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下注深圳,还是西安,都是在下注中国国运

2019-04-24 22:45来源:丫丫港股圈

摘要:扎根北上广深,但凡有最后一丝希望,实现人生的阶层晋级,年轻人谁愿意逃离,回到熟人社会的小地方?

扎根北上广深,但凡有最后一丝希望,实现人生的阶层晋级,年轻人谁愿意逃离,回到熟人社会的小地方?

但世界上不可能有绝对的公平,机遇也很讲究时机,上一次全民性的体制红利,还是四十年前,邓公用自己的非凡智慧,给了所有人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那时候,只要你有魄力、勤奋,敢于对命运say,no。即使你曾经暗如尘埃,也终究有机会成功逆袭,上演鲤鱼跃龙门的精彩跨越。

例如,出身江苏农村,两次高考失利,出国留学无望的俞敏洪,一度离死很近的绝望,然而抓住了留学浪潮后,迅速崛起,成为民营教育巨头新东方的掌舵人。

还有最近麻烦多多的宿迁娃刘强东,一度窘迫到靠频繁的兼职,才能维持大学生活,但是敏锐的觉察到电商将是未来二十年,最有潜力的浪潮后,毅然创立了京东商城,成就了今日纳斯达克的传奇;

王健林、褚时健、任正非、冯仑、朱新礼、郭凡生、王梓木………

一众资本大佬,创业传奇,谁不是曾经落魄,被生活逼到墙角,无处动弹?

每二十年一个轮回,如今这些曾经的屌丝,已实现阶层跨越。

但不是每一代人,都能如此幸运,毕竟机遇,一旦错过了,就是永远!

而90后、00后这代年轻人,要想打破阶层束缚:要不出生就比别人起点高,父母那一辈,就已实现阶层晋级。

亦或是只能凭借自己的努力,为下一代创造出生就赢在起跑线上的机遇。

因此,从某角度上看,发展越来越好,机会越来越多的北上广深,很自然就成为了能撑起年轻人的野心的淘金天堂。

1

年轻人最后的希望:

北上广深的陌生人社会

小地方是熟人社会,没有过硬的关系,寸步难行,而大城市是陌生人社会,除了官场、国企看重背景、关系、人脉,其他领域,更唯能力、魄力、执行力。

而在中国的城市体系下,抛开北京作为帝都的政治因素,以及上海国企多如牛毛的体制弊端。

以广深为代表民营经济最发达的超一线,无疑是最适合年轻人奋斗的陌生人社会。

在2018年年末,一场由最高领导人亲自主持的,高规格,超待遇的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上。

最高领导人动情的表示:民营经济必须继续强大,不能弱化,充分肯定民营经济在税收、就业、科技创新等方面的贡献。

此番定调背后折射的是:超过2700万家民营企业,6500万个体户,拥有超过165万亿的注册资本,贡献了50%以上规模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

目前全国就业人口高达7.76亿,城镇就业4.3亿,民营经济容纳了接近3亿人,其中绝大多数集中在深广。

深圳,被誉为民营经济第一城,税收超过8000亿,其中70%是民营经济贡献的,全市1127.36万人业人口中,年轻人占据半壁江山。

就在2012年中国人口增长已经出现刘易斯拐点后,每年净流入深圳的户籍人口,依然高达60万,位居全国第一。

尤其是互联网风口正盛之时,凭借创新型经济的强大优势,深圳吸引了大批有才华、有梦想的年轻人。

就拿造富神话最狠的新媒体领域来说,打破了过去传统媒体高门槛准入的限制,只要你喜欢写作,能给别人提供有价值的内容。即使没有高文凭、缺乏深厚的社会背景,依然有机会能够从社会的最底层,鱼跃龙门,跻身中产阶级,甚至财务自由。

其中让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卢克文工作室》公号的运营者。

因家庭原因,湖南三流中专毕业后,就早早的进入社会摸爬滚打,在流水线上工作过四年,当过塑胶模模具学徒,母亲患绝症时他借遍了认识的网友治病,打工还债还到二十八岁才还清。

