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是否会出现久违的大牛市?

2019-09-11 11:25来源:雪球

摘要:如果2019年我们能见到风险资产大底,则2020年作为牛市开端有戏。

本文的起因,是我“刚下飞机”,知乎上就有人要泻药我,要回答一个天命诡谲的严肃问题。虽然这个问题完全没有对市场的限定,我还是可以理解他想说的是A股市场。因为“久违的大牛市”,纵观全世界,这只能是指A股。

历史会不会重复?

自然而然,知乎上有很多人做出了精彩的回答。

比如有人认为,康波之说曾预言2019年是85后的第一次大机会、75后人生的第二次,以及65后人生的最后一次机会。因为2018-2019是万劫不复之年,(会是)是六十年中资产投资表现的至暗之时。如果2019年我们能见到风险资产大底,则2020年作为牛市开端有戏。

2019年三分之二已经过去,所谓万劫不复的大机会,好像还没来。(周期天王周金涛:“第二次机会在2019年,最后一次在30年附近,能够抓住一次你就能够成为中产阶级,这就是人生发财靠康波的道理。”)

如果野村证券所预言的雷曼级别断崖式下跌没有如期而至,那么预言怕是又要不出意料地落空了。当然,还有四个月,康波能否最后翻盘,尚未可知。

关于此波的威力我还有一点个人体验。

曾有个哥们跟我说:兄弟,康波神啊,我跟着操作了一年,去年是二十万,现在是八十万。你好好研究一下,也能行。

我后来才知道,他指的是负债。

还有人引用世界杯魔咒,原文说,“2006年的世界是发动牛市的起点,而4年后的2010年世界则是调整的中后期。2014年的巴西世界杯又再一次成为了5178点牛市的启点,从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来看,目前可能又一次成为了调整的中后期!

那么下一次牛市启动很有可能是4年后的2022年世界杯,这看上去是世界杯效应,但是其实是一个4年周期的规律!时间上来看是2022年!” 此类的魔咒、怪圈、猜想,市面上很多也很畅销,你先别笑,真的很有市场。

还有人认为规律可期,因为历史 “是有惯性的,很多人都想这次应该不一样吧!结果呢?没有不一样的!” (不理解知乎答题为什么都要用感叹号咆哮体)。

历史会重复这句话已被曲解。霍华德·马克斯有几篇爆款备忘录,包括《他们又来了》(There They Go Again)以及 《他们叕来了》(There They Go Again…Again)。

当然这两篇都是神作,前者写在2005年,他以互联网泡沫来对比当时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后者写于2017年,老霍把自己曾经在市场过热时的成功劝诫全部罗列了一遍--看,我很行吧,不是马后炮哟--来判断当时过热的资本圈,尤其是币圈。

老霍的意思是,金融人啊从来不学历史,没有记性。但睿智如老霍,也会给自己的预测留条后路,他引用马克吐温的名言: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是会自我押韵(History doesn’t repeat, but it does rhyme)。

其实很简单--你知道泡沫一定会爆掉,但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爆。后面那个“知道”是可以给你黄金屋的认知,而前面那个“知道”是你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卵用。

所以你要以自然时间周期来为经济现象画出精确周期,并想通过这个渔利,你太难了。这样的历史周期人所共知(比如康波),你抢跑的超额收益从哪来?

老霍原话,取自 There They Go Again…Again:

Perhaps the best way to understand investment cycles is through that great statement attributed to Mark Twain: “History doesn’t repeat, but it does rhyme.” 

The duration, pace, amplitude and details of each investment cycle are different from those of its predecessors, but the basic themes and essential ingredients are usually vaguely familiar. What Twain calls rhyming history I describe as “common threads.”

听说老霍现在在橡树已经基本不管事儿,但文章水平一如既往的维持高位。天才的投资家搞到最后的归宿都是要成为哲人。

当然最后知乎上还有一些回答就比较直爽,答案是会,别整虚的,放图说话:

gbm-richtext-upload-1568173489584

我本以为是玩笑,结果对方很骄傲。20年均线,大势所趋,再加上些波动,这图一定泄露天机。这其实很有代表性,很多人在做股票投资的时候都会在脑海里为自己画一张,壮胆也好,麻醉也罢,意淫也可,总之有了这张图,可就算吃了一颗王八那么大的定心丸。

但此天赐云图最后可能会像一把铲子,为你在碧海连天的韭菜地里挖一个又大又深的坑。此图不是镰刀,镰刀还是别人来割你;他画出的20年均线,就像一把利刃插入自己,更可怕的是上面还有倒,就是那些小波段。

当然结局也有可能是运气好最后真赚钱了,反正都是赌嘛完全可能赚大钱。但此属于玄学,我们不议。

在没有刻意操纵的情况下,股票价格走势短期内是随机游走的布朗运动(Brownian Motion),这句话你绝对可以不全信--我自己都仍有一些怀疑--但一定不要完全不信。

下一个大牛市会在何时发迹?

