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四大家族之更新换代:联姻、权斗与合纵连横

2019-06-10 00:14来源:最爱历史

摘要:时代的烟云即将剧烈冲击他的故乡,而南方的香港,则将成为家族的避风港。

在一手创立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恒基李家之后,5月28日,91岁的恒基地产主席李兆基(1928-)宣布正式退休,并由长子李家杰接管内地业务,次子李家诚则接管香港业务。

这也是香港四大豪门家族中、最后一位第一代掌门人退休,早在此前,四大家族中的郭得胜、郑裕彤已分别于1990年和2016年去世,李嘉诚则在2018年宣布退休,至此,香港富豪“四大天王”时代正式落幕。

▲李兆基(中)于股东大会上宣布退任,儿子李家杰(右)和李家诚(左)同日接棒

1

1948年,在国共内战的炮火隆隆声中,20岁的广东顺德人李兆基怀揣着1000元只身来到香港,开始经营黄金和货币兑换业务。

作为一个从6岁就开始在家里金铺学习做生意的商业天才,富二代李兆基在时代的风声中意识到,时代的烟云即将剧烈冲击他的故乡,而南方的香港,则将成为家族的避风港。

因此,他怀揣着1000元南下香江探路,日后,这1000元将演变成为一个拥有6个上市公司、市值高达5000多亿元港币的商业帝国。

在解放军不断南下推进的炮火中,香港作为内地人南下的落脚点和中转站,人口开始急剧膨胀,这也使得香港的外汇兑换和黄金买卖生意日渐火爆,在这里,李兆基和一个来自广州番禺的商人、日后成为澳门四大家族之一的何家何贤一起合作,在黄金买卖中大赚了一笔,从而为李兆基家族的起步奠定了坚实基础。

而他的生意伙伴何贤,日后生下的第12个孩子,叫何.厚.铧。

▲李兆基与澳门四大家族的何家何贤(讲话者)很早就有合作

早在李兆基南下香港经商前九年,1939年,逃避战乱的广东潮州人李嘉诚就与父母一起来到香港,投靠在了舅父、钟表大王庄静庵家里;而在国共内战期间,广东中山人郭得胜也移居到了香港,与李兆基同为广东顺德老乡的郑裕彤,则在岳父周至元的派遣下,在1946年怀揣2万元现金和24两黄金,来到香港开起了一家名为周大福金行的分店。

1950年,年仅22岁的李嘉诚开始创办长江塑胶厂,郑裕彤则继承岳父衣钵从经营黄金买卖起家,李兆基也在外汇买卖和黄金业务中开始了香港事业——与其他三位多少有点家族背景的商业巨子不同,完全白手起家的郭得胜则从经营批发商行、独家代理日本“YKK”拉链厂经销权赚到了第一桶金。

日后,李嘉诚、郑裕彤、李兆基、郭得胜,将成长为左右半个香港经济的本港四大家族企业的创始人。

1842年香港开埠后,港英政府在治理香港过程中,碍于语言不通、不晓民俗等各种原因,因此在治理香港过程中逐步扶持起了一批香港本土华人世家,然而随着抗战和国.共内战的接连动荡,到1940年代末,香港本土世家逐渐没落,而以船王包玉刚,以及经营建筑、酒店、能源等多个行业起家的英籍香港犹太人家族嘉道理家族为代表,香港新的豪门家族开始不断涌现,而在1940年代后崛起的顶级豪门,则是在1949年后凭借经营地产起家、日后跃居香港四大顶级豪门家族的李嘉诚、郑裕彤、郭得胜和李兆基。

随着1949年新中国的建立,在国.共内战中搬迁的大陆人士开始蜂拥进入香港,从1950年至1980年,香港人口以十年100万的速度狂飙猛进,并从1950年代初期的200万飙涨至1980年的500万人。

