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灭金第一战:野狐岭之战后,金军为何再无还手之力?

2019-08-08 10:33来源:文史宴

摘要:野狐岭之战是蒙古大举攻金的第一战,此战金军举措失当,以优势兵力凭借防御设施依然全军覆没,而且百万马匹被蒙古掠夺殆尽,此后没有了强大的机动兵团,基本丧失了还手之力,只能在挨打中等待灭亡。

野狐岭之战是蒙古大举攻金的第一战,此战金军举措失当,以优势兵力凭借防御设施依然全军覆没,而且百万马匹被蒙古掠夺殆尽,此后没有了强大的机动兵团,基本丧失了还手之力,只能在挨打中等待灭亡。

1211年(金大安三年,蒙古成吉思汗六年)爆发的野狐岭之战,一直以来被认为是决定蒙古与金国命运的重要战役。一般说法中,此战成吉思汗指挥十万大军,击败了四十五万金国大军。

金军怎么会在那么大的兵力优势下,被蒙古人以少胜多呢?

决定女真国运的野狐岭之战

金章宗明昌年间,由于塞外之患益急,先后遣使加缮北方边防各堡的女墙、副堤。西北路方面,派遣招讨使独吉思忠(本名千家奴)去缮修,独吉思忠到任后立即着手增缮,在没有征用民夫的情况下,仅仅出动沿边的七十五万屯戍军卒便在限期内完了工,因而得到了朝廷的嘉奖。这时,距离野狐岭之战开始还有整整十一年。

1206年,铁木真统一蒙古,称成吉思汗。他为了复金人杀其从曾祖俺巴孩汗及其叔祖斡勤巴儿哈汗之仇,在继承汗位时就有了讨伐金国的打算,并逐步做了以下安排:

为肃清西北边境,1207年派长子术赤征服林木中百姓,1209年得到了畏兀儿人的归附,1211年春得到了哈剌鲁人的归附,南征大军的后方安定得到了保证。同时为了排除右侧障碍,于1209年亲征西夏,最终迫使西夏请和,斩断了金朝右臂,破坏金夏联盟,为大军南进的右侧提供了保障。

1208年,金章宗去世,卫王完颜永济继位,使臣向蒙古宣布此事,成吉思汗得知新皇帝是庸懦的完颜永济,便唾骂说:“我以为中原皇帝是天上人做。这个庸弱无能的东西也配做皇帝吗?拜他做什么?”金使把这件事报告了永济,永济大怒,企图待成吉思汗再次入贡时,设计杀害。成吉思汗从归附蒙古的乣军(辽、金以边地部落组成的军队,掌守戍边堡)士兵处得知这个消息,遂决意与金朝绝交,准备进攻金朝。

1211年二月,成吉思汗在怯绿连河(今克鲁伦河)誓师,祷告于天,请求神助,誓为金人所害的祖先报仇。命脱忽察儿将二千骑,留镇漠北,率领总共六万的军队开始伐金。

成吉思汗携其四个儿子,以及先锋大将哲别、左翼万户官木华黎等人,从克鲁伦河畔的大斡儿朵处起兵,穿过“其中偶有童山,盐湖散布,草水甚少,林木绝无”的大漠,抵达位于金朝边界的汪古惕部领地。

哲别率领的先锋部队让汪古惕部人引路,过净州后向东猛攻,是年四月攻占了大水泺、丰利等县。成吉思汗在汪古惕部领地过夏,修养生息,为秋季攻略做足了准备。

此时,驻守北部边界的金朝将军纳合买住察觉到了这一情况,便告知金卫绍王完颜永济:“今见其邻部附从,西夏献女,而造箭制盾不休,非图我而何?”然而,金帝错误地认为纳合买住胆怯而将其囚禁了起来。就这样,在金朝那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成吉思汗军队攻入其境。

胆怯的金帝派遣西北路招讨使粘合合打向成吉思汗求和。成吉思汗没同意金帝的请求,永济甚是心慌,便释放了纳合买住,并开始慌忙地开展起防御工作,企图以西京(今山西省大同市)到昌州(今内蒙古太仆寺西南)、抚州(今张北县)的防御线阻挡蒙古大军,遂再次派遣平章政事独吉思忠(独吉千家奴)、完颜承裕(完颜胡沙)二人负责昌州、抚州前线的军事指挥,命西京守将、枢密使纥石烈胡沙虎负责西线防御。