这样的人生,如果在小地方,几乎难有出头之日。

然而幸运的是,卢克文兄弟并没有就此沉沦,一蹶不振,相反,他意识到:贫穷已经折磨了二十多年,绝不能再在贫穷的人生中度过一生。

后来用他自己的话形容:“就像条疯狗一样的自学coreldraw,photoshop,pro/e,3dmax,cad,才慢慢混到企划部经理。”

而当新媒体的风口正盛时,卢克文兄弟毅然选择了深圳作为突破口。

如今,不仅彻底摆脱贫困,还几乎实现了财务自由。

2

冰火两重天: 

有人留下,更有人逃离!

如果你爱一个人,你应该让他去深圳,因为深圳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你也应该让他去深圳,因为深圳是地狱。

对于,随时有准备的年轻人而言,深圳就是名副其实的淘金天堂。

但并不是所有的年轻人,都有卢克文兄弟般的坚持。

有人留下,也就有人逃离。

尤其是当他们猛然发现,即使自己月薪上万,面对深圳的高房价,却只能望洋兴叹。

而推高深圳房价的,可能就是年轻人自己。

从经济学角度看,影响房价涨跌最直观的是供求。

试问,每年高达几十万的年轻人成为接盘侠,但深圳却从未摆脱过土地资源匮乏的困境。

人地矛盾如此尖锐,房价岂能不涨。

十年,深圳房价涨了10倍,而工资连50%的涨幅都没有!

想买房又没钱买房的矛盾,日益成为压垮年轻人留下的最后一根稻草。

根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的统计,深圳家庭居民杠杆率已超过100%,而且在近四年中,还处于加速之势。

面对平均房价高达53774元,平均工资却只有9030元,房价收入比高达34.74的现实,买得起房的消费能力已被消耗殆尽,买不起房的,要不租房,或者只能黯然选择离开。

既然超一线容不下肉身,逃离也就成为了年轻人不得不面临的抉择。

大数据显示,逃离一线城市的人群,主要流向了重庆、杭州、成都、厦门、苏州、西安等地。

逃离北上广深人群,流入城市TOP10

到底是什么吸引“逃离北上广人群”流入这些城市?

政策倾斜度、城市发展潜力,房价收入比无疑是三大核心要素。

而这次想重点说的是,虽然不是逃离人群流入最多的城市,但却可能是未来最有潜力爆发的二线城市,一直蛰伏的千年帝都西安。

3

野心勃勃的西安,

一带一路上的“王冠”?

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唐长安的繁华,不仅让文人骚客流连忘返,也是如今的西安,最高光的时刻,当时长安的面积比隋唐洛阳城大1.8倍,比明代南京城大1.9倍,比清代北京城大1.4倍。

宋代以前,先后有十一个王朝、三位流亡皇帝和三位农民起义领袖曾建都西安,历时长达1077年。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拥十三朝帝都余威加持,西安可谓千古一城。

然而当盛唐衰落,经济重心逐渐南移后,千年古都从此陨落,一直到如今,都只能算是二流城市。

但很显然,野心勃勃的西安,并不甘于,就此消失在历史的浩瀚烟海中。

而这一切还得从西安首次晋级为新一线城市说起。

就在2018年1月,第一财经携手新一线城市研究所,依据160个品牌商业数据、17家互联网公司的用户行为数据和数据机构的城市大数据,对中国338个地级以上城市排名,西安晋升新一线城市。

不仅于此,在国家中心城市的激烈角逐中,西安更是一骑绝尘,击败强敌,成为继北京、天津、上海、广州、重庆、成都、武汉、郑州后,第九家国家中心城市。

国家中心城市是中国城镇体系规划设置的最高层级,而在新一轮城镇化的大潮中,国宏观层面的布局 ,显然易见,那就是:

以国家中心城市为引领,以都市圈作为主体平台,以城市群作为主要形态,最终实现区域经济增长和城市化的双重目标。

而本来掉队的西安,跻身国家中心城市,相当于拿到了二次崛起抢跑的入场券。

如果说国家中心城市只是国内城市层级划分的角逐,那么定位更高的国际化大都市,则是中央送给西安的又一份厚礼

在2017年国务院批复通过的《关中天水经济区》文件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把西安建设成为继北京上海之后,第三家国际化大都市。

北京上海、在中国城市的分级体系中,拥有特殊的政治地位。可见最高决策层对西安的历史地位的重视和对现状的不满。

今年举世瞩目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中,在建设国际大都市的定位上,唯有香港和广州获得了如此殊荣。

就连深圳和澳门,都铩羽而归。

也就是说,截止目前,唯有北京、上海、西安、香港、广州五大金刚,在中国城市登顶世界级大都市的角逐中,笑到了最后。

北京是帝都,上海是中国经济现代化的起点,香港一国两制的桥头堡,广州是一线城市,

而西安,一个西北的二流城市,凭什么?

如果说是归因于西北大开发?

这个国家级规划二十年就提出过,那为什么西安最近才崛起,政策的滞后性如此差?

其实无论是国际大都市、还是国家中心城市,西安的定位升级,都离不开《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

关中平原城市群,是继长江中游城市群、哈长城市群、成渝城市群、长江三角洲城市群、中原城市群、北部湾城市群后,国家批复的第7个国家级城市群。

根据国家层面的部署:到2035年西安国家级中心城市,将建成向西开放的战略支点,引领西北地区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军民融合为特色的国家创新高地、传承中华文化的世界级旅游目的地、内陆生态文明建设先行区。

如此高级别的定位,对于身处内地,掉队很久的西安而言,无疑是千年难得的机遇,

何况随着一带一路升级为国家级战略,作为西北唯一的特大城市,是一路连接中亚最佳的支撑点,西安的价值重估之路,或许才刚刚开始。

4

西安崛起,从抢人开始

城市的崛起,国家的兴衰,落到实处,终归要靠人力推动。

在今年1月6日发布的《西安国家中心城市建设实施方案》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西安户籍人口要超过1200万,常住人口超过1500万。

而截止2018年末,西安的常住人口刚刚突破千万大关,为1000.37万人。

换句话说,两年不到,西安的净流入人口要超过500万,才有可能实现既定目标。

也难怪,西安如今最疯狂的,就是:抢人!抢人!抢人!

2018年年初,公安局突然宣布一项惊天计划:在校大学生,仅凭学生证、身份证就能在西安落户。“新政”实施头一天,紧急落户的人数就达到创纪录的8050人。

靠着天雷滚滚的“抢人”作战,西安在2018年前3个月抢入21万人,逼近2017年全年抢入25.7万人的战果。

2018年,西安户籍人口总数净增超75万人,更是艳绝群雄。

而就在今年2月,本就在抢人大战上,拔得头筹的西安继续出击,直接推“无门槛落户”

最低学历放宽到中专,本科毕业生(含)以上落户没有任何年龄限制;

在校大学生(教育部学信网在册人员),无论是大专,本科、硕士,还是博士,只要想将户口迁入本地,不设门槛,几乎是张开怀抱欢迎全国所有大学生;

如果你是专人人才或者技术人才,落户几乎没有任何职称要求;

而在社保落户方面,只要办理过暂住证两年,缴纳社保一年,就可迁入西安落户。

凡是依法注册登记并正常经营的市场主体,其法定代表人、员工和个体经营者可迁入西安落户;

更狠的是,如果目前已经是西安户口,只要是直系亲属(指申请人的配偶、子女、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均可申请投靠落户;

如果说之前买房才能落户,现在只要在西安具有合法固定住所,无论是尚未办理《房屋所有权证》或《不动产权证书》的,只要提供购房合同和购房发票,还是租房,亦或是农村地区拥有宅基地使用证或土地证或村委会出具的宅基地使用证明,都在落户范畴之内;

……

如果将周期拉长到2017年3月1日,户籍新政实施以来,西安新增人口更是一举超过105万。

105万是什么概念?