我想先来回顾一下拉普拉斯的妖怪(Laplace's Demon),数学家暨决定论大师拉普拉斯曾说:

“我们可以把宇宙现在的状态视为其过去的果以及未来的因。假若一位智者会知道在某一时刻所有促使自然运动的力和所有组构自然的物体的位置,假若他也能够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则在宇宙里,从最大的物体到最小的粒子,它们的运动都包含在一条简单公式里。对于这位智者来说,没有任何事物会是含糊的,并且未来只会像过去般出现在他眼前。”

所以如果你相信股价可以被预测,那你一定相信在股市里存在着这么一个拉普拉斯之妖,可以全知市场的所有变量以及变量之间的内在关系,用数学公式推出结果。

这个信念很难成真,因为股市里最关键的一个变量--人类情绪--几乎无法被量化或公式化,几乎不可捉摸。股票的成交价格,是最悲观者与最乐观者的切点,而至于乐观者会有多乐观以及悲观者会有多悲观,几乎没有任何可预测性。

实证而言,难免又要引用到有效市场假说的巨擘尤金法玛教授。有效市场假说本身虽说有很多槽点,但整体而言瑕不掩瑜,是个成体系的解释模型。

有效市场假说似乎与我们看到的现实相悖--你会看到好消息来了股价涨,坏消息来了股价跌,感觉很有规律。

但对于这个随机游走,你要这么理解:你现在看到股价的历史走势,有各种信息和噪音的干扰,你当然很难看出随机性,这叫马后炮偏差;但对于未来而言的,就是你并不知道下一步会爆出什么样的新闻,如果在某一个价位上既有买家又有卖家,如果我们假设他们拥有相同的信息,那必然股价上涨或者下跌的概率都是50%,不然在这个价位上就不会有成交。结论就是--用巴舍利耶自己的话来说--投机回报的数学期望等于零。

当然此假说有很多的不切实际的假设(比如假设买卖双方拥有对称的全面的信息且以理性行事),不然也不会叫做假说了,你也千万不要认为天才如尤金·法马的这类人会真的把假说当成现实。

用法马教授论文里的原话来讲:“随机游走假说不能对股市价格的行为提供精确的描述。但出于实用的角度,虽然这个模型并不能完全切合现实,但或许可以令人接受。此时的股价与下一个时刻的股价之间虽然不严格独立,但是彼此的关联可能是如此小,以至于其重要性微不足道。” 

但是因为人类昨天的情绪是确实会影响今天的情绪--没有人睡一晚就被刷机--所以法马教授在这里说的微不足道的相关性--股价之间的序列相关性(serial correlation,就是昨天的我会不会影响今天的我)-- 许多研究显示短期股价的序列相关性并不为零,动量(momentum)是真实存在的,而这是趋势交易的逻辑基石,趋势交易并不是伪命题。当然,做趋势的人再牛逼,也没法预言出下一个大牛市会在何时何地发迹。

牛市因何而来?

那么,我们总是要意淫出不存在的K线图?

"作为人类,我们大家都有一种绝症,叫做 apophenia。此病中文没有对应词,但我认为可以翻译成“图形模式妄想症”,是指我们倾向于从一堆实际上没有关联的错综乱麻的数据里硬看出某种模式或者某种图形或者某种关联。

比较生动的例子就是星座,比如那啥白羊座啊水瓶座啊,星星都是无辜的,彼此之间又没有谁爱上谁的半毛钱关系,但通过我们的图形模式妄想症就可以讲出各种神话故事。还有一个例子就是彩票预测(我可没有在影射股价走势图预测哟)--用大数据的某种图形去推演下一个双色球的开奖号码--当然这个肯定依然有人深信不疑。