面对香港人口的剧增和高速增长的住房需求,祖籍广州番禺、生于香港的霍英东(1923-2006)开始最早经营房地产,年轻时,霍英东曾经做过货船上的烧煤工、糖厂学徒、修建机场的苦力,还开过小杂货店,1940年代,霍英东转而从事海上驳运业务,开始了创业生涯。

到1950年代,贫寒出身的霍英东已经拥有了60多家企业,雇有超过10万名员工,而当时香港的人口不过才200万人,也就是说,当时每20位香港人中,就有一个是霍英东家族的员工。

▲霍英东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面对众多国家对新中国的物资封锁,霍英东开始利用自己的运输产业便利,为大陆偷运各种急需物资,支援新中国建设,随着自己的产业越做越大,看到香港的人口激增和工商业不断壮大,审时度势的霍英东随后创立了立信置业有限公司,开始经营房地产,在香港,霍英东旗下公司首创了分层预售“楼花”和分期付款的经营方式,对此后香港和内地的房地产行业影响深远。

仅1955-1957年,霍英东就通过“卖楼花”引领地产狂潮,在当时狂赚了2000多万元港币,在1950年代的中英商人当中,有霍英东如此家财的富豪屈指可数,然而面对霍英东若隐若现的红色背景,港英当局开始处处刁难霍英东,并不断放风表示港府要将霍英东“递解出境”,以致于香港各界都不敢买霍英东出售的楼盘、商铺和写字楼。

在此情况下,霍英东不得不忍痛退出香港的房地产行业,但先知先觉的霍英东多次发表公开谈话说,香港的房地产一定大有可为,大家一定要把握机会。

有红色背景的霍英东在港英政府的迫害下,不得不忍痛放弃在香港的房地产业务,这也为后来香港四大家族的崛起,提供了直接便利。

在看到霍英东的成功案例后,1952年,倚靠岳父的周大福金行发家的商业天才郑裕彤,就敏锐地在香港跑马地盖起了蓝塘别墅;到1958年,经营金融业务起家的李兆基与经营实业发家的郭得胜等人一起,也联合创立了永业有限公司,开始经营拆楼和小楼盘生意,这也就是后来于1972年上市的新鸿基地产的前身,这个当初不起眼的永业公司,日后,将成就香港四大家族中的郭得胜和李兆基两大家族。

同样是在1958年,这一年,凭借着经营塑胶厂起家的李嘉诚,在岳父、钟表大王庄静庵的支持下,也在香港北角建起了第一幢工业大厦,正式进军房地产市场——在香港人口暴涨的时代风口前,郑裕彤、郭得胜、李兆基和李嘉诚,这四位日后香港四大顶级家族的创始人,无一例外地从各个行业华丽转身,敏锐地进军房地产行业,并以此建立起各自的商业帝国。

▲香港四大家族之:郭氏家族长子郭炳湘、李嘉诚、李兆基、郑裕彤

2

也就是在李兆基和郭得胜联合创立永业公司的第二年,1959年,4岁的广西玉林人张子强,跟随着父亲一起从大陆偷渡到了香港谋生。

由于194.9年后大.陆的政.治.动.荡,从1949年后,数百万大陆人从海陆两地蜂拥进入香港谋生,张子强后来回忆说,他跟着父亲逃到香港后,当时父亲两手空空,也没有一技之长,无奈之下只能凭着一点中草药知识,在香港油麻地开了一间小小的“凉茶铺”维持全家生计,由于谋生艰难,张子强的父亲脾气很差,经常动不动就打张子强,这也让张子强变得日益叛逆和暴戾。

1950年代的香港油麻地,仍然是海边的荒地,当时很多建筑都是大陆人盖起来的棚户区,而住在油麻地这里的不是穷人就是三教九流之辈,黑社会的火拼更是家常便饭,也就是在这里,1971年,年仅16岁的张子强就第一次走进了监狱,而在日后,作为在香港无数底层挣扎的盲流之一,他也将向香港四大家族发起最为彪悍的冲击。

