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99的11家互联网公司,现在怎么样?

2019-05-07 09:11来源:锌刻度

摘要:生于1999年的互联网公司已到加冠之年,有的昙花一现,有的扶摇直上,有的风光不再,有的华丽转身,还有的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唯独阿里巴巴一枝独秀。

1999年是一个神奇的年度,互联网的嫩芽在春风中含苞待放。

  • 那一年,中国网民人数突破890万人,位列世界第八。

  • 那一年,72小时网络生存实验成为舆论焦点。

  • 那一年,马化腾推出QQ的前身 OICQ,聊天不再依靠伊妹儿。

  • 那一年,搜狐张朝阳成为胡润富豪榜唯一的互联网大佬,风光无限好。

  • 那一年,刘强东怀揣梦想在“京东多媒体”柜台前制作VCD。

  • 那一年,丁磊预言未来将出现语音输入、便携设备。

  • 那一年,李彦宏于圣诞节离别硅谷回京欲大干一场。

  • 那一年,马云创立了阿里巴巴。

  • 那一年,李国庆创立了当当。

  • 那一年,陈天桥创立了盛大。

  • ……

生于1999年的互联网公司已到加冠之年,有的昙花一现,有的扶摇直上,有的风光不再,有的华丽转身,还有的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唯独阿里巴巴一枝独秀。

同一起跑线 名声有高下

1999年,阿里巴巴、中华网、当当、携程、盛大、易趣、天涯社区、ChinaRen、8848、红袖添香、亿唐网,这11家互联网公司站于同一起跑线。

生于1999年的互联网公司

朋友圈、微博流传一个广为人知的视频,视频拍摄于1999年2月20日西湖边湖畔花园16幢1单元202室,马云矗立于阿里巴巴十八罗汉中央,滔滔不绝地描绘着阿里巴巴的未来:“我们所有的竞争对手不在中国,而在美国的硅谷。”

马云向阿里巴巴十八罗汉激情演讲

无数网友感叹若能早听到这番演讲,早就跟着马云干、登上人生巅峰了,假如时间能倒流,又不开上帝视角,真会选择阿里巴巴的马云吗?

将时针拨回1999年,这一年诞生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名声并不是最大的。

风头最劲的为中华网,也是第一只中概股,掀起中国互联网公司持续20年的赴美上市浪潮,而更早创业的新浪、网易与搜狐都是2000年4-7月上市。

名气最大的为8848,8848为中国最早电商网站,由电商领域“开山祖师”王峻涛创办,当时的网络地位宛如后来的淘宝网。

手头最阔绰的为亿唐网,初入美国端盘子、卖鞋子唐海松出人头地后回国创业,拉来5000万美元天价融资。

至于陈天桥的盛大、梁建章的携程、李国庆的当当,邢明的天涯……当年名声不显。

生于1999年的互联网公司,既要相互竞争,又要同互联网赛道上更早创业公司竞争,激烈、残酷不言而喻,最终纷纷止步了创业四大难关。

难关1:被收购交出命运主动权

多数互联网公司要面对一个诱惑的选择,是接受大公司递来的橄榄枝从此过上“上面有人”的生活,还是继续披荆斩棘。

在初创期,ChinaRen创始人周云帆、易趣创始人邵亦波选择了接受大公司递来的橄榄枝,前者将公司卖予搜狐,后者将易趣卖予美国eBay。

ChinaRen在搜狐手中并未发扬光大,反而日落西山最终被关闭,而周云帆进入搜狐后失落感扑面而来,内心的躁动不是钱能解决的,其于2002年3月离开搜狐,再度创业成立空中网,专注彩信业务,并于2004年纳斯达克上市,如今的空中网已转型为网络游戏研发商和运营商,且于2017年完成私有化退市。

易趣归属eBay后,马云趁机创办了淘宝涉足C2C,双方展开正面厮杀,2005年易趣败下阵来,让出C2C龙头宝座,从此淘宝成为电商的“旗帜”飘扬于互联网天空,而易趣如今犹在但已边缘化了。

至于邵亦波,2003年卖了公司之后没过多久就举家搬去美国硅谷,3年之后离开eBay加入经纬美国,从事创投工作。

中间之人为邵亦波

ChinaRen与易趣失败归根结底于失去灵魂人物。

拿破仑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一头雄狮率领着的一群绵羊,会战胜一只绵羊率领的一群狮子。”

互联网公司缺失了指挥棒就如一盘散沙,几番折腾就会退出赛道这也不足为奇。

这点腾讯就做得很棒,侧重股权投资,不干涉被收购公司的日常运营与方向,只要整体适应腾讯生态体系即可。

譬如2007年红袖添香就被盛大文学收购,后者又被腾讯旗下阅文集团收购,日子过得逍遥,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依然为文学网站的主要玩家之一。