兵贵神速,是年七月,成吉思汗趁着乌沙堡刚修缮好,防范不足之际派遣哲别为帅,耶律阿海为先锋,循元朝时所称的帖里干驿道南越金界壕,攻袭乌沙堡、乌月营等地,独吉思忠率行省官兵来到刚修缮好的乌沙堡,即遭到袭击,乌沙堡、乌月营失陷。幻想用边墙界壕来抵挡敌军的金军,看到乌沙堡这一险隘已经失陷,只得仓猝退兵。金廷不得不将独吉思忠撤职,改由完颜承裕主持军事。

由弘吉剌氏的阿勒赤那颜统领,速不台为主将的一支蒙古军往西北进发,先袭昌州,再袭金桓州,获金群牧所之马几达百万匹,军势因之大振,其中在攻打桓州时,速不台作为先头部队夺下城池,成吉思汗派人赐予他金帛一车。成吉思汗主军则继而南下取抚州等地。

同时,成吉思汗派遣三个儿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经由汪古部所守之界壕突入金境,攻掠了金朝的净州、丰州、云内州、东胜州、武州、朔州等地。其中东胜州是金国的榷场。

成吉思汗三子的部队从南攻向西京,胡沙虎率兵出城野战,双方战于灰河(今恢河),激战三日后蒙古军获胜,胡沙虎逃回西京守城,七天后带着劲兵7000突围逃去,蒙古军派耶律阿海的弟弟耶律秃花率领三千精兵追击胡沙虎,蒙古军追击金军直到定安之北的大胜甸。

胡沙虎是知兵善战的老将,但他自完颜允济即位开始,心常不服,再加上之前曾在灰河被击败过一次,因此不肯力战,金军在定安之北与耶律秃花的部队打了一仗,既然是“劲兵”,这7000人必然都是金国最后的精锐,战斗力极强,可依然敌不过耶律秃花三千人的“精兵”。

此战中蒙古军的镇海表现英勇,他四次中箭,仍瞒着部下,带伤继续战斗,全军声威大振。战至傍晚,胡沙虎观望形势,认为取胜无望,就带着麾下士兵百骑逃走,兵众溃败。

败军之将胡沙虎不敢向东北走,因为那边有成吉思汗的大军,就向东南逃,沿途勒索,经过蔚州、紫荆关等地时擅自从官库中夺取了五千两银和其他物资,还抢走了不少马匹,途径涞水,擅杀了涞水县令,最后狼狈回到了中都。

完颜永济没有治他的罪,还迁右副元帅,权尚书左丞,于是他更加无所忌惮,1212年春正月,因故罢归田里,1213年五月始起复。而7000人剩余的残兵继续失去主帅,继续北逃,耶律秃花不知道胡沙虎已经跑了,仍照原方向追袭,在野狐岭南的翠屏口全歼剩余金军。

不过,西京虽然在此战被胡沙虎放弃,但留下攻城的蒙古军并没有将其占领,随即离去,完颜永济诏与胡沙虎不和的抹撚尽忠为左副元帅兼西京留守,再次占领西京并继续防守,他后由留守升为行省,一直守到1214年5月,西京始终无恙,他也则三次因功升官。

同时,成吉思汗驻军于抚州城下,将城围攻了下来。九月十四日,哲别率领的先锋军围攻奉圣州,两天后攻克,主力遂进军野狐岭。金国也同时让招讨九斤领军,万奴为监军,主将完颜承裕带领部分人马为后继,实际相当于预备队,随时备战。

此战中金方的兵力组成,除了常规的步兵骑兵之外,据《建炎以来朝野杂记》,还有车阵,这可能是金军统帅吸取了灰河之战的教训,企图凭着人多势众,以战车列阵的方式作为拒马工事,阻挡蒙古骑兵的猛烈冲击。几位将领带着约三万三千多人的军团前往獾野狐岭的獾儿嘴。

完颜承裕授意部下的契丹军师去和九斤进行商议说:“成吉思汗的军队洗劫了抚州城,瓜分了战利品。他们漫不经心地牧马于山麓下,消息不灵。如果我们突然向他们进攻,就可以把他们击溃。”九斤答道:“他那里很巩固!我们同增援来的马步大军一起出动吧!”他们商量好后,就出兵了。

据《史集》所载,当成吉思汗得到消息时,蒙古军正在进餐。于是他们立即倒掉锅里的东西,急忙出发,来到獾儿嘴,当时成吉思汗把剩下两万多人的军队分为两队,让另一路军队埋伏待命,摆开战阵,静待着敌人的到来。