但出身富二代的李兆基与张子强们生活的是两个世界,就在几岁的张子强还在从大陆偷渡到香港的惊魂甫定中,李兆基与郭得胜、郑裕彤、李嘉诚们一起,开始了自己人生中最为辉煌的地产事业。

对于自己为什么选择房地产作为主业经营,李兆基后来回忆说:“我七八岁时已常到父亲的铺头吃饭,自小对生意已耳濡目染,后来在银庄工作,令我深深体会到无论法币、伪币、金元券等,都可随着政治的变迁,在一夜之间变成废纸,令我领悟到持有实物才是保值的最佳办法。”

▲李兆基

在1958年与郭得胜等人创立永业公司后,李兆基等人在学习霍英东的基础上,推出了“分层出售、十年分期付款”的方式,一改过去香港物业大多是整栋出售的销售模式,直接面向广大中下层市民销售,这使得李兆基和郭得胜等人的楼盘很快销售一空,在创新的商业模式下,永业公司迅速发展,并于1963年改组成为“新鸿基企业有限公司”,期间,拥有新鸿基40%股份的郭得胜出任集团主席,年纪最小、拥有30%股份的李兆基则出任副主席兼总经理。

成功的商人,总是时代先机的持续捕捉者。

1967年,在内地发生文化大革命的背景下,香港也发生了左派暴动,这就是后来史称的“六七暴动”。李兆基说,当时香港有的地方一度整条街都是炸弹,很多有钱人认为香港不够稳定,于是蜂拥移民离开香港,这就使得香港的房地产出现了疯狂暴跌,有的地产楼价当时甚至跌到只剩下此前的一两成、两三成价格。

出于对香港前景的坚定看好,李兆基与郭得胜、李嘉诚、郑裕彤等人毫无例外地干起了同一件事:操底买楼、买地。

在六七暴动之后,香港房地产又先后经历了1970年代的股灾和两次全球石油危机打击,和1980年代初中英谈判关于香港回归导致移民潮,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等系列高低潮交替时期,在每次行业的低迷时期,李兆基和香港其他三大家族一起,都不断地坚定看多香港房地产,从而为香港四大家族的崛起奠定了基础。

到1972年,李兆基与郭得胜等人合伙的新鸿基地产正式上市,同年,李兆基离开新鸿基另行组建永泰建业公司并于1973年上市,这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李兆基家族恒基兆业公司的前身和由来。

对于自己长期看多香港的战略,李兆基说:“香港为世界贸易之枢纽,亦为国际金融中心,向属工商重镇,旅游购物胜地,因其具有经济潜力,足够之工源,低廉之税率,及汇兑之自由,凡此皆足以做成其优越地位。万商云集,人口荟萃,加上战后人口急剧膨胀,市区可供发展土地日形短缺,地产业将必璀璨,楼宇价格,长远着眼,应予看好。”

尽管道理浅显,但在1949年后的历次政治动荡中,能坚定看多香港、并长期坚持下来的人却不多,而留存到最后的那些商业巨子,也即将成为影响香港的显赫家族的创始人。

3

但简单的实业经营仍有风险,为了实现基业长青,香港的豪门家族也在崛起的过程中,开始了不断的合纵连横。

在被港英政府高压、被迫中断在香港的房地产事业后,香港海运大王霍英东开始转战澳门,1962年,霍英东与何鸿燊、叶汉及叶德利等人一起,联合成立了后来垄断澳门博彩市场长达50多年之久的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这也是何鸿燊后来成为澳门“赌王”的发迹先河。

