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A股财务造假的动机、原理、手段和识别

2019-09-03 13:22来源:初善投资

摘要:如果发现不符合常识、逻辑的地方,那么大概率是有问题的。

1

十天两神文:

我是如何发现康美药业和康得新造假的

市场上一直存在康美药业和康得新的质疑声,2018年10月,站在前辈肩膀上的初善君在各大财经平台连续发布康美药业和康得新的质疑文章。文章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最终加速了两家千亿级上市公司的覆灭。

今天先聊聊这两段故事。

1.康美药业的故事

2018年10月15日,初善君在微信公众号首发了文章《康美药业究竟有没有谎言》,对康美药业的资金真实性、经营现金流、存贷双高、存货高企、股权质押等问题进行了质疑。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026444

数据来源:初善君康美药业底稿

第二天(10月16日)在雪球、头条等网站进行转载,随后康美药业股价触及跌停,并连续跌停。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047951

下图是雪球当时的截图,文章阅读量达到了30.3万。更有网友提出:文章发布在10:19分,当时一切正常,20分钟后康美药业跌停。殊不知,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那时候即使跌停,股价依然有19块左右。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065781

连续跌停之后,康美药业发布了澄清公告。可是这澄清公告不仅没有澄清初善君的疑问,反而加深了疑问,忍不住写了《扫雷康美药业2:澄清公告澄清了吗?》。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083501

数据来源:初善君康美药业2底稿

文章依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有些人是屁股决定了脑袋,有些人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当然,更多的人是看到初善君的警醒而远离康美药业,从而避免了巨大的投资损失。

2019年4月底康美药业披露2018年公司年报,公司表示由于公司采购付款、工程款支付以及确认业务款项时的会计处理存在错误,造成公司应收账款少计 6.41亿元;存货少计 195.46亿元;在建工程少计 6.32亿元;由于公司核算账户资金时存在错误,造成货币资金多计 299.44亿元。

康美药业企图通过会计差错的方式蒙混过关,初善君当天就写了文章《300亿,说没就没了!》,质疑公司企图通过把货币资金转存货,以后年度在计提存货减值损失的套路洗白造假。该文章引起广泛关注,不少媒体跟进报道。

终于2019年8月底,证监会披露了调查结果:康美药业三年虚增收入206亿元,虚增利润20.72亿元,2018年账上362亿货币资金是假的,同时虚增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投资性房地产36.05亿元。

坐实了康美药业三百亿造假大案。

2.康得新的故事

初善君在写完康美药业之后,紧接着又写了关于康得新的文章。2018年10月24日晚接近12点写完。本来拟定的标题是《康得新财务数据探秘》,但是刚好康得新披露被立案调查,于是标题改成了《扫雷7:康得新,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这仅仅是开始》。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109182

数据来源:初善君康得新底稿

这篇文章从固定资产折旧、现金流、存货余额、存贷双高等问题进行了分析和质疑,随后公司公关通过各种途径联系了初善君,迫于压力,初善君把公众号、雪球等平台文章都删除了,好在今日头条保留了当时的证据。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128643

2019年4月,康得新在年报披露中承认资金被大股东占用,股价被ST。康得新的大股东康得集团通过北京银行西单支行银行账户占用了上市公司122亿货币资金。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148046

7月5日晚间,康得新发布公告称,2015年1月至2018年12月,康得新通过虚构销售业务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通过上述方式,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分别虚增利润总额23.81亿元、30.89亿元、39.74亿元和24.77亿元,四年累计虚增利润总额119.21亿元。

这个金额与康美药业一时瑜亮,刷新三观。

2

财务造假的动机

前面是开胃小菜,让大家熟悉初善君,下面开始正餐。先说第一个问题,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动机是什么?知道了动机,我们才能更好的去预防。

A股财务造假的目的很明确,一般就是虚增净利润。那么只要有虚增净利润的需求,就有财务造假的动机。这么说的话,所有A股上市公司都有财务造假的动机。事实上我们在分析上市公司财报时,就应该带着这种质疑。

有几类动机属于明显的财务造假高发动机,需要我们给予重点关注。

1.避免被ST或者退市

A股对上市公司的净利润有各种各样的高要求,比如连续二年亏损就要ST、三年连续亏损就要暂停上市。那么,那些一年亏损、连续两年亏损的企业在接下来的年度就有非常大的压力,如果靠实际业务不能扭亏为盈,为了维护上市公司形象或者保壳,可能会铤而走险进行造假。

同时A股由于壳价值非常高,这种ST和准ST公司为了避免被暂停上市或退市,造假的太多了,简直罄竹难书。

举几个例子。

圣莱达2014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2015年中公司预计自己2015年度净利润亦将为负值,连续两年为负的话会被ST,于是公司铤而走险,通过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虚增营业务收入1000万元,二是跟政府签订协议虚构政府补助1000万元,上述两项违法事实导致圣莱达2015年度年报合计虚增收入和利润2000万元,虚增净利润1500万元。圣莱达2015年度年报显示公司利润总额367.15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31.43万元。扣除虚增金额,圣莱达2015年实际利润总额为-1632.85万元、净利润为-1068.57万元。虚增行为导致圣莱达2015年度扭亏为盈。

2010年、2011年,*ST国药连续两年亏损,公司股票交易被证券交易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为避免退市,满足维持上市地位所需的营业收入等财务条件,*ST国药采取措施财务造假增加公司营业收入、利润,保住壳价值。