当时,契丹族人石抹明安也在九斤部下,他曾出使蒙古,见过成吉思汗,九斤派他去蒙古军中质问入侵的理由,说:“你以前到过蒙古人中间,认识成吉思汗,你去对他说:‘你看到我们这儿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而要带着军队来攻打我们呢?’如果他回答时出言粗鲁,你就指责他!”明安照着九斤的话到成吉思汗处去说了。成吉思汗下令将他抓住关押起来,等作战以后再来问他的话。

作战前夕,成吉思汗派党项人察罕去调查金军虚实,察罕登上野狐岭山顶,此处两侧平原尽收眼底,回来后报告说“他们马足轻动,没什么可怕的。”于是成吉思汗下令马上率部鼓行而前,发起了雷霆般的出击。

了解到敌方军情后,左翼万户官木华黎向成吉思汗进言:“敌众我寡,如果不拼全力与敌人决斗,就难以轻易击败金军。说罢,率领敢死士冲锋陷阵,随后,成吉思汗率领主力军攻入,不到中午就已大破金军,败逃的金兵赶忙后撤,在天快到傍晚的时候打算重新扎营,但成吉思汗之前分的那一路军队绕到金军阵营之后,进行侧翼迂回,两面夹击。金军腹背受敌,遂被彻底击破,死者蔽野塞川。一看九斤军被击溃,作为后继军的承裕军不敢再与蒙古军交战,赶快向南逃走。

完颜承裕的军兵,败逃到宣平县。这是金人向北边用兵时常驻的要地,有险可守。当地土豪愿以土兵作前锋,抗击蒙古。承裕却惧不敢用,只是到处探听哪里有小路可以南逃。人们回答说:“曲折的小路,我们都知道。只是你不知因地力战,而只想着逃跑,注定是要失败了。”

果然,成吉思汗的大兵随即赶到这里。在宣平附近的会河堡展开决定性的大战,金兵溃败不支,防守西京路的主力全被消灭,承裕狼狈只身逃往金朝北边重镇宣德州(今河北宣化)。

前锋哲别、古亦古捏克率领的一支铁骑在攻下奉圣州后,又攻陷德兴府(在河北涿鹿西南),长驱直入,进抵居庸关下。这时金朝已增派兵将加强了居庸关的守御,哲别说:“可诱他战。”于是蒙军假装退兵,金军见了,果然尽出军马追袭,哲别一直退到宣德府的鸡鸣山嘴,然后率军回战,击败络绎而来之敌军。这时成吉思汗的中军继至,击败金军,直至居庸关,杀得积尸如烂木。

蒙古军遂取居庸关,夺岭而越,成吉思汗扎营于龙虎台。金中都戒严,哲别率蒙古前军至中都城下,完颜永济想南逃到汴京,正好遇上卫卒誓死迎战,蒙古兵多有伤亡,同时金国各地援兵渐至,遂解围去。这样金国君主才没有南逃。又命令秦州刺史术虎高琪屯驻通玄门外,不久将完颜承裕降职为平路兵马总管。大家认为处罚太轻,因此以后更加不重用他。

此时,德兴府、弘州、昌平、怀来、缙山、丰润、密云、抚宁、集宁,东过平、滦,南至清、沧,由临潢过辽河,西南至忻、代,都被蒙古军所破坏。

攻打中都失败后,蒙古诸军开始转向,成吉思汗转而袭击中都附近的金国的群牧监、赶着金国的马匹而还,退回蒙古高原。哲别则率军向东,于十二月袭击金东京城(今辽宁辽阳),因城墙坚固,守军紧闭城门,蒙古骑兵无法攻破。哲别遂率领蒙古骑兵退走五百里。金军认为蒙古军已退去,不再设防。哲别侦知这一情况,立即率领蒙古骑兵连夜兼程,一昼夜间奔驰回东京城,攻克了东京城。

此时的蒙古军的战术以消耗战为主,摧毁金国的政治基础,破坏金国的地方行政组织与社会秩序,同时吸收汉人与契丹人降将。而常常破城之后即离去,蒙古人所到之地往往是满目疮痍的废墟,经过几个月的厮杀与掳掠之后,金国北部地区已经残破不堪。

在往中都挺进的同时,阿勒赤军在攻下桓州后继续向东北出发去经略辽东,约在十二月间,到辽河上游地区会见耶律留哥,招其来附。次年,耶律留哥首先举起反旗,反抗金人,金人派兵往讨,被其击败。

成吉思汗攻金的第一年就这样紧张地过去了。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