霍英东进军澳门,何鸿燊就转而进军香港。通过与霍英东、郑裕彤家族合作,何鸿燊在香港成立了信德船务公司,这也是后来“赌王”在香港的重要产业、信德集团的前身。

看到豪门家族强强联合的硕果之后,1970年,以珠宝起家的郑裕彤与香港恒生银行创办人何善衡、新鸿基地产创办人郭得胜等人一起,合伙创办了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而新世界公司,正是日后郑裕彤家族得以进入香港顶尖豪门的关键实业,而早在联合成立新世界地产公司前,郑裕彤还与来自广东潮汕的林百欣家族一起,买入了亚洲电视大部分股权,从而与无线电视形成两强之势,控制了香港的影视市场。

就在这种豪门家族不断合作纵横之外,原本倚靠地产发家的香港四大家族的产业触手也不断延伸,以李兆基为例,在从金融和地产行业发家后,李兆基不仅在1980年代进军内地房地产业务,先后开发了广州的中国大酒店、北京恒基中心等项目,而且还启动多元化战略,先后收购了中华煤气、香港小轮以及美丽华酒店集团的控股权,并把事业拓展向海外,在新加坡、加拿大等地参与投资。

在历年的发展中,李兆基的家族产业逐渐囊括了6家上市公司,这就是中华煤气、港华燃气、美丽华酒店、香港小轮、恒基发展和恒基地产,6家公司横跨地产、能源、酒店、交通及零售等产业,到2017年,总市值已高达5100多亿港币。

而在香港早期的说法中,是说“控制香港的不是政府,而是马会和汇丰银行。”但随着香港四大家族的发展,以及各个家族间彼此合纵连横的不断加深,香港的经济也逐渐被六大地产企业所控制。

对此,曾经担任新鸿基地产创办人郭德胜私人助理的潘慧娴说,这六大企业,分别是长实系的李嘉诚家族,新鸿基的郭得胜家族,恒基地产的李兆基家族,掌管新世界集团的郑裕彤家族,以及船王包玉刚家族和英籍犹太人嘉道理家族。

潘慧娴指出,现如今以香港四大家族为首,加上包玉刚家族和嘉道理家族等众多香港豪门一起,已经控制了香港从地产到能源、交通运输、百货、金融等方方面面的业务。以香港的电力供应为例,其掌控在李嘉诚家族旗下的香港电灯公司,而香港最大的巴士公司九龙巴士、背后控股人则是郭得胜家族,而香港的影视业则被郑裕彤、林百欣、邵逸夫等家族所控制。

可以说,在香港所谓自由社会的背后,其实际的控制者,是香港一个个庞大的豪门家族势力。

4

在合纵连横之外,香港乃至澳门的各大豪门家族,也开始了纷繁复杂的豪门联姻以巩固根基、互相支持。

以澳门赌王何鸿燊为例,何鸿燊仅仅公开的妻子就有四位之多,而他四位太太更是为他生下了17位子女。为了巩固自己在香港的事业,1991年,何鸿燊将自己与二太太蓝琼缨所生的女儿何超琼,许配给了香港船王许爱周的孙子、中建企业主席许世勋的独子许晋亨,而澳门赌王与香港船王的家族强强联姻,只是港澳家族复杂联姻中的冰山一角。

1960年代,作为澳门三大家族之一马万祺家族的传承人,马万祺的次子马有恒就与民国时期内地第一号资本家族荣.毅.仁家族进行了联姻。当时,经由叶帅做媒,马有恒与荣.毅.仁的女儿荣智婉相识,后来,他们生下了马万祺家族的第三代传人:马志洪。

到了1983年,作为澳门三大家族的传人、从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归来的崔.世.安,与当时已经在澳门呼风唤雨的霍英东家族的侄女霍慧芬正式结婚,从而使得澳门的崔氏家族与香港霍氏家族正式联姻走到了一起。

▲崔.世.安与夫人、霍英东侄女霍慧芬

2000年,赌王何鸿燊又让自己的儿子何猷龙,迎娶了香港维他奶集团的“太子女”罗秀茵;2007年,“香港牛仔裤大王”、香港达成集团主席马介璋的儿子马鸿铭,也迎娶了香港“玩具大王”蔡志明的爱女蔡加敏;2009年,作为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郑裕彤的嫡孙郑志刚,更是耗资1 .14亿港元举行婚礼,迎娶了香港海味大王的女儿余雅颖。