但是请不要误会,apophenia是一种高智商病,你看低智商的小动物是绝壁搞不出星座与卜卦的。在很久很久以前,弱小的人类为了能够在四伏的危机里生存下去,就必须有能力在无关联中意淫出关联,在无图形中脑补出图形,不然就没法活。

比如你的祖先正在茫茫的草原上徜徉,而他的面前横亘着一个高高的草丛,此时他发现草丛里出现一阵不祥的抖动;当然这可能仅仅是因为一阵风刮过,但你祖先会本能地意淫出草丛后面有群狮窥伺,于是他拔腿就跑。

但如果我们先冷静一下先不跑,理性分析个一两分钟,我们可能会发现实际上这“草丛抖动”与“其后有兽”之间可能并无关联;可是为什么我们的祖先要如此不淡定呢,为什么人类就是要去相信这一种妄想型的关联呢?道理很简单--因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果是阵风我逃开了又没一根毛的损失,但如果是禽兽而我又不跑我就要变成禽兽不如了。

用统计学的行话来说“如果没有禽兽而我跑了”叫做第一型错误(type 1 error),意思是说不应该拒绝的零假设(草动与有禽兽没有关联)我拒绝了,false positive;而“如果有禽兽但是我没跑”叫做第二型错误(type 2 error),意为应该拒绝的零假设我没有拒绝,false negative。

我们人类的本能在设计上就是更容易犯第一型错误:因为第一型错误犯几次可能无伤大雅;但第二型错误只要犯一次我们的祖先可能就要狗带。

于是我们从不吝啬于一边心怀感激一边无中生有地看出各种关联和图形,因为如果我们的祖先们当时要是不能看穿这一切,我们这些后代们TM就尴尬了。

但是这种生存本能带到现代社会可能就会适得其反:我们不仅仅是面对风拂过青草丛了,我们面对的是一些无比复杂的现象和无比庞大的数据,而这个时候我们的程序设计决定了我们还是更倾向去犯第一型错误--也就是没事找事地找图形找模式找关联;但是更可怕的是此时我们犯第一型错误已不再是无伤大雅,很多人甚至因为犯了这样的错误而倾家荡产。”

所以啊所以,千万不要相信人的感觉,人的感觉要是靠谱,那就满天下直立行走的就都是巴菲特。人的感觉最容易被误导。光绪帝亲政与任天堂成立,这两件事感觉起来,是不是风马牛不相及?-- 其实是发生在同一年的事。做投资,我们要认知,坚决不要感知。

最后还有个变量就是庄家。庄家与优秀的趋势交易者一样,完全可能在左右短期的股价,使其不成为随机游走的布朗运动。比如看看我们的科创板 a.k.a. 镰刀板,都是摆在明面上的案例。很多人吃过庄家的亏--本想跟庄喝汤,但正当你觉得志得意满之时,一个巨大的阴影朝你笼来,庄家说:hold my beer……于是就是一顿胖揍。所以我们这些韭菜,千万不要把庄家当庄稼。

但是庄家再凶猛也不能告诉你下一个大牛市什么时候会来。并且庄家也不一定就能玩弄乾坤游刃有余,比如大神徐某,最后也还是玩脱了,落得其发妻苦下休书的命运。超级大庄最后还是被收割了。正所谓:镰刀配斧,才敢炒股。

当你没有刀斧的时候,放下雄心,停止预测,买买指数,修身养性。《淮南子·汜论训》李硕: 百川异源, 而皆归于海。如果放眼一百年,我认为大趋势是挺确定的,久违的大牛市一定回来,不是2020年,就是2021年或者之后的任何一年,你不会错过。但此中何时有旱何时有涝,何时河流改道,你要我做出精准预言,我太难了。全宇宙只有上帝可以说: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中。

球友@不明真相的群众,对于“牛市因何而来”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一种驱动力是上市公司盈利的持续增长。这个是很靠谱的,大概可以提供年化8-12%的回报。这个是不是离大家想要的“牛市”差距太大了?但这个钱大体上是可以赚到的,只要坚持长期投资。

一种驱动力是市场崩溃后的估值修复,那么,前面有一个“熊市”,是“牛市”最好的基础。这个钱,大体上是可以赚到的,只要在“熊市”持股和买入。

一种驱动力是市场上涨之后乐观情绪推动的过度买入,所谓泡沫。这个钱是最难赚到的,即便阶段性赚到了,也很容易还回去。所以好像“牛市”也并不是那么重要?你认同吗?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