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巴菲特股东大会,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2019-05-05 12:20来源:投中网

摘要:中国是非常大的市场,我们喜欢大市场。我们在中国的投资已经非常理想了,但可能还是投资的不够。

奥马哈,这座人口仅46.6万的美国中部小城这几天涌入了四万多名外地人士。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人是为了参加举办于5月4日至5月6日(北京时间)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

与往年一样,现年89岁的沃伦·巴菲特和他的多年搭档查理·芒格,是这次大会的主角。巴菲特和芒格分别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董事长和副董事长。伯克希尔·哈撒韦是一家保险和多元化投资集团,在2018年发布的《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这家公司以2421.37亿美元营收排名第10。

在中国,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更多地被称为“巴菲特股东大会”。它还有一个更为形象的称号,取自于美国流行音乐节——“Buffett-palooza”(巴菲特狂欢节)。 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股东赶到奥马哈“朝圣”。今年也不例外。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由于股东大会期间住客数量激增,奥马哈当地酒店价格涨幅超过300%。 

5月4日22:15分(北京时间),巴菲特和芒格共同主持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年度股东大会。长达6个小时的股东问答中,巴菲特显得十分坦诚。当被问到“人生中最重要的是什么?”的时候,巴菲特说,他和芒格能够做不受身体衰老程度限制的工作非常幸运。芒格则相对寡言,更多的时候这位95岁的老人在吃东西。

一直以来,巴菲特被冠以“股神”的称号,他的投资理念曾被称为“投资圣经”。那么,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和芒格传递了哪些新观点,又回应了哪些外界持续关注的问题?

关于苹果公司:已授权750亿美元继续投资

2019年4月初,苹果召开了2019年春季发布会。这次发布会上,苹果并未发布任何硬件,取而代之的是4款服务产品:Apple News+、Apple Card、Apple Arcade和Apple TV。

苹果公司的转变,让市场和投资者有些措手不及。而无论如何,苹果公司一直是巴菲特最青睐的个股。截至去年末,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价值超过400亿美元苹果股票,约占苹果股票总量的5.7%。根据今年伯克希尔·哈撒韦2月公布的致股东信显示,截止去年年底,在公司的15大重仓股中,苹果位居第一。

巴菲特认为,作为苹果的最大持股方,公司对苹果十分满意。但是目前来看,苹果的股票还是太贵了,对外界而言,所看到的是苹果公司的股票一直增涨。但这样的上涨对伯克希尔继续投资是有伤害的。

巴菲特透露,目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在未来3年里授权了750亿美元的投资额度进行对苹果的持续投资,对于苹果服务层面的转型,公司已经在着手研究。

芒格则表示了自己对苹果的支持:“我的家人都拥有苹果产品,持有苹果股票是好事。”此前,芒格曾提到,投资苹果是对错过谷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的一种弥补。

关于亚马逊:投资亚马逊的一定是价值投资者

长期以来,巴菲特都是亚马逊及其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的坚定拥护者,在公开场合,巴菲特从未掩饰自己对亚马逊的肯定,但他从未帮助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购买过亚马逊的股票。因此,当巴菲特投资亚马逊的消息传出时,投资人曾一度表示诧异。

“投资亚马逊”这一行为看似是与巴菲特坚持的价值投资方向相左,甚至被称为是巴菲特价值投资的转换节点。

但是巴菲特本人却对此不以为然,在股东大会上他称:“上个季度,伯克希尔的两位经理人选择投资了亚马逊,它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投资。查理讲,只要是投资都是有价值的,因为你现在投资了一笔价钱,计算的方式都是一样的。我们在做亚马逊的投资时,它是更有价值的。价值投资中的“价值”并不是绝对的低市盈率,而是综合考虑买入股票的各项指标,在进行投资决策前,两位经理人已经看了足够多的股票,将所有的方方面面因素综合起来的后做出的投资决策,完完全全履行了对伯克希尔公司的承诺。”

芒格则补充道:“我和巴菲特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我们相比年轻人没有那么多的弹性,互联网的发展方式很多都是非常极端的,如果你看不见的话,别人就会在旁边催促你。我们投资中一个非常大的失误就是错过了谷歌,杰夫·贝索斯是一个“奇迹创造者”,让我能够原谅自己没有预测到亚马逊的崛起。”

关于卡夫亨氏:投资时付出的钱较多,但收益率很好

食品巨头卡夫亨氏也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重要投资案例之一。2012年,卡夫从现在的亿滋国际公司中分离出来,3年后在3G Capital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促成下与亨氏进行了合并。