三年后,2012年,郑裕彤再次出击,让孙女郑志雯与庞建贻成婚,而他的这位孙女婿的爷爷,是香港钢铁大王庞鼎元。

2014年,前香港丽新集团主席,亚洲电视董事局主席林百欣的孙女林恬儿,则嫁给了香港烟草创办人何英杰的曾孙何正德。而何正德的父亲何柱国,是时任香港烟草主席和星岛新闻集团主席,身家超过200亿元港币。在当时婚礼上,香港前后几任特首董.建.华、曾.荫.权、梁.振.英,以及曾担任澳门特首的何.厚.铧、崔.世.安都到场祝贺,嘉宾分量一时无双。

而林百欣的女婿,正是台湾首富、近来有意竞选台湾“总统”的富士康老板郭台铭。

尽管港澳各大豪门家族联姻玩得热火朝天,但李兆基家族,却似乎更青睐娱乐明星。

1959年,地产行业新贵李兆基迎娶了当时的港姐冠军刘慧娟,并先后生下了长子李家杰和次子李家诚,婚后十几年,由于刘慧娟试图入主李兆基公司争权夺利,随后双方离婚、刘慧娟远走加拿大,而李兆基也没有再婚,对此,看到霍英东、何鸿燊等拥有众多子女的富豪家族、由于子女争夺家产滋生众多问题的李兆基说:

“儿女多很麻烦,香港富豪中有3个儿子以上的多数不行,两个就好很多。”

而在父亲迎娶娱乐圈明星的的影响下,李兆基的次子李家诚也迎娶了香港明星徐子淇,并先后生下两儿两女,见到弟弟李家诚儿女成双,不甘寂寞的李兆基的长子李家杰,虽然一直未婚,但却在国外通过借腹生子“制造了”三个男娃,一下子把李兆基乐得笑不拢嘴。

▲李兆基怀抱三个男孙

5

但与香港富豪家族急速崛起、合纵连横、联姻权斗等故事接连上演不同的是,香港底层的民众,却始终在为生活挣扎打拼。

以香港的飞地“九龙城寨”为例,这块仅有0.026平方公里的土地,却一度居住了超过5万人,以换算面积测算,九龙城寨的人口密度高达每平方公里190万人,是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地方,而其中的生活条件之恶劣也可想而知。

▲香港九龙城寨,1993年被拆除

在香港四大家族迅速囤积天量财富的过程中,香港的房地产均价也在2017年高涨到了16万元每平米,而2017年香港白领的月平均工资,仅仅是16800港币。根据一份港府划定的贫困线标准显示,截至2013年,香港共有超过134.5万人的贫困人口,占整体人口的五分之一。

而另一份报告是,香港有4080人的财富超过2.3亿港币,富豪数量位列亚洲第一。

▲香港很多居民仍居住在“鸽子笼”中

就在这种极端的贫富差距中,作为大陆逃港居民后代的广西人张子强,也在香港油麻地的混混生活中逐渐成长,并开始了对香港四大家族的惊天一击。

在1978年后霍英东家族的带头投资下,李嘉诚旗下的长和、郑裕彤旗下的新世界、李兆基旗下的恒基等地产公司也纷纷进军内地,由此掀开了港资汹涌进军内地的大幕。

与港资的输入内地相比,部分来自内地的悍匪,则反向进入到了香港。

1984年,由麦当雄导演的《省港旗兵》在香港上映,电影讲述了作为香港十大通缉犯之一的“大东”,带着一干人马从大陆偷渡来到香港抢劫珠宝金行的故事。写实的香港电影往往有真实的创作基础,而电影反映的,正是1980-1990年代,来自大陆的犯罪分子,在香港掀起抢劫金铺浪潮的故事。

