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的亮面与暗面

2019-10-24 07:51来源:财经无忌

摘要:市场道路充满曲折,孙宏斌几次赌对让自己迈上行业巅峰,几次赌输又几乎让前面的心血付之东流。

1940年春天,英国首相丘吉尔不得不面对一个大问题。

德国在西欧攻城略地,英国岌岌可危。内阁中主张“和谈”的声音不断冒出。

外部强敌环伺;内部对这位新首相的差评层出不穷。

他此前的政治生涯一败涂地,且脾气暴躁。最要命的是他是一个从白天喝到晚上的酒鬼,动不动就问候别人全家。虎扑步行街的直男在丘吉尔面前都温柔如小姑娘。

但历史记住的更多不是一个人的缺陷,而是在大是大非面前的抉择。丘吉尔在向纳粹宣战与和谈之间选择了宣战。

因为这个选择,今天人们记住了这个开着英国沉船开向历史新篇章的伟人。

同时,人们记住了这个直男最知名的语录:“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用一个词来答复:胜利。没有胜利,就无法生存。我们决不投降。

数百年后,一个遥远东方的直男用自己人生充分诠释了丘吉尔的格言。

他的名字叫孙宏斌。

2019年地产界最大的新闻不是吴京拯救地球,而是孙宏斌拯救李嘉诚。

10月10日,李嘉诚旗下长实集团以超过40亿人民币的代价向孙宏斌的融创中国出让大连西岗山黑嘴子项目。

结合此前化身白衣骑士拯救乐视却败走麦城的情节,不禁让人猜想:孙宏斌是不是赌红了眼睛,想梭哈挽回之前在乐视丢掉的颜面。

而这已经是孙买买的第四次“梭哈”了。

回顾前三次,草蛇灰线般的商业逻辑一直贯穿始终。孙宏斌的选择,贯穿着中国商业的光和影,昂扬和不甘,得意与追悔。

1

时光回到1990年,海淀公安局新来了一个年轻犯人。清华大学水利硕士孙宏斌,将在监狱里迎来自己的27岁生日。他的前途原本辉煌:进联想只花两个月时间建起13个独资分公司,迅速升至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经理,一手掌管18家分公司。如今,却只能在监狱中度日。

坊间的一种说法是:孙宏斌拥兵自重,过多表露“另立山头”的倾向,让柳感到威胁。可是入境的境遇,却确实与他的选择有关。绝望的孙宏斌甚至拒绝与刚出生的孩子见面,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这是他的第一个错误选择。

镜头拉回1994年3月,在一个饭店,柳传志和孙宏斌又见面了。4年的时光没有让这份憎恨变得浓烈:孙宏斌坦诚地做出了道歉,换来柳传志一句“什么时候你都可以对别人说,柳传志是你的朋友”,以及联想的背书和资金支持。

凭借着人脉,孙宏斌敲开了房地产的大门。

回想当年的惨痛教训,孙宏斌淡淡点上一根烟:

“我那时年轻气盛,这件事本身,就是带着一群年轻人,想干事,也没想干什么坏事,结果过激了。有些人太不负责任了,乱写乱说乱演绎,对柳总很不公平。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借一个老黑人之口说:人在监狱里呆久了就会体制化,喜欢上监狱。人心即是监狱。

而孙宏斌走出来了。刚刚走出黑暗,光明不会那么快到来。

2

2003年9月份,石家庄009号地块拍卖,河北最大开发商卓达集团老总杨卓舒亲自坐镇,报价4.25亿,被程咬金顺驰以5.97亿击溃;同年12月,顺驰以9亿“天价”夺标大兴黄村地块,完成了北京“第一拍”。在这大规模扩张的背后,据说顺驰当时的自有资金还不超过10个亿。

孙宏斌因为自己高调的作风,被同行diss了。王石斥之“害群之马”,杨卓舒批评其“制造泡沫、坏了市场”

《三体》当中为了拯救人类不惜屡次暗杀主角,甚至叫板世界政府的维德,最喜欢说:“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

——大概是为了追回此前牢狱中的青春,孙宏斌东山再起后激进作风不减反增,更加疯狂。

顺驰扩张时,孙宏斌创造了“现金-现金”的房地产开发模式,将地产业开发周期由18个月缩短至7个月。

如今,房地产开发却把高周转奉为圭臬。买买买的行为模式,一如他刚进联想时刚上任两月,建起了13个独资分公司狂售1000万元产品的狠劲和果敢。在2003年的一个会议上,野心初现的他甚至挑战业界大佬王石:“我们的中长期战略是要做全国第一,也就是要超过在座诸位,包括万科。”

柳传志口中的“小孙”似乎再一次得意忘形了。只要没有离开赛场,永远不知道接下来是不是比之前更加黯淡。挑下万科的战书没有下多久,随着2004年以后的房地产宏观调控,顺驰于2006年资金链断裂。又因为当初在业界嚣张跋扈,导致没有人愿意救,最终顺驰以白菜价卖给了路劲基建。