难关2:战略失误导致全盘皆输

创业最怕的是什么?必须是战略失误。战术失误不伤筋动骨,战略失误则可能导致全盘皆输,碰到一流的想法、二流的战略、三流的执行那就没戏了。

2003年盛大凭借《传奇》游戏达到人生巅峰,净利率高达43.13%,这个净利率水平即使今日也超过A股3000多家上市公司,仅次于贵州茅台(47.81%)和长江电力(45.88%),可与互联网三巨头BAT盈利能力一决高下。

陈天桥在接受采访时感叹过:“我用两年时间,赚到了我认为可以用最奢侈的生活过一辈子都够了的钱,用4年时间,成为了中国首富,但是我花了15年才艰难地学会了如何花钱。”

昔日中国首富陈天桥

2005年富得流油的盛大开启了战略转型之路,试图由网游公司转为家庭数字娱乐公司,重点为盛大盒子,寄望将新闻、游戏、电影、电视、网络小说等娱乐项目集合一体,从而独掌互联网入口

如今电视盒子很为常见,可当时却是在无人区试水,终被监管层叫停成为先烈,后又谋划转为泛娱乐公司,成立了盛大文学、收购了酷6网……

显然盛大低估了泛娱乐战略的烧钱速度,游戏收入赚的钱都快覆盖不了新业务的开拓成本,特别是酷6网与优酷等头部视频网站的博弈已白热化。

独木难支的盛大放弃了竞争,酷6网退出一线领域逐渐边缘化,至于尝试盛大手机、盛大电子书等都不了了之。

2010年陈天桥因身体原因退出盛大后,盛大每况愈下,更是错失手游时代先机,等盛大再发力时,市场已是腾讯和网易的天下了。

中华网、亿唐网、天涯社区也是此类。

譬如天涯社区就是论坛时代的“微博”,而等到真正的微博(2009年8月)诞生后,地位急转直下、流量惨遭流失。

更糟的是移动互联网兴起,天涯社区一成不变的论坛设计体验再遭抛弃,错失了流量重分配的机会,而天涯社区的重心也变成尝试游戏、区块链等新业务探索。

邢明曾在接受采访时感慨:“假如我把这些精力、资金、资源围绕原创内容社区展开,包括用户体验维护、产品提升、移动端转型等,天涯肯定不是现在这样。”

未坚持主业、未深耕主业、摊子铺得太大、烧钱速度过快,这是所有创业者的大忌,一旦触犯轻者掉队,重则消亡。

难关3:格局狭隘误终身

人生如梦、月华流转,除了痴男怨女的情眸亘古不变,还有道不尽的格局狭隘。

李国庆的当当抵住了收购的诱惑,也坚守了电商主业未盲目多元化,也曾风光一时好,为何最终还是掉队了呢?

究其原因为格局狭隘

2011年1月,李国庆迎来人生巅峰,顶着“B2C第一股”光环、2010年12月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当当股价创下35.65美元的历史纪录,对应市值27.77亿美元,李国庆夫妇持有13.89亿美元,远远多于2004年憧憬的三四亿美元。

当当股价曾创下35.65美元的历史纪录。

然而好景不长,2012年8月15日刘强东打响行业价格战,竞争对手纷纷应战,李国庆却隔空喊话完全不认同价格战:“你的资金最多只能撑到8、10月!”

一叶障目,令李国庆未看清京东的真实意图,价格战其实就打了5天,京东赚足了眼球与流量,敲响了当当的丧钟。

当当不是没有翻本机会,2013年百度、2014年腾讯先后提出入股,两次合作失败的关键都是股权问题,因为李国庆舍不得控制权。

譬如腾讯要求占股33%,而李国庆只愿意给25%,于是腾讯转身就与京东一拍而合,并附送了拍拍网、易迅网。

到了2016年,京东图书市场份额超越当当,位居行业第一,须知图书为当当的核心业务,而对京东来说却是无关轻重的小业务。

恋权,令李国庆丧失了雄心壮志,与机遇失之交臂。

创立当当20年后,李国庆不得不被迫离开:“在经历过无数人生巅峰之后,步入互联网的中场战事,我决定又一次启程,去再度追梦。”

当当大权由其太太俞渝独掌

王峻涛创办的8848也是大股东格局狭隘,内部倾轧迫使其离开,从而令8848走向衰弱,仅一年多公司就销声匿迹了,8848如同划过夜晚静谧天空的流星,耀眼却又一闪而过。

难关4:来自巨头的跨界竞争

携程平稳渡过前三关,却又面临赛道上巨头的跨界打击。

2007年携程就成为在线旅游市场的“一哥”,长期雄踞该宝座,却无法成为互联网赛道上的巨头之一,究其原因为常年与巨头掰手腕消耗了大量精力与资源。

携程创业四君子之一梁建章

此前,携程最大的竞争对手为去哪儿网,后者投靠百度后与之分庭抗礼,艺龙也奋起直追,三方拼力厮杀,携程的营业收入增速也被迫放慢,2012年更是五年内首次跌破20%。

早已离开的梁建章不得不回归携程,对内整顿风气、对外主动出击。

经过3年艰辛博弈迎来了胜利曙光,携程从百度手中收购去哪儿网,百度成为携程第一大股东,又成功投资艺龙,后者不久与同程合并后,携程一跃成为同程艺龙第二大股东,仅次于腾讯,也与腾讯结了善缘。