几乎是一个中等小县城的常住人口规模,也就是说,西安通过三轮史无前例的抢人大战,再造了一个“长安” 。

要知道年轻有为的大学生,不仅是张“行走的房票”,更是推动经济发展的的强大动力。

从消费就业、到恋爱结婚、扶老携幼人口上“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每一个扎根西安的大学生,都为西安带来创造财富和价值的可能。

抢人从长远来看,更是是为了抢夺最后的人口红利,为城市的百年辉煌奠定胜机。

毕竟以西安为代表的“新一线”要想崛起,学不了北京,因为帝都仅有一个,

也极难学上海、广州,通三江、达四海,靠的是地利;

唯一效仿的只有深圳,海纳百川、广聚贤才,可占人和。

而事实上,抢人疯狂如魔的西安,经济也开始上演后来居上的逆袭。

2018年,西安GDP高达8349.86亿元,名义增速为11.78%,在各大城市中位居前列。

而在所有25强城市中,只有8个属于北方城市。分别为北京、天津、青岛、郑州、西安、烟台、济南、大连。

这 8个北方城市里,只有1个位于西北,这就是西安。

而上一次,西安入围GDP20强榜单时,还是在1980年。当时,深圳还只是小渔村,东北还没有堕落到如今扶不起阿斗的地步。

如今的西安,颇有当年深圳崛起的风范。

但不同于深圳对于惠州,东莞强大的辐射带动效应。

而西安的崛起,对周边的城市,却可能是灾难性的挤压

5

西安雄起的背后:

陕北中小城市的噩梦?

短短两年不到,网红西安凭凭借巨大的吸虹效应,广纳全国英才数百万。

而现实是:全国人口增长早已迎来历史性拐点,新生儿出生数持续锐减。

自从2012年开始,中国劳动力年龄人口首次出现绝对数量的减少;

如果按照目前的趋势,到2020年,中国劳动力人口,将累计减少3000万。

意味着,一旦此前的劳动力人口,因为年龄使然,开始大规模退休后,中国劳动力人口,将有可能陷入青黄不接的尴尬中。

如今人口红利已逐步退去的中国,缺人,尤其是户籍人口,不仅仅是西安独有的焦虑, 更是全国绝大多数一二线城市,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那么西安暴增的数百万人,从何而来?

上文中,逃离北上广深;有部分流入西安,但只是一小部分

西安是中国高校数量、大学生数量最多的城市之一,在校大学生人数已经超过了120万人,每年毕业超过30万人!

当然、比例最大的还是,从周边城市吸虹而来。

换句话说,西安的抢人,既有可能是牺牲其他城市的人口为代价。

事实说话:铜川,作为陕西人口最少的地级市,常住人口仅为83.34万人,较上一年度减少了万余人,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71‰,差不多是西安一半的水平了。

而咸阳市因为西咸新区划归西安管理,人口从从2016年的498.66万人减少到2017年度的437.6万人,

陕西第二大城市的渭南,2017年度为538.29万人,较上一年度仅净增了1.13万人。

延安,2017年的常住人口是226.31万人,较上一年度净增1.03万人;

………

更狠的是,居然有超过十个县域的人口,连十万都没有。

甘泉:7.93万人;

宁陕:7.11万;

吴堡县:6.79万,人口下降幅度最大,从前一年的7.94万到2016年末的6.49万人,少了近1.5万人;

太白县:5.19万人;

镇坪县:5.15万人;

黄龙县:4.99万人;

留坝县:4.34万人;

佛坪县:3.02万人;

十个县的常住人口总量仅为62.75万,这比我老家(中部一个五线小县城)的人口都少。

西安对周边城市的挤压可想而知。

然而这可能仅仅是分化的开始,随着“强省会”时代来临,陕西省内对西安政策和资源的倾斜力度,必将加大。

西安,二次崛起,也在蓄势待发。

6

为什么要留在西安?