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卡夫亨氏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第六大持仓,占投资组合的7.66%,达到3.26亿股,持股比例为26.7%。

不过,这一被伯克希尔·哈撒韦重仓的股票最近却负面消息频传。今年2月,巴菲特曾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当初收购卡夫食品,并将其并入亨氏集团,这一行为出价过高。几天后,卡夫亨氏公告称,因多个核心品牌商誉减值,令公司第四季度业绩转为净亏损126亿美元。此外,卡夫亨氏还披露收到美国证监会对其采购部门调查的传票。这一消息导致多家投行对其下调评级。

在这次股东大会上,巴菲特称,因为卡夫亨氏与负责审计该公司财报的审计公司有争议,因此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财报中并未计入该公司的业绩。“我对此毫不惊讶,因为在过去的几周中,我就知道情况会是这样。卡夫亨氏未能在3月1日前后提交10-K报告,这种情况极不正常。这意味着,尽管我们获得了每股130美元的股息,但我们没有计入收益,因为这是一种股权投资。”

巴菲特还重申了他之前在接受采访时的发言,即公司和3G Capital收购卡夫的价格太高。他还补充说,他们在2013年并未高价收购亨氏股权。

不过,巴菲特亦称:“其实卡夫亨氏运作方面还是比较好的,我们付了500亿,但我们还会赚到相应的钱。任何的投资如果付的钱太多的话,可能会说这是买了太差的项目,但是运作得好才是最重要的,廉价购买不好的业务,我们不会这样做的,我们购买优秀的企业多付一点钱也是愿意的,卡夫亨氏这个项目我们就是这样做的。“

关于5G投资:世界正在巨变,但是钱必须放在正确的地方

5G投资作为近两年投资圈的热门行业已经多次被中国投资家所提及,对于5G投资,巴菲特和芒格也有自己的看法。

巴菲特表示:“世界正在发生巨变,这是肯定的,50年以前跟现在完全不一样。以前我们买纺织公司或是百货公司,或是制鞋公司,这些都是我们的基础行业,但我们也会进行相应调整,有一些非常好的企业已经在我们手下,我们也不希望再摧毁今天世界上的一些好定律,这是理想的状况。但是为了应对变化,你必须要做相应的调整,我们现在欢迎有更多变革,我们的这些经理人也是如此。但有些钱必须放在正确的地方。”巴菲特还称,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子公司将会开发包括5G在内的任何一个涉及科技发展方面的行业。

芒格说自己对5G并不是十分了解,但对中国有着一定了解:“我们曾经也在中国购买了一些我们希望得到的产品,当然大家都是如此,是不是?每个人都在向中国购买。”

关于中国:在中国的投资已经很理想,但还不够

在这次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和芒格不可避免地谈到了中国市场。一位来自中国的股东介绍:“上个礼拜中国已经宣布12条开放金融界的规则,这些测量的标准能够允许更多的投资进入中国金融市场,确保我们的政策能够对外国的投资是一致的,和国内的投资者的投资规则是一样的。”他希望知道,在这个背景下,伯克希尔·哈撒韦是否有计划在中国开始设立公司?

对此,芒格称:“现在我们所有的东西都部署在了中国,这些政策出台之前我们就已经在中国投资。”

巴菲特则表示:“中国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我们也喜欢大市场。而且对我们来讲,如果两国之间能够合作愉快或者相处愉快的话就更好,我们在中国的投资已经非常理想了,但可能还是投资得不够。”

关于继承人:让Greg和Ajit上台回答问题是个好主意

除了对外投资,巴菲特和芒格也回答了不少关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相关问题。比如,接班人。巴菲特坦言,这也是他在考虑的一件重要的事。

去年1月10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布,任命伯克希尔能源公司董事长兼CEO Greg Abel和伯克希尔保险集团的Ajit Jain 为公司董事会副主席,两人分别负责非保险业务和保险业务,董事会人数由12人增加至14人。这一举措被视为确定传位人选的最新一步。

巴菲特说:“我们也考虑把他们带到台上,我们4个人坐在这里接受提问。这个形式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因为我怕我和查理在他们俩面前太寒酸,这两个人长得实在太好看了。作为运营经理,他们充分的理解了我们的任务,并且取得了非常好的成就。只是他们上台可能不会回答关于投资的问题,毕竟伯克希尔并非一家投资顾问公司。”