金亚科技2013年大幅亏损,为了扭转公司的亏损,避免ST。金亚科技2014年年度报告合并财务报表共计虚增营业收入7364万元,虚增营业成本1925万元,少计销售费用369万元,少计管理费用132万元,少计财务费用795万元,虚增利润总额8050万元,占当期披露的利润总额的比例为335.14%,上述会计处理使金亚科技2014年年度报告利润总额由亏损变为盈利。

2.完成业绩承诺

只要有压力,就有作假的动力,比如你年初签订了当年销售1000万产品的KPI,整个年度内你都有作假的想法。上市公司也一样,由于对赌协议的存在,有业绩承诺的上市公司为了完成业绩承诺,有些时候不惜铤而走险。

那么哪些上市公司有业绩承诺呢,一般借壳上市的公司有业绩承诺,这也是初善君一直提醒大家的,借壳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概率远远大于一般的上市公司。

借壳上市财务造假的例子太多了。

例子一:雅百特2015年借壳中联电气上市时,账面价值仅为3亿,估值却达到35亿元,溢价超10倍。高溢价往往伴随着高的利润承诺,根据当时交易双方签订的《业绩补偿协议》,雅百特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的承诺净利润数分别为2.55亿元、3.61亿元、4.76亿元。

业绩不够,造假来凑。为了实现业绩承诺,开始了造假之旅。雅百特2015至2016年9月通过虚构海外工程项目、虚构国际贸易和国内贸易等手段,累计虚增营业收入58,312.41万元,虚增利润25,650.11万元。其中,2015年虚增收入48,182.17万元,虚增利润23,226.34万元,虚增利润金额占当年披露利润总额的73.08%;2016年1至9月虚增收入10,130.24万元,相应虚增当期利润2,423.77万元,占2017年1至9月份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9.74%。

例子二:2011年4月,佳电股份作价10.66亿元借壳阿继电器上市,佳电公司的业绩承诺为在2011至2014年度实际净利润不低于1.68亿元、1.90亿元、2.24亿元和2.51亿元,否则原股东以本次交易中各方认购的股份总数为上限向阿继电器进行补偿。

业绩不够,造假来凑。佳电股份通过少结转佳电公司的主营业务成本、少计销售费用等方式,在2013年和2014年分别虚增利润1.58亿元、0.40亿元,分别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82.58%、446.15%,占当期净利润的93.48%、706.86%。

业绩承诺期过了,从2015年开始,佳电公司将前期调节的利润从2015年1月份开始逐月分期消化,直至全部转回,恢复真实的财务状况。

此外,最近刷屏的辅仁药业也是借壳上市的公司,账上17亿货币资金付不起0.5亿的分红。

第二种是收购大股东或关联方的资产,这种业绩承诺方是大股东或关联方,管理层有极强的财务造假完成业绩承诺的动机,即使是国企也一样高危。如果是收购第三方资产,上市公司大股东是和小股东站在一起的,这种财务造假的话,大股东也会防着,所以比收购大股东或者关联方的资产风险小一点。

初善君一直不喜欢那种收购自己资产、左手倒右手的上市公司收购,因为小股东在这时太弱势了,装进上市公司的资产是骡子是马只有等到后来才知道。

举个国企造假的例子。

2009年,皖江物流(芜湖港)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方式,向淮南矿业集团购买其持有的淮矿铁路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和淮矿现代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的100%股权,交易价格18.62亿元。淮南矿业集团承诺,铁运公司和物流公司2010年度实现的经审计后的净利润合计不低于3.2亿元,2011年度实现的经审计后的净利润合计不低于3.84亿元,2012年度实现的经审计后的净利润合计不低于4.61亿元。

同时,如果未能达到上述业绩承诺,其差额部分由淮南矿业集团在该会计年度的铁运公司和物流公司年度审计报告正式出具后的二十个工作日内以现金向公司补足。

但是很显然,皖江物流无法完成业绩承诺。于是2012年通过虚增收入、阴阳合同、少计费用少提坏账准备等方式虚增收入45亿元,虚增利润2.6亿元。

为了不承担现金不足责任,国企领导也会铤而走险,造假起来。

3.维持股价或融资的需求

毋庸置疑,在所有的粉饰财报的动机中,维持股价是最直接的。把财报粉饰的好看了,可以通过讲故事,维持一个比较满意的股价水平,从而使企业持股的高管、员工减持获取不错的收益。还可以维持公司较大的融资需求,包括股权融资、债权融资,或者股票质押融资。

比如康美药业、康得新的例子均是如此。不客气的说,几乎所有A股上市公司都有这种动机。

以上三种动机几乎涵盖了所有A股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动机,了解了动机之后,对于小伙伴如何规避就简单多了,比如不买入所有借壳上市公司,自然就避免了业绩承诺带来的财务造假。

3

财务造假的原理

财务造假的目的一般是虚增利润,也就意味着利润表中的净利润是虚增的,那么净利润必然会转入所有者权益的未分配利润科目,根据会计恒等式,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所有者权益是虚增的话,那么资产必须有虚增或者负债有虚减。由于调减负债比较困难,因此虚增资产是财务造假最常见的手段。