1981年,来自广州的“过江龙”吴建东在香港尖沙咀抢劫了一家表行,途中还枪杀了一名辅警,由此掀开了大陆出身的“大圈帮”在香港的凶悍历程。

此后,来自湖南的“湖南虎”陈虎矩,来自广东海丰的“贼中王”叶继欢,以及出生于广西玉林、成长于香港的“大富豪”张子强,和来自广东三水的“高佬雄”季炳雄轮番上阵,先后犯下抢劫、绑架、杀人等一干重案,由此掀开了香港1980-1990年代一番腥风血雨的暴力犯罪历程。

1991年,只有小学三年级学历、从广东海丰偷渡到香港并干下多宗抢劫重案,被拘捕后又成功越狱的“贼中王”叶继欢,拿着Ak47步枪,在香港街头再次公开抢劫,并创造了10分钟横扫5间金铺的纪录;1993年,“卷土重来”的叶继欢又持着AK47步枪,公开为抢劫同伙把风,该场景被香港市民偷拍下来,成为香港历史上最经典的悍匪抢劫镜头,由此轰动全港。

▲真实相片:1993年,叶继欢持AK47在香港公开抢劫

叶继欢一伙在1993年的这次抢劫和与警方的枪战当中,还造成了一名怀有身孕的女护士中弹身亡,造成了香港全城恐慌,当时,香港的枪械暴力犯罪甚嚣尘上,而在此前1992年4月24日的一次拘捕行动中,20多名香港警察更是与来自深圳的悍匪冯伟汉一伙,在港岛大角咀利得街公开枪战。

枪战中,冯伟汉等人身穿防弹衣,手持自动步枪,并用手榴弹与香港警方进行公开对战,此战双方共互射400多发子弹,冯伟汉等悍匪还扔出了四颗手榴弹,造成包括警察在内的17人受伤,引起全港震动。

但对这种暴力抢劫和打打杀杀、风险又极大的“生意”,此前也干过抢劫勾当的另外一位巨匪张子强,开始觉得有点low了,他的目标,改而瞄准了香港四大家族中的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以及郭得胜家族的长子郭炳湘。

1996年,此前曾经抢劫香港启德机场运钞车1.6亿元港币的张子强,又动用AK47等强力军火,绑架了当时的亚洲第一富豪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并成功勒索了10.38亿元港币,在大摇大摆亲自赶赴李嘉诚家里谈判和拿走赎金时,张子强竟然直接问李嘉诚说:

“李先生,我这样搞,你们李家会不会恨我?”

没想到李嘉诚却回答说:“你放心,我经常教育孩子,要有狮子的力量,菩萨的心肠。用狮子的力量去奋斗,用菩萨的心肠善待人。你可以买点我们公司的股票,保证你家子孙三代不愁衣食。”

在将手里赎金花得差不多后,就在香港回归仅仅两个月后,1997年9月,张子强转身又将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郭得胜家族的公子郭炳湘绑架,并勒索得到了6亿元港币赎金,由于钱太多,郭家先后开车跑了两趟,才将6亿元港币现金凑足给了张子强。

▲世纪贼王张子强(1955-1998)

6

李嘉诚家族和郭得胜家族的先后出事,也让李兆基等一系列港澳富豪家族惊恐不已,而就在张子强继续谋划绑架澳门首富何鸿燊时,1998年1月,已经购买了800多公斤炸药,计划继续“干点大事”的张子强,和他的伙伴一起在广东江门外海大桥一起被捕,1998年12月底,张子强被终审判决死刑并执行枪决。

惊天大盗终于伏法,富豪们,好不容易松了口气。

但相比于被绑架勒索,豪门家族的内斗,却才刚刚开始。

1997年被绑架释放后,或许是由于被关押时间太长,或许是质疑自己的两位弟弟有意拖延付款害死自己进行夺权,在郭得胜死后执掌新鸿基地产大权的郭氏家族长子郭炳湘,也对自己的二弟郭炳江和三弟郭炳联产生了严重怀疑。