芒格说:“伯克希尔是一家没被官僚程序所左右的公司,我们在总部的办事效率非常高,规避了冗长的官僚系统导致的错误决定,这也让我们显得与众不同,我们认为这是行之有效的。我们并不会把我们的每一个决定都公之于众。”

关于股票回购:持有的现金规模并不决定公司回购股票的意愿

根据2019年2月发布的致股东信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112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其他现金等价物,超过去年第三季度末的1036亿美元。

面对账上的大笔现金,在信中巴菲特称:“未来几年,我们希望将大量过剩流动性转移到伯克希尔永久拥有的业务上。然而眼下的前景并不乐观:拥有良好长期前景的企业股价都高得离谱。”

去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回购了约13亿美元的自家公司股票。在4月份接受《金融时报》的采访中,巴菲特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司可能回购高达1000亿美元的公司股票。

在股东大会上,回购股票成为被股东多次提及的问题。对此,巴菲特表示:“我们是不是有1000亿(美元)甚至2000亿(美元),在我们怎么去做回购股票的策略上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他称,将会在股票价格低于内在价值保守估值时回购股票,希望确保回购股票可以使多数股东受益。如果公司的股价低于内在价值,其将毫不犹豫地拿出1000亿美元进行回购。“我们当然不会在短期内买这么多,但我们肯定会运用手上的这1000亿的现金去做一些事情。”

巴菲特还提到了公司的B级普通股,他说,B级普通股目前占公司市值的大多数,并且成交量也更大。“如果决定回购250亿美元、500亿美元、甚至是1000亿美元的公司股票,绝大多数资金肯定会去回购B级普通股。”不过芒格则玩笑表示:“不管购买A股还是B股我们其实都不在乎。”

关于标普500:只用持股做比较,我们的表现肯定比他们差

4月30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巴菲特曾表示他的投资策略很难打败标普500指数的表现。

事实上,长期以来,巴菲特一直坦率地表示伯克希尔·哈撒韦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跑赢标普500指数。大多数人不知道如何挑选股票,巴菲特称想做长期投资的人购买标普基金的股票是可以赚钱的。

“标普500指数”是记录美国500家上市公司的一个股票指数。这个股票指数由标准普尔公司创建并维护,它曾被称为是美国股市健康的关键指标。

在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再度提及了标普500。他表示:“如果只是用持股和标普500来做的话,我们的表现肯定比他们要差,因为我们要交企业税,这个方面不仅是21%,还会有一些州的所得税要交,我们的股息税也会拖我们的后腿,大概是10.5%-13%左右。柏克希尔作为一个企业,在这方面和标普指数基金相比是有劣势的,因为他们不交税,所以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真的会比标普500指数基金表现更好,但是我们对待股东的钱会像对待自己的钱一样负责,也会把我们的财富和我们运营的生意连在一起。我们对任何事情都要有预知能力,不能简单地去把一些价值进行损坏。未来我们的表现可能不够预期,比如五到十年的时间当中市场不够强健,但是也有可能表现超过预期,这些都是难以预测的。”

彩蛋:投资与人性

在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和芒格两位老人密集地回答了多个问题,这当中既包括投资理念,也包括投资手法。在整个问答中,有来自意想不到年龄段的提问者。

其中一位提问者,是一名9岁的小朋友,他说自己已经是第三次来到股东大会。对于他的年纪,巴菲特开玩笑说:“那你现在应该已经财富自由了吧?”

他的问题是,关于是否应多投资一些具备护城河的高科技企业。巴菲特和芒格告诉他,我们不会参与自己看不懂的投资,会雇佣看的懂的人去做。

而另一位来自中国11岁小朋友则提出了关于投资与人性的深刻问题。他说:“巴菲特先生当时提到,你年纪越大,你越来越理解人性。你能不能在这方面给我们讲一讲你到底学到了什么,你觉得人性的这些差异怎么能帮助你做更好的投资?”

巴菲特表示:“这个问题应该芒格回答更合适,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我的身体状况已经大不如前了,如果现在让我去考美国的SAT,可能没办法拿到我当时20岁时的成绩,这会是让我非常难堪的一件事情。但我们需要理解,这是人类必然会经历的行为阶段,人老了意味着我们有了更多的阅历,具备解读人性的能力,这些知识不是从书本上得来的,而是通过经历获取的。我们并不是人类行为方面的专家,只是因为我现在对人性行为有着比以前更敏锐的观察。”

芒格则套用刚刚去世的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一句话回答:“看看什么是行之有效的,然后去行动吧。”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