比如虚增应收账款,这个很好理解,就是虚增营业收入时直接确认应收账款即可,后面呢,是否收回不重要,因为利润已经有了。

比如虚增存货、在建工程、固定资产等,具体方式是通过采购原材料、预付款项、采购设备等方式将公司的资金转移至体外关联方,然后可以以销售回款的方法流入上市公司。这种不仅达到了虚增收入利润的目的,还可以名义将公司自有资金转移至体外,再借销售回款的名义转回公司,这样不仅达到了虚增收入、利润的目的,还可以虚增经营现金流,体现的结果就是虚增的收入利润放在了存货、在建工程或者固定资产科目。

此外,其他应收款、预付账款都是把资金转移出去的好科目。比如康得新预付款的去向现在还没找到,比如雏鹰农牧的其他应收款大概率被大股东占用了。

根据虚增利润时现金流量表是否配合,和资产负债表的具体表现,可以把财务造假分成四种境界。

1.虚增利润,虚增应收账款,现金流不参与

财务造假的第一重境界就是现金流完全不参与,是相对简单的财务造假形式。一般情况下,企业会虚增收入来达到虚增利润的目的,虚增收入的方式就是虚增应收账款或者应收票据,这些虚增的收入并不会通过现金流流入企业。这也是为什么2018年市场对现金流差的环保和中药企业如此不待见的原因,这是最简单暴力的排除企业财务造假的方法。

案例一:郑百文的财务造假案。

郑百文为了上市,走上了财务造假的不归路。其造假方式简单粗暴,公司在不符合IPO条件的情况下,成立了以财务总监为首的假账班子,通过虚增应收账款的方式,将公司打造为营业收入超40亿元的沪深两市第一大商贸零售公司。在摇身一变成为上市公司后,郑百文原形毕露,公司控制人将2亿元募集资金拆借挪用,总资产仅为6亿元的公司连续两年内累计录得15亿元的巨额亏损,公司濒临破产,被三联集团收购重组。

案例二:皖江物流造假案

2009年,皖江物流(芜湖港)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方式,向淮南矿业集团购买其持有的淮矿铁路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和淮矿现代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的100%股权,交易价格18.62亿元。淮南矿业集团承诺,铁运公司和物流公司2010年度实现的经审计后的净利润合计不低于3.2亿元,2011年度实现的经审计后的净利润合计不低于3.84亿元,2012年度实现的经审计后的净利润合计不低于4.61亿元。如果未能达到上述业绩承诺,其差额部分由淮南矿业集团在该会计年度的铁运公司和物流公司年度审计报告正式出具后的二十个工作日内以现金向公司补足。

为了完成业绩承诺,皖江物流通过虚构收入和阴阳合同的方式虚增收入和利润,在造假2012年,其报表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应收账款增加了32.27亿元。

这种财务造假的特点很明显,广大投资者深受其害,也基本学会了:应收账款增速大于营业收入增速;收现比(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营业收入)长期小于1甚至更低。当然,现金流差只是必要不充分条件,有一些行业天生现金流就不好。

2.虚增利润,虚增货币资金,经营现金流流入

财务造假的第二重境界就是利润表虚增收入和利润的同时,虚增相应的经营现金流流入,对应的资产负债表虚增的不是应收账款,而是货币资金。很多朋友会说,货币资金怎么造假,银行函证肯定搞定了,哪有银行愿意配合公司财务造假的。可是这篇神州从未让人失望过,2018年都还有萝卜章,都还能自己给自己出具审计报告,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因此私刻印章、虚假回函、甚至开假银行网点也是让人大开眼界。

而且此种情形还有升级版,即通过预付账款、其他应收款等形式把钱转到关联公司,一圈丢丢转转,然后通过经营活动现金流入,从现金流角度这就是完美的生意。

案例三:圣莱达财务造假案

圣莱达2014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预计圣莱达2015年度净利润亦将为负值,连续两年为负的话会被ST,于是公司铤而走险,2015年开始了财务造假之路。

一是圣莱达通过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虚增营业务收入1000万元。

具体的方式是签订虚假销售协议,确认虚假营业外收入。2015年11月10日,圣莱达与华视友邦签订影片版权转让协议书,约定华视友邦将某影片全部版权作价3000万元转让给圣莱达,华视友邦应于2015年12月10日前取得该影片的《电影片公映许可证》,否则须向圣莱达支付违约金1000万元。当月,圣莱达向华视友邦支付了转让费3000万元。

2015年12月21日,圣莱达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认为华视友邦未依约定取得电影公映许可证,请求法院判决华视友邦返还本金并支付违约金。2015年12月29日,圣莱达与华视友邦签订调解协议书,约定华视友邦于2016年2月29日前向圣莱达支付4000万元,其中包含1000万元违约金。次日,法院裁定该调解协议书合法有效。2016年1月29日至2月29日,圣莱达分三笔收到华视友邦转入的4000万元。圣莱达将华视友邦支付的1000万元违约金确认为2015年的营业外收入。

二是跟政府签订协议虚构政府补助1000万元。2015年12月31日,圣莱达发布《关于收到政府补助的公告》,称收到宁波市江北区慈城镇经济发展局和宁波市江北区慈城镇财政局联合发文,公司获得极速咖啡机研发项目财政综合补助1000万元,确认为2015年度本期收入。

