护了圣母院免于更多损毁的,是第一时间就赶到现场的400名消防员!至少,是他们保证了在尖顶结构砸穿肋拱之后,没有在教堂内部蔓延火势;同时还压住了北塔楼的火势,将损失降低到了最低点。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当天晚上11点多,去圣母院视察,并发表了讲话,宣称“我们一定会共同重建起巴黎圣母院”。

哥特式建筑独特的结构的确让巴黎圣母院这次逃过一劫,但是对于法国如何能在如此重要的修缮工程中出现这样低级的事故,希望随后的调查不要无果而终。

重建的技术不存在问题,就看方案怎样设计了。或许建起一个全新的平台,不妨碍外观的同时,说不定还能容纳游客在上面喝个咖啡,蹦个迪什么的呢~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