原本以为可松一口气了,没曾想阿里巴巴重点打造、扶持飞猪。

与之前模仿自己商业模式的的对不同,飞猪玩的是平台模式,背靠互联网流量入口,成长速度很快、创新迭代很快。

譬如已跃升为行业第二的飞猪,不断挖掘在线旅游市场的潜力,推出了针对出境游客的“全球购”,瞄准的是旅游导购市场,试图将该业务做到千亿级规模,从而谋求弯道超车。

而百度的重心不再是在线旅游市场,与携程的关系主要体现在股权上,好处是携程保持了独立性、自主性,弊端为百度提供的支持不会超预期。

最终携程还是没有摆脱与巨头博弈的局面。

互联网细分领域“一哥”再进取一步,就能成为互联网头部玩家,可多少公司都止步于此,令人惋惜。

可换个角度看,携程又比生于1999年的另外9家公司成功得多,仅次于阿里巴巴。

在正确的道路上砥砺前行

阿里巴巴的成功之路世人皆晓:先做B2B(阿里巴巴网站),后做C2C(淘宝网),再做B2C(天猫),一直坚守电商主业、深耕电商主业。

战略转型对内选择的是金融科技领域,对外选择的是生态体系建设。

支付宝起初为自家消费者服务,后演变为金融行业颠覆者的蚂蚁金服,蚂蚁金服也成为估值上万亿元人民币的超级独角兽。

通过一系列股权投资、流量开放、内容互联等操作,构建了庞大的阿里巴巴帝国,形成了商业模式的闭环。

当然,其也经历了跨界而来的竞争,最终筚路蓝缕铸就了今日的辉煌,与百度、腾讯、京东并称为BATJ,为互联网赛道上第一梯队,这其中京东诞生于1998年6月、腾讯诞生于1998年11月、百度诞生于2000年1月。

马云成功封神,化身为网民的精神偶像,阿里巴巴也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

当然,要想成为伟大的公司,仅仅着眼于一亩三分地是不行的,还需承担社会责任与创新责任,马云的阿里巴巴都做到了。

2010年起,马云将阿里巴巴营业收入的0.3%用于公益活动。

于是“马云乡村教师计划”为优秀乡村教师提供奖金资助,鼓励更多乡村教师坚守希望;“蚂蚁森林”让梭梭树扎根阿拉善荒漠,防风固沙为生态环境改良做出贡献;“团圆系统”为失踪孩子指明回家之路;“魔豆妈妈”帮组困难女性脱贫……

一名阿里巴巴内部人士接受锌刻度记者采访时表示:

“未来阿里巴巴的目标是到2036年,我们要服务20亿消费者。中国现在14亿人口,不可能到2036年生出20亿人来,所以我们必须全球化——阿里巴巴应该是全国第一家同时推出中文和英文版本的互联网公司,1999年中英文版本同时上线。到2036年,我们要创造1亿就业机会,为1000万家企业带来盈利。“

栉风沐雨二十年:荣耀与磨难并存

20年后,昔日互联网逐梦人各有归宿。

  • 2018年9月10日上午9点10分,马云正式宣布急流勇退,将阿里巴巴托付于张勇,投身教育与公益。

  • 陈天桥改信佛陀,盛大借壳世纪华通上市已获得批准。

  • 王峻涛在微博为自家6688商城代言,吆喝着农副产品。

  • 邵亦波淡出经纬中国,专心经营慈善基金。

  • 李国庆重新创业,方向为区块链。

  • 梁建章稳守携程。

  • 邢明押注区块链。

  • 周云帆已成科学技术部信息中心主任。

  • ……

20年,一名婴儿长大成人,而对互联网公司来说绝大多数活不过20年,

互联网每个细分领域都曾涌现成千上万家公司,成功率不足千分之一,譬如团购兴起时,高峰期有超过5000家公司,如今成功的也就是二三家。

生于1999年的又何止11家互联网公司,但经过历史洗涤尚能追忆的就只剩下它们,而经过了荣耀与磨难,化茧成蝶也就阿里巴巴,可见互联网创业之艰辛与坎坷。

搜狐20岁时,张朝阳总结了互联网公司生存经验:

一,管理好董事会,保证你在CEO的位置上;

二,不要进行过多的战略重组,很多公司都是被兼并收购毁掉的;

三,保证现金流,不要让公司陷入没钱的困境;

四,商业模式上不要盲目追风口,判断业务要从基本面出发。

上述感悟,值得每个互联网公司谨记,从而最大程度避开创业难关,迈向成功。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