这种造假方式就是通过控股股东的关联公司支付给对方,然后对方在把钱转进来。比如政府补助这笔,由控股股东关联公司宁波金阳光先以税收保证金的名义向慈城镇政府转账1000万元,然后再由慈城镇政府以财政补助的名义将钱打给圣莱达。

案例四:金亚科技造假案

金亚科技顶着“创业板首批上市公司”的光环于2009年10月登陆资本市场,然而由于行业的原因为了留住上市,也开始了财务造假。

2013年公司业绩出现大幅亏损,为了落实周董事长2014年度扭亏为赢的重要指示,公司财务负责人设置了 006 和 003 两个会计核算账套,虚增收入、成本,配套地虚增存货、往来款和银行存款,虚增2014年度净利润8049万,虚增中国工商银行成都高新西部园区支行银行存款2.18亿元。

对于境界二的造假,我们很难通过经营现金流与利润表的匹配来判断,也就是说收现比和净现比都失效了。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常识来判断,比如要警惕大存大贷的企业(真不是点名康美药业和康得新),比如计算利息收入和货币资金的匹配性,虚增货币资金无法产生利息收入的,比如查看货币资金的受限情况(财务报表附注有披露)。当然,预付账款和其他应付款等科目余额特别高,且没有合理的解释也是需要我们注意的(大家可以看看雏鹰农牧的资产负债表)。

3.虚增利润,虚增存货,现金流流入、流出

财务造假的第三重境界,就是虚增利润的同时,不仅虚增现金流入(或者也不需要这一步),还需要虚增现金流出,从而把资产负债表的造假科目变成存货等内容。而由于农业企业存货的难以核查性,这种境界的大部分造假公司都在农业企业。

远在十年前的蓝田股份、银广夏,近年来的绿大地和万福生科,还有这几年扇贝游来游去的獐子岛,都是典型代表。

案例五:绿大地造假案

作为云南省第一家A股上市民营企业和园林绿化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绿大地头顶一个不祥的公司名称,上市以来业绩连年高速增长。直到2010年春季,时逢西南地区百年不遇旱灾,绿大地三次下修业绩快报,业绩五次变脸,大幅计提苗木存货减值。

经查,绿大地在上市前三年采用伪造合同、发票、工商登记资料等手段,虚构交易业务,虚增资产0.7亿元、虚增收入2.96亿元,主要虚增资产以存货的形式表现在资产负债表中;上市之后,公司被迫以一个谎言维系另一个谎言,2007-2009年间,绿大地通过伪造合同和会计资料、销售款转回等手段,虚增资产2.88亿元,虚增收入2.5亿元。公司借2009年西南地区百年不遇旱灾之东风,妄图通过大洗澡将旧账一笔勾销,却难逃证监会火眼金睛。

案例六:万福生科造假案

万福生科的造假模式是用公司的自有资金打到体外循环,同时虚构粮食收购和产品销售业务,虚增销售收入和利润。为完成资金体外循环,万福生科借用了一些农户的身份去开立银行账户,并由万福生科控制使用,有些个人银行账户甚至连农户本人都不知道。

具体流程是,它首先把自己账上的资金打到其控制个人账户上去,同时在财务上记录粮食收购的预付款,再相应的做粮食收购的入账,完成原材料入账。之后再把这些实际控制的个人账户的钱,以不同客户回款的名义分笔转回到公司的账户上,财务上对应地做这些客户的销售回款冲减应收款,再相应的做客户销售收入等账目,利用资金的循环达到虚增销售收入的目的。

万福生科造假流程遍及到它的进、存、产、销的各个经营环节上,参与的人员比较多,总体上来说是龚永福授权财务总监来具体执行,执行过程中是财务总监来具体分配任务,每个参与的人员完成各自负责的一部分,俨然是流水线式的造假流程,体现出造假的系统性比较强。

万福生科在做资金的体外循环中也变换了很多种方式。比如有两个500万转出去,回来的时候不一定就是两个500万回来,可能会拆分成几笔,把回款的资金拆的比较零碎,想做那个客户的回款,就假冒成这个客户把钱打回公司账户上。

把款打回来之后就涉及到一个问题,银行的回单上会显示成个人账户打回来多少钱,而不是客户打回来多少钱,为了掩盖这个情况,万福生科又伪造了大量的银行的回单,私刻了若干个银行的业务章,盖在上面。他们做的单据很逼真,调查人员也是在反反复复翻银行回单的时候发现了蛛丝马迹,最终还是把这些造假的银行回单给找出来了。

对于第三重境界,典型特征就是净现比会比较低,同时存货等流动资产科目余额持续增长,然后期待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洗澡,就可以洗白了。这里究竟什么样子的净现比算比较低的净现比呢,初善君觉得重点不是绝对值,而是跟同行业对比进行判断。

4.虚增利润,虚增在建工程、固定资产,现金流流入,投资现金流出

财务造假的第四重境界是虚增利润的同时,虚增经营性现金流流入,同时虚增投资性现金流流出,在资产负债表体现的科目就不是存货类的流动资产,而是转移到了更难审查的非流动资产,如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

虽然相对于银行存款和存货,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等是实打实的资产,看得见、摸得着,投入资金巨大,但是很难说得清,也就是说这个在建工程或者固定资产究竟值多少钱完全说不清,自然就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