此后,郭炳湘试图将自己的情人唐锦馨安排进新鸿基公司董事会,以此来抗衡自己的两个弟弟,但没想到却遭到了自己的两个弟弟郭炳江和郭炳联的强烈反对,不仅如此,就连郭炳湘的母亲邝肖卿,此时也站到了弟弟们的一边。

2008年2月,郭炳江和郭炳联从美国请来医生,并宣布由于美国医生鉴定郭炳湘患有“躁狂抑郁症”,强迫大哥郭炳湘必须进行“休假”,随后郭炳江和郭炳联又联合母亲邝肖卿,召开董事会罢免了郭炳湘的职务。

至此,曾经被香港人交相称赞的郭氏三兄弟,豪门关系公开破裂。

而不甘心被从新鸿基扫地出门的郭炳湘,利用自己掌握的内部消息,随后则向香港法院上诉,质疑弟弟郭炳江和郭炳联在地产交易中,涉嫌贿赂香港公积金管理局前行政总监许仕仁。

2012年3月,夺权后的新鸿基董事局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双双被香港廉政公署带走调查,导致新鸿基股价暴跌。2014年12月,这起香港“世纪贪腐案”正式宣判:许仕仁被判7年,关雄生(港交所前高级副总裁)被判5年,郭炳江被判刑5年,并在5年内不能出任新鸿基公司董事。除此外,新鸿基还有另外两位执行董事被判入狱。

至此,在这起豪门互斗中,新鸿基地产7名执行董事,有近半成员被判入狱,导致新鸿基公司形象一落千丈。

对此郭炳湘仍不满足,并就家族财产分配问题,将母亲邝肖卿告上法庭。

▲恩怨豪门:邝肖卿、郭炳湘、郭炳江、郭炳联

而在郭炳湘被绑架、郭氏家族豪门内斗同时,1997年,香港经历了楼市崩盘,部分市民由于楼价暴跌资不抵债跳楼自杀。随后,管香港特.区.政.府提出“85计划”,即每年建设85000套公屋,以低价提供给香港中低收入人群,争取5年解决70%市民的住房问题。

但由于担心加大楼市供应会导致楼价继续暴跌、可能损害到自身利益,香港有房的中产阶级却站了出来“大.散.步”公开反对,迫使特.区.政.府被迫取消了安居房计划,甚至还连续几年不出让新土地,藉此拯救香港房价。

与此同时,内地楼市也开启了楼价逐年暴涨的“黄金时代”,所以尽管郭氏家族连年内斗,但在香港和内地都有大量房地产投资的郭氏家族仍然得以享受红利,在房地产行业的高歌猛进中“躺赢”。

而与郭炳湘家族相似,2009年,何鸿燊家族也爆发了遗产争夺纠纷,当时,何鸿燊一度威胁要将自己二房太太的子女们告上法庭,在一系列纠纷闹剧中,何鸿燊的二房女儿何超仪与三房幼女何超莲还分别在网络上互呛,何超仪在Facebook发表“人在做天在看”、“正邪不两立”和“何方妖孽,簌簌如律令”等言论,并附上LMF乐队的粗口歌《揸紧中指》和《人渣》——对此,何鸿燊三房幼女超莲则发微博称:“任惊涛骇浪多凶险,妖魔鬼怪多邪恶,妈妈的一句安好便胜过一切”。

▲何鸿燊与子女关系图

不仅如此,就在2006年霍英东去世后,霍英东家族也爆发了遗产争夺纠纷。

此前,霍英东一共娶了三个太太,并生了13位子女。早在1978年,霍英东就立下遗嘱,指定由长房太太所生的三个儿子继承事业,其他各房子女则不得从商,转而从事律师和医生等职业。