大都市,小城市,这将是未来中国城市的最终格局。

而对于年轻人而言,衡量一个城市是否值得定居,最核心的无疑是:城市实力靠经济,城市品位靠文化。

先说房价,尽管3月西房价环比飙升20%,但横向对比来看,依然属于价值洼地。

在2018年全国50 城房价收入比排名中,GDP已进入全国20强的西安,仅仅排名32位。

房价收入比,顾名思义,就是房价与收入之比,一般以住房总价与家庭年收入之比来计算。这一指标衡量的是普通居民家庭购房的难度——不吃不喝要多少年才能够买得起一套房。

而西安人,仅仅需要10年就能买得起一套房,怪不得,就在国家统计局发布3月份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后,同样是涨幅超过20%,中央严重警告了呼和浩特(22.8%)、贵阳(20.6%)、丹东(20.2%),却唯独没有点名西安。

房价压力小,对于年轻人而言,无疑是如释重负。

其次看经济潜力:全国第七个国家级新区,西安代管西咸新区。

西咸新区于2014年1月6日成立后,就走上了开挂之路。

国家层面对新区的定位是:把西咸新区建设成为我国向西开放的重要枢纽、西部大开发的新引擎和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的范例!

而事实上,西咸新区已明确提出了打造六大千亿级产业集群:

新能源汽车、智能电力制造、无人机、新材料为主导的先进制造业;

以云计算与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主导的电子信息,以及临空经济、科技研发、文化旅游、总部经济等产业。

在西咸新区的加持下,西安加速从传统经济向新型经济转型,将是大势所趋。

再来看宜居:

近日,美世咨询公司(Mercer Management Consulting)公布了2019年度全球最宜居城市调查结果。

调查报告从全球450个城市中,选出了231个有代表性的城市,构成了最新的生活品质调查榜单。

榜单评估标准包括娱乐、住房、政治和社会环境、个人安全、健康医疗、教育、就业、交通、基建及其他公共服务等方面,以及参考这些城市在建设过程中是否拥有全球化视野、城市设施是否吸引到了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才资源等数据。

而中国共有14座中国城市入选,西安以第145名的成绩入选榜单,在上榜的中国城市中居第10位。

千年之前,因隋唐盛世,长安雄冠全球;

如今,寄托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带一路,或将让西安重焕新机。

7

总结

数百年来,伟大城市崛起的背后,都是让人热血沸腾的国家崛起之路。

法国大革命的一声惊雷,开启了法兰西征服世界的征途,也成就了曾经巴黎的高光。

工业革命的机器喧嚣,造就了日不落的大英帝国,伦敦也一举成为世界金融的中心。

二次世界大战的动荡,让本土未曾被侵扰的美国,强势崛起,开启了美利坚民族雄霸世界的百年岁月,也成就了全球三大世界级湾区,美国独占其二的荣耀。

如今,历史的车轮缓缓转向中国。

无论是以深圳为代表,有望冲击世界经济最巅峰的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带,还是寄托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的一带一路支点西安,他们的崛起,背后折射了:中国正在从东亚大国,向世界强国进军。

无论是海洋经济的较量,还是陆路贸易的角逐,中国都不会错过!

当我们个体的命运,缓缓舒展于这个伟大的时代时,无论是有能力留在深圳,或是被迫逃离超一线,到西安也好,我们就是在押注中国的国运。

而选择西安,虽然并不是我们押注中国国运的最优选项,但作为世界经济增长火车头的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将自身的技术、资金、经验的优势,转化为市场与合作优势,让全球共享中国崛起的红利。

作为桥头堡的西安,自然是受益最大。

所以说,选择西安,就是押注一带一路,就是押注中国共赢的民族特性。

如果一带一路推行不顺畅,那么仅仅靠新经济转型升级,而成就的中国崛起,可能仅仅是独乐,而中国也不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