案例七:锦州港财务造假

这是一个很久之前的造假案例,十五年前,有一家浓眉大眼的国资背景企业,在KPMG三年无保留意见的背书下,受到了前文所提的“夏草”老师公开质疑,牵涉出一桩财务舞弊的悬案。

锦州港,环渤海地区枢纽港口,1998年登陆资本市场,中规中矩的港口公司,上市以后业绩表现平庸。2002年,民间财务杀手“夏草”公开质疑锦州港财务造假,洋洋洒洒列出数点理由,核心论点在于公司固定资产周转率(0.21)远低于同为环渤海港口的营口港(0.6)和天津港(0.67)。锦州港的在建工程和固定资产多在水下,审计师难以核查,但固定资产规模逼近北方第一大港天津港,着实令人费解。

后来被证实,公司对在建工程确认不准确,1998-2000年多列资产11939万元”(实际虚增资产超过4亿元)。2003年,锦州港对以前年度存在的重大会计差错进行了追溯调整,分别调减2000年、2001年净资产及2001年净利润4.66亿元,5.01亿元和3.54亿元。没有人知道锦州港财务造假的动机,但锦州港前后两任董事长张宏伟和关国亮都是资本运作的老手,背后或许也另有一番故事吧。

对于财务造假的第四重境界,通过净现比很难判断,但是初善君依然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个思路:就是固定资产周转率和总资产周转率会下滑,因为虚增的资产不能带来收入。当然这种情况其实核查的难度是最高的,尤其是在如今的A股,通过在建工程来调节利润的很常见。

问题来了,康美药业和康得新分别属于哪种或者哪种的组合?

4

财务造假的手段

如果你认可了我之前的内容,那我们就明确,这里的财务造假指虚增利润。虚增利润的手段就太多了,而且也在与时俱进,根本方法就是虚增收入、虚减成本费用。

虚增收入包括虚增收入、提前确认收入等,虚减成本费用包括少记成本费用、推后确认费用,此外还包括使用非经常性损益、隐藏债务等。

1.虚增收入

虚增收入是无中生有,可以通过虚构业务或者伪造合同的方式确认收入。如果虚构收入的话那么一定要有人配合,一般都是隐藏的关联方配合,或者是难以核查的收入,比如虚构海外收入。

比如借壳上市的雅百特。雅百特于2015至2016年9月通过虚构海外工程项目、虚构国际贸易和国内贸易等手段,累计虚增营业收入58,312.41万元,虚增利润25,650.11万元。其中,2015年虚增收入48,182.17万元,虚增利润23,226.34万元,虚增利润金额占当年披露利润总额的73.08%;2016年1至9月虚增收入10,130.24万元,相应虚增当期利润2,423.77万元,占2017年1至9月份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9.74%。

具体来看,雅百特为了造假,动用了7个国家和地区的50多个公司走账,超过了100多个银行帐户进行资金划转,而且经常通过银行票据和第三方支付划转,渠道复杂。稽查人员为了核实这些账户信息,几乎走遍了上海各大银行。

具体方式2015年雅百特在与巴基斯坦木尔坦市开展的城市快速公交专线项目实现收入超过2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21.8%。巴基斯坦木尔坦项目业主方为木尔坦发展署,建设城市快速公交线,总投资超过3.5亿美元。不过,木尔坦发展署根本没有和雅百特合作,年报所说的收入完全是子虚乌有。在证监会调查中发现雅百特根本就没有参与这个项目的建设,它是找了海外的一个公司伪造了一个虚假的工程建设合同,但是这个合同根本就没有履行。为了圆谎,雅百特还自导自演了一场将建材出口到巴基斯坦的“好戏”。

从资金链来讲,经过证监会的调查,雅百特的回款主要来源于雅百特本身控制的公司,还有其他的一些中国境内的公司,根本就不是那个巴基斯坦方面转钱的。

比如老朋友,北大荒。北大荒鑫亚通过亚麻交易虚增2011年度利润1,600.58万元。2011年11月至12月,北大荒鑫亚向北大荒青枫亚麻纺织有限责任公司销售4,071.03吨亚麻时,与青枫亚麻串通,另签订虚假合同,每吨加价4,600元,虚增2011年度利润1,600.58万元。

北大荒鑫亚通过水稻交易虚增2011年度利润3,524万元。北大荒鑫亚委托鸡东县忠旺粮库代理收购、保管及销售水稻。2011年,忠旺粮库将代理北大荒鑫亚保管的35,325.87吨水稻烘干整理后剩余33,600.51吨,与北大荒鑫亚的经办人赵亚光联系确定价格后,销售取得含税收入7,421万元,北大荒鑫亚此项业务为亏损。为了不暴露亏损并完成目标任务,北大荒鑫亚通过伪造合同等方式,使本项水稻销售共确认含税收入11,403万元,导致虚增2011年度利润3,524万元。

北大荒有高管抗辩到,关于亚麻项目,北大荒鑫亚将第二年能够实现的利润挪到第一年,符合会计规定,不构成虚增利润。

2.提前确认收入

提前确认收入也很好理解,最常见的提前确认收入主要是使用完工百分比法的那些公司,当然其他公司也存在。提前确认收入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先撑一年再说。