2006年霍英东去世后,按照霍英东的遗训,长房三子分别继承其三大事业,霍震霆掌管体育事业;霍震寰接管家族商业王国,成为霍英东集团董事兼总经理;霍震宇则被安排接手南沙开发计划。

但就在五年后,2011年,长房三子霍震宇起诉控告同是遗产执行人的兄长霍震寰、霍震霆、姑姑霍慕勤及其他家族成员,指责自己的二哥、霍英东集团总裁霍震寰侵吞了至少14亿元港币遗产,并要求霍震寰交代遗产账目;不仅如此,霍震宇还控告自己的大哥霍震霆,指其在父亲霍英东去世后取走了一个公文包,里面的笔记本记下了霍英东名下的资产和财务资料,而霍震宇则要求霍震霆交出这个笔记本。

尽管在2012年霍氏三兄弟一度达成了和解,但到了2017年,霍震宇又再次指控自己的二哥霍震寰,指其隐瞒了霍氏家族在广州南沙的某个股份项目,并要求搁置和解方案,而时至今日,霍英东家族的遗产争夺案仍然在狗血进行中。

对此,英国《金融时报》指出,何鸿燊家族和霍英东家族的遗产争夺案件并非孤例,而目前亚洲最大的1000家公司有2/3是家族控制,香港的上市公司超过70%由创始人或创始人家族成员控制,在未来,无论是香港还是澳门,乃至整个亚洲,豪门家族间的遗产和权力争夺仍将层出不穷。

7

或许正是鉴于港澳众多豪门家族的内斗先例,生于1928年的李兆基也开始未雨绸缪。

2015年,就在自己87岁时,李兆基就提前安排了自己的家族产业分割,并明确提出将由自己的长子李家杰掌管家族的内地业务,次子李家诚则掌管香港业务。

就在昨日(5月28日)的退休会上,已经91岁的李兆基说,他退休以后会多抱抱孙子,对于拥有5个孙子和2个孙女的李兆基来说,尽管贵为亚洲巨富,但含饴弄孙,始终也是他人生的终极追求之一。

而在谈到港澳等众多豪门家族的内斗时,李兆基则在此前睿智地说:

“企业王国地位与家族事业,若想维持下去,最好不要分家,团结才是力量,好像一双筷子缚在一起,就不容易断了。”

▲李兆基

对此,在2010年后自立门户的郭炳湘,也若有所悟。

2016年,郭炳湘与被获准保释的弟弟郭炳江见面,试图缓和自己和弟弟们的关系,对此郭炳湘说:

“正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两年后,2018年8月7日,68岁的郭炳湘在香港家中突然昏倒不醒,两个月后,2018年10月20日,在家人同意下,医生为郭炳湘拔掉了插管,郭炳湘随后平静离世。

而随着郭得胜、郑裕彤、李嘉诚、李兆基等香港老一代豪门家族的掌门人相继去世或退休,香港的豪门富二代们也在2007年发起成立了一个百仁基金。通过基金会等组织机构,港澳的豪门世家接班人也继续维持着强力的联系,例如李兆基的长子李家杰,恒通资源主席施子清的幼子施荣忻,香港骏豪集团主席朱树豪之子朱鼎健、李兆基二子李家诚、东亚银行主席李国宝长子李民桥、霍英东长孙霍启刚,以及澳门大丰银行常务董事何厚镗儿子、澳门行政长官何.厚.铧侄儿何敬谦等40多人也通过百仁基金等组织继续保持着密切联系。

就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期间,港澳五大富豪家族李嘉诚家族、李兆基家族、郭炳湘家族、霍英东家族、何鸿燊家族的部分成员,还一起租用了鸟巢最高级别的包厢,以观赏北京奥运会的辉煌盛况。

对于豪门家族来说,世界虽然风云变幻,但他们彼此间的联系,永不会断。

因为,这就是商道和世道。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