当外界以为孙宏斌再也嚣张不起来的时候,他却微笑着对接盘侠路劲基建说:“你们捡便宜买了个好东西。

而顺驰百分之九十的优质地产,已经被孙宏斌以其他手段转移。这为之后的融创埋下伏笔。孙宏斌在谷底等待着一次更高的反弹。

3

2008年,地产行业风声鹤唳,大小房企闻声蛰伏,恒大四处找钱,万科降价甩卖,地产大佬们纷纷想法子御寒。

这时,孙宏斌成立的融创掏出20亿,拿下北京海淀区西北旺新村“地王”项目。同时138亿元接盘联想控股地产,还斥资超60亿元争夺金科股份控股权、26亿元入股链家。

这让业界回想起了2003年,孙宏斌曾以9亿拿下北京大兴地块,荣膺当年地王,支配业界的恐惧:

10年时间内,顺驰从一家天津的地产二手中介,变成了手握700万平米土地储量的全国地产商黑马的情景犹在眼前。这一次,新成立的融创仍旧以“地王”的身份归来,似乎又要预示着一场腥风血雨。

然而重新归来的孙宏斌更加成熟,格局也更加开阔,更多以“白衣骑士”的形象示人。

2014年,绿城遭遇资金链危机,融创以62.98亿港元的价格收购绿城24.313%的股权;

2015年,佳兆业陷入禁售风波,游走在破产边缘,孙宏斌试图收购佳兆业股权,同年拟入局雨润;

2016年9月,融创以137.88亿元收购联想旗下42个物业项目。17年1月13日以150亿投资乐视。大手笔并购的背后,是行业变迁和孙宏斌越发敏锐的商业嗅觉。

2018年,房地产行业出现“去地产更名潮”,除主营业务之外,各家房企在物业,物流,教育等小众领域都有发力。

恒大许家印,格力董小姐纷纷布局新能源汽车。而孙宏斌不甘后尘,提出未来五到十年,房地产销售规模将保持在约11万亿量级,排名前10的地产公司会占有40%的市场份额,地产是融创的绝对主业,但同时也要为今后十年、三十年做准备,多元化的投资不可避免。

他给出的投资路线图是:房地产存量市场、金融平台、资源性行业、大娱乐、大健康。

乐视的生态正在孙宏斌长线之中,虽然外界嘲笑孙宏斌对贾跃亭的失算,但孙宏斌真的失算了吗?毕竟,收购公司等同于收购了里面的地产。

150亿投资乐视,条款注明“融创将作为乐视及/或其所控制的乐视系公司在房地产业务领域的唯一合作方”。

乐视土地储备约20920亩,也就是1395万平,对应楼面价0.11万/平,这还没算乐视跟地方上达成战略合作,获得的大量土地。这两笔并购(或投资)已经物超所值。

至于正经的万达文旅项目,乐视TV、体育等互联网业务,就是附赠的梦想——孙宏斌经常提的大娱乐、大健康、体育、文化、电视、电影等。谁能够不择手段地抢先布局,占领鳌头,谁到时候就能站上时代浪尖。

4

回到篇首我们所探讨的问题——历史记住的更多不是一个人的缺陷,而是在大是大非面前的抉择。孙宏斌面对抉择时似乎做出的并不都是最优解,却为后来的再次起势做了铺垫。

如果不是宁肯丢弃联想前途,在柳传志面前力保下属,后来再创业,老部下就不会死心塌地跟着。如果不是对将自己送进监狱的人低头求和,就不会有东山再起的基础。如果不是顺驰不择手段的光速扩张,就不会有后来融创借鉴的并购模式。

普通人一次挫折可能就爬不起来,但孙宏斌能够商海浮沉数十载而不倒,从前面的事件中可以看出他几项特质:

一是大度,不管是与柳传志的恩怨,还是并购绿城和佳兆业失败却依然大度不计较,都使得孙宏斌在狂妄之余依然受到他人的尊敬。

二是人脉,良好的人品获得泰山会柳传志、卢志强等多个大佬支持,是东山再起的基础。

三是执行力,“拼命三郎”亲自带队尽调,在听得见炮火声的第一线快速决策,这往往是被并购方所急需的。孙宏斌曾说过:“王健林想卖万达文旅,需要找一个决策快、说话算数的,不扯淡的,又能拿出几百亿的,市场上挑挑,也就只有我了。”

市场道路充满曲折,孙宏斌几次赌对让自己迈上行业巅峰,几次赌输又几乎让前面的心血付之东流。

与丘吉尔一样,他们不得不面对相近的场景和几乎同样艰难的抉择:如果不选择和谈,英国战败了将连有生力量都难以保存;倘若在经济下行中,房地产行业再度经历严厉政策的雨打风吹,倘若在疯狂规模行进中,融创一如顺驰一样,因为规模奔跑过快而不慎再度遭遇资金链断裂,孙宏斌将万劫不复。

不背负骂名,不背负重大的牺牲也许可以获得片刻安宁。但是到底选择在至暗时刻悄无声息,还是做其中最亮的一束光?

显然,这个问题,最终只有孙宏斌自己知道。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