比如恒顺众昇,2014年公司为了避免亏损,提前确认与四川电力、ASI、PT Metal Smeltindo Selaras的收入2.92亿元。

再比如山东墨龙,山东墨龙2015年三季报通过虚增收入2,167.73万元,少结转成本8,351.34万元,导致净利润虚增10,519.07万元。山东墨龙2016年三季报通过虚增收入6,049.28万元,少结转成本17,582.29万元,导致净利润虚增22,731.56万元。具体方法是,公司在真实财务数据的基础上,通过调增《借出明细表》中的销售单价虚增暂估收入,同时少结转销售成本(包括暂估销售成本和已开票收入对应的销售成本),从而实现净利润的虚增。经上述调整后,公司2015年、2016年的一季报、半年报、三季报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从亏损调整为盈利。

比如欢瑞世纪。

欢瑞影视于2013年12月确认《古剑奇谭》版权转让收入 4905.66万元,发行收入147.17元,同期结转成本2572万元。欢瑞影视与湖南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签订的《电视剧<古剑奇谭>中国大陆独家首轮播映权转让协议》生效时间为2014年2月17日,晚于欢瑞影视2013年12月确认《古剑奇谭》营业收入时间,且欢瑞影视在2014年6月27日才与湖南广播电视台完成《古剑奇谭》母带交接工作,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欢瑞影视会计政策的规定。

欢瑞影视于2013年12月确认《微时代之恋》版权转让收入1886.79万元,同期结转成本846万元。欢瑞影视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签订的《影视节目独占授权合同书》(以下简称《授权合同》)以及《补充协议》生效时间为 2014年2月10 日,晚于欢瑞影视2013年12月确认《微时代之恋》营业收入时间,且《授权合同》存在解除并退款的风险,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欢瑞影视会计政策的规定。此外,欢瑞影视不能提供2013年12月已完成母带交接的资料,不能证明2013年12月已完成母带交接手续。

3.欢瑞影视于2014年12月确认《少年四大名捕》版权转让收入2490.57万元,发行收入299万元元,同期结转成本1537.57元。欢瑞影视与湖南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签订的《电视剧<少年四大名捕>中国大陆独家首轮播映权转让协议》生效时间为2015年2月26 日, 晚于欢瑞影视2014年12月确认《少年四大名捕》营业收入时间,且欢瑞影视在2015年3月13日才与湖南广播电视台完成《少年四大名捕》母带交接工作,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欢瑞影视会计政策的规定。

综上,欢瑞影视2013年因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6940万元元;2014年因提前确认收入虚增营业收入2789万元。

3.少记成本、费用

少计成本费用的道理很简单,就是推迟成本费用的入账时间,甚至完全不入账,从而虚增利润。

比如佳电股份,佳电股份以以下三种方式少记成本:第一,将在产品少结转到完工产品成本,降低产值成本率,间接实现少结转主营业务成本;第二,在库存商品结转主营业务成本时,直接少结转主营业务成本,留存部分成本在库存商品中;第三,将销售费用中的部分代理费和网点兑现费延期入账,从而调整当年利润。

其实财务造假的手段很简单,无非就是把收入做大,把成本、费用做小,从而做高净利润。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财务造假和财务调节不同,财务调节可以理解为在准则范围内的调整,涉及主观判断,很难定性造假。

5

如何识别财务造假

当我们知道了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动机、原理和手段之后,我们如何识别财务造假呢?其实上面的内容已经包含了识别的手段,这里我们把相关特征在梳理一下。

1.远高于同行业的毛利率

浑水做空的财务指标特征里,“远高于同行业的毛利率”排在第一位。为什么呢?因为不管你是虚增收入还是虚减成本,其结果就是毛利率变高,而且理论上在充分竞争的市场中,每家企业只能取得平均的利润率,因此在使用这个指标时,一定要注意适应性:在TOC领域,品牌可以带来超额的毛利率;在TOB的制造业领域,先进的技术也可以带来超额毛利率。

因此毛利率异常是判断上市公司财务是否造假的起点。

什么叫毛利率异常呢?这里分几种情况:一是浑水提到的毛利率明显高于或者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的水平,或者变动趋势与行业不一致;二是无视经济周期的影响,增长异常平稳;三是毛利率稳定或上升时,应收账款大增,存货周转变缓。

初善君扫雷5《康美药业究竟有没有谎言》中提到,康美药业赖以起家的中药材贸易毛利率奇高,不符合贸易业的一般常理。下图为康美药业中药材贸易收入明细及毛利率,可以看到与一般贸易业10%甚至5%以内的毛利率比,中药材贸易毛利率高达24%以上,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8.03亿元,毛利率高达26%。

初善君提到,好奇中药材贸易的上下游分别是谁,为什么让康美药业半年赚取12.35亿的毛利润?

2.经营现金流差

经营现金流差是被质疑财务造假最常见的指标,经营现金流差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该收的没收回来,表现是应收账款高估;二是该付的已经付出去了,表现是存货高估。

那么什么叫经营现金流差呢?

初善君一直用的是净现比,意思是净利润现金含量,即经营现金流量净额/净利润,就是说企业实现一元净利润实际流入多少现金。长周期来看(10年以上),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净利润应该大于1。看整个A股的净现比,扣除金融业之后,A股实现净利润1.94万亿元,经济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2.55万亿元,净现比为1.32,也就意味着A股实现1元的净利润,那么流入的现金为1.32元。

第二个指标是收现比,即经营活动现金流入/营业收入,即公司的营业收入中多少收回了现金,一般情况下考虑增值税,这个比值在1.16,即经营活动现金流入/营业收入=1.16。

虽然净现比和收现比的理论值分别为1.32和1.16,但是很多公司达不到的,初善君个人认为净现比不低于0.5,收现比不能低于0.8。

此外,经营现金流波动也不能过大,否则也很异常。

比如信威集团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两年经营现金流为-20亿和-37亿,同期净利润是20亿和16亿,这种巨额背离根本不符合电信业的特征。

初善君扫雷5《康美药业究竟有没有谎言》中关于康美药业的经营现金流做了深入分析,可供大家参考。

回头来看康美药业的净现比,从2010年至2018年上半年,康美药业累计实现净利润201.08亿元,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只有94.65亿元,净现比只有47%,即实现1元的净利润流入的现金只有0.47元。尤其是2018年上半年,净现比只有17%。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210927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然而仅仅以此来质疑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这不是一个财务高手做的事情,现金流不好有各种原因,至少要去分析经营现金流净额差的原因。是现金没有收回来,还是买入了更多的存货?有两种方法来看这个问题。一种是上图的间接法,可以明显看到,2010年至2018年上半年应收类账款累计增加70.92亿元,但是存货余额增加154.78亿元,这是现金流差的主要原因。

第二种方法是看根据直接法编制现金流量表和利润表计算的收现比,即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营业收入,意思是1元的营业收入收到了多少现金。因为增值税的原因,一般情况下,收现比约等于1.16。看康美药业的收现比,可以发现从2010年至今,收现比均大于1,也就是公司的收现比还不错,确认的营业收入基本收回了现金。也就意味着公司应收账款的增加基本跟营业收入的增加同步,公司现金流差的主要原因是购买存货流出的太多了。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227738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其实,康美药业所在的中药行业经营现金流普遍不好,甚至整个医药行业经营现金流普遍不好,主要是因为下游是连锁药店或者医院。以2015年-2017年主要医药公司的净利润和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为例,主要医药公司的净现比都小于1,恒瑞医药、云南白药、复星医药等分别为0.93、0.72和0.75.但是即使如此对比,康美药业的净现比还是相对较低,只有0.39。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245908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跟主要医药公司相比,康美药业的净现比是最低的。

3.大存大贷

货币资金和短期借款都很高,简称存贷双高,尤其是长期的存贷双高,很多人认为这种企业造假的可能性非常大。因为在财务管理者眼中,企业的借贷都是根据企业价值最大化进行的,在企业有大量现金时,何必去借贷呢,企业借贷金额那么高,现金为什么不还贷呢?总之,企业低资金利用效率让人怀疑。

康得新和康美药业的股债双杀更是加深了大家这种印象。

金亚科技当年就是存在存贷双高现象而被实锤造假的。2014年度金亚科技的财务报表显示,货币资金3.45亿,占到总资产的26%,短期借款、长期借款、长期债券等筹资活动的负债余额为4.07亿,占到总资产的30%。对比公司的收入规模5.53亿,有着存贷双高的迹象。2015年公司发布的公告进行差错更正,2014年末账面货币资金余额由3.45亿元调减为1.24万元,调减部分的2.2亿资金实际上为股东占用,这里的存贷双高背后实际上是有潜含着股东占款的情况。

比如信威集团,截止2018年底,公司年报显示账面资金高达111亿,然而2019年1月,16信威01债违约,债券规模20亿,又是典型的111亿资金还不起20亿的借债,要知道公司借壳上市后募集资金上百亿,这些钱去了哪里不言而喻了。

初善君扫雷5《康美药业究竟有没有谎言》中关于康美药业的大存大贷做了深入分析,可供大家参考。

康美药业财务数据被质疑最多的地方就是存贷双高,所谓存贷双高是指一家公司存款余额和贷款余额都非常高,在财务管理者眼里,这种情况是对资金的巨大浪费,一边需要支付高额的财务费用,一边账上还保留大量的现金,不符合商业逻辑。

看康美药业的报表,截止2018年半年报,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399亿元,同时有息负债(包括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应付债券、其他负债等)高达347亿元,占净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19%和104%。而且拉长周期看,康美药业的存贷双高并非一日形成的,从2010年开始,其货币资金和有息负债余额分别为28亿、28亿,占净资产的比例均为56%,占比一路上涨,尤其是近四年,一步一个台阶,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除了现金就是有息负债,像一对孪生兄弟,很有意思。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267817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那么这么多年的存贷双高是怎么来的呢?股债双融资。看康美药业上市以来的募资统计,其中首发融资只有2.26亿元,但是配股、增发、优先股分别融资34.70亿、96.52亿、30亿,股权累计融资163.48亿元,债务融资更厉害,累计借款融资123.95亿元,债券融资516.5亿元,股债合计融资803.93亿元。如果借款融资按照筹资现金流入的话,则高达742.7亿元,股债合计融资1422.68亿元。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284319

数据来源:wind

存贷双高的一个影响就是康美药业利润表中利息支出占比在不断提升,2018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5.92亿元,利息支出高达8.01亿元,占比31%。2017年实现净利润40.95亿元,利息支出12.18亿元,占比30%。而且这种现象持续多年,2010年实现净利润7.16亿元,利息支出1.40亿元,占比20%。在利息支出上,康美药业从未让人失望。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300349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从资产负债表的存贷双高,到利润表高额的利息支出,康美药业的财务管理行为让人不解。那么康美药业的货币资金是真实存在的吗?初善君在《货币资金》一文中写过,可以通过计算货币资金的收益率与七天通知存款利率来判断货币资金的真实性,比如计算得知2017年上市公司货币资金季度平均余额9.07万亿,实现利息收入1173亿元,平均收益率为1.29%,略低于2017年央行公布的七天通知存款利率1.35%;2018年上半年上市公司货币资金平均余额为9.52万亿,实现利息收入688.74亿元,平均收益率1.45%,略高于央行七天通知存款利率1.35%。

那么康美药业呢,初善君整理了康美药业的利息收入和货币资金余额,计算出货币资金收益率,如下图。可以看到康美药业的货币资金收益率在0.63%-1.45%之间,近三年约0.8%附近,远低于七天通知存款利率,因此使用此方法测算,康美药业货币资金的真实性存在部分可疑。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321019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但是实话实说,此测算方法局限性比较大,并不能保证测算结果的完全真确,只是一种参考方法。可是初善君用此方法测算利息支出发现,康美药业的利息支出高达5%以上,2012年-2014年更是高达7%左右,所以从财务管理的角度没有人能够合理解释:康美药业为什么要用5%以上的利息支出率借款347亿元,而收益率只有0.8%左右,难道银行是康美药业大股东开的,为了给银行支付利息?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337769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在货币资金一文中,初善君发现有三类公司的存贷可能会出现双高,一种是因为商业模式,比如供应链企业,一种是传统行业的国企,还有一种属于子公司多的企业。子公司多的企业,由于不同业务板块的盈利能力、报表不同,自然存在一些子公司存款多,另一些子公司贷款多,那么合并报表里自然会出现双高的局面。

截止2018年半年度,康美药业并表子公司高达120多家,是不是因为子公司多导致存贷双高呢。从2010年开始,康美药业已经存贷双高了,但是当年康美药业并表子公司只有12家,因此康美药业的存在双高也不是因为子公司众多导致的,其货币资金主要存放在母公司。对比康美药业的母公司报表货币资金及合并报表货币资金可以发现,康美药业的母公司货币资金占比非常高,一直在90%以上,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357429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而且查看公司半年报得知,公司受限的货币资金不足1亿元,外币存款更是不足0.1亿元,纵然公司董秘在多个场合强调公司高额货币资金的合理性,不合理就是不合理。

4.隐瞒关联交易或严重依赖关联交易

提到大A股关联交易,不得不提两个典型公司,一个是当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乐视网,一个是不知关联方在何处的神雾环保。

然而时至今日,两家公司股价回撤均超过90%,神雾环保股价最高接近400亿,现在只有36亿;乐视网股价最高接近1600亿,现在市值不到70亿。

这种暴跌,跟关联交易有很大的关系。

之前初善君也写过,关联交易带来两个资本市场最怕的问题,一是公司业绩是否对关联方及关联交易存在依赖,二是担心公司是否借关联交易调节业绩。

初善君2017年10月12日发布过文章《从合同角度四问神雾环保》。其中问题一和问题四如下。

问题一:为什么确认收入的大多都是关联方,而非关联方山西襄矿和石家庄化工化纤有限公司的合同则因各种原因搁浅,合同签订两三年仍未能开工建设。而即使是确认收入的港原和新疆博力拓均为小额收入,占公司收入比例特别低。

问题四:如果公司宣称的“黑科技”属实,为什么在港原化工的项目(客户2合同一)竣工一年多以来,签署的合同还是关联合同?既然有示范效益,且效益那么大,其他大的化工公司不是应该主动跟贵公司签订合同吗?关联交易合理性不足。

5.海外收入

海外收入由于核查难度大,被很多A股公司用来隐藏造假,而且屡试不爽。

比如改造地球的信威集团,比如2015年和2016年国外实现营业收入33亿和27亿,占比超过90%,而这些收入的毛利率高达91%和85%,这那里是电信设备,比洗钱还赚钱。2017年之后,国外收入骤降至0.88亿和0.02亿,康得新的毛利率至少还是稳定可信的。

6.实控人股票质押比例过高

这样的情况在A股也是一个经常性的现象,实控人股票质押比例过高。股票质押在一般情况下是公司实控人进行融资的手段,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公司实控人过多的质押股份,会形成很大的风险,一方面在于其经营上缺钱,一方面一旦股价低于质押价格,很可能遭遇平仓,使得股价进一步的降低。一个是经营上出现问题,一个是股价出现闪崩,两方面都不好。

初善君扫雷5《康美药业究竟有没有谎言》中关于康美药业的股权质押:康美药业股东股权质押比例非常高,截止目前,大股东康美实业持有康美药业91.91%的股权已经质押,因此有些投资者已经发现了康美药业最近一周每天拉升尾盘,特别有庄股的嫌疑。

7.分红少

虽然A股的传统是分红不积极,但是财务造假的公司一定更吝啬。因为净利润是虚增的,怎么会有钱进行大额分红呢。

比如康得新2014年以来虽然年年盈利超10亿元,但是分红很少,分红率只有10%。

gbm-richtext-upload-1567489382424

以上识别手段均是发现财务造假的起点,至于能否发现并证实,需要对公司的进行逻辑缜密的验证,如果发现不符合常识、逻辑的地方,那么大概率是有问题的。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