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史上经典一役诞生:为何是高瓴资本?

2019-10-30 10:49来源:投资界PEdaily

摘要:谜底终于揭晓:高龄资本入主格力电器,成为最后大赢家。这不仅是这家PE巨头的胜利,根式缔造了PE参与国企混改的里程碑事件。

历时6个多月,格力电器400亿“股权之争”最终花落高瓴资本。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10月28日晚间消息,格力集团函告格力电器,经评审委员会对参与公开征集的两家意向受让方进行综合评审,确定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最终受让方。珠海明骏背后的基金管理人则为珠海高瓴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gbm-richtext-upload-1572404970012

悬而未决,这是难熬的六个月。“这次评选非常严格、密不透风,就像是在经历一场考试,大家都在等待着结果。”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对投资界透露。

如今,谜底终于揭晓:高瓴资本入主格力电器,成为最后大赢家。这不仅是这家PE巨头的胜利,更是缔造了PE参与国企混改的里程碑事件。

25进2剩1:高瓴拿下,厚朴出局

格力电器史上最大规模的股权转让,始于半年前的一则公告。

今年3月末,格力电器称收到控股股东格力集团通知,格力集团筹划转让所持有的部分格力电器股权,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动。数日后,格力集团宣布筹划转让所持有的15%格力电器股权。业内估算,这笔股权转让价值近400亿元人民币。

自此,格力电器股权争夺战正式打响。

5月22日,25家机构进入珠海格力电器总部,参加股权转让项目意向投资者见面会。现场堪称豪门盛宴,其中包括了博裕资本、高瓴资本、淡马锡控股、厚朴投资、金石投资等PE巨头,还有以百度领衔的产业资本。

9月2日晚,经过漫长的公开征集,格力电器公布了两位潜在股权受让者——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GENESIS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 (下称“GFI公司”)组成的联合体,进入“二选一”阶段。

两大意向受让方背后分别是张磊领衔的高瓴资本、方风雷执掌的厚朴投资。当时曾有传言称,厚朴资本有可能联手高瓴资本、格力电器管理层一起参与15%股权收购。直到今天,谣言不攻自破。

在这场2进1的“终极淘汰赛“中,厚朴投资的确有实力与高瓴一较高下。厚朴投资本身在智能制造、物流、芯片、新能源等领域布局广泛,对格力而言,这家机构拥有产业资源融合的强大吸引力,而其在国有资产资本运作方面也经验颇丰。

只不过,高瓴资本似乎更胜一筹。在高瓴成立的十多年里,已投资了一大批重新定义所属行业的优秀公司——腾讯、京东、美团点评、爱奇艺、滴滴、百丽国际、百济神州、药明康德等,每一个投资案例都堪称业界经典。

董明珠曾明确表示,“格力需要的是真心诚意愿意帮助格力电器发展的企业”,“此次交易绝不接受野蛮人参与”。

作为格力电器“娘家”的珠海市国资委和格力集团对受让方的要求远远不只是“有钱”,还得有能力为上市公司引进有效的技术、市场以及产业协同等战略资源,甚至是推进珠海产业升级整合的资源。

在这一点上,张磊和高瓴资本自然当仁不让。

为什么是高瓴资本?

从成立至今,格力集团就一直是格力电器的控股股东。自2006年起,格力集团不断降低对格力电器的持股比例,此番出让15%股权后,高瓴资本成为第一大股东。格力电器由此进入高瓴时代,这是其诞生以来最大一次转身。

对于格力电器而言,高瓴资本是“熟人”。格力电器2019半年报显示,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HCM中国基金是格力电器的第八大股东,持股比例0.72%,仅次于董明珠0.74%。

为什么是高瓴资本?未来格力电器将走向何方?张磊将如何处理与管理层之间关系?诸如这些,都是公众所关注的。

高瓴资本于2005年创立,梳理其历史投资,从最早的腾讯,到协助京东、撮合腾讯与京东合作,到近两年的私有化并且数字化改造百丽国际,都证明了其在产业升级和产业整合方面的能力。

2005年,高瓴资本的第一笔投资瞄准中国,目标是市值不足20亿美元的腾讯。当时张磊看中的是中国潜在的庞大互联网用户群体。14年后,腾讯市值超过4000亿美元。

格力是在高瓴成立的第二年被发现的。彼时的家电市场正上演价格战、技术战,但在空调行业,一场行业整合风暴来袭。

根据媒体报道,2005年,格力家用空调销量突破1000万台,成为家用空调的“单打冠军”。2006年,格力电器实现231.14亿元的空调业务收入,超过美的、海尔,居三家空调企业之首。从那时起,高瓴投资格力,并持续重仓十余年。

2008年,正值全球经济危机,几乎没人愿意投入资本打造消费品高端品类。张磊迅速捕捉到市场的空白,坚定投资蓝月亮开发洗衣液产品,在亏损阶段持续投资。3年后,蓝月亮在高端洗衣液市场中打败国际巨头宝洁和联合利华,成为中国洗衣液行业老大,张磊的判断再次为市场所验证。

高瓴投资京东之前,高瓴已经通过对零售电商行业的长期调查研究,明确了零售电商下一阶段的发展模式。随着高瓴资本投资入股京东后,还牵线搭桥,让蓝月亮高管与京东接洽,在品牌宣传和销售提升方面实现双方共赢。

国内知名母婴童品牌孩子王,也是在高瓴资本的助力下,实现转型。2014年高瓴资本进入后,帮助孩子王重新梳理了战略规划和实施路径。同时,在垂直电商为补贴厮杀时,将企业的核心资源全部投入到线下渠道基础的夯实和全渠道平台的开发和迭代,为后来的O2O战略快速实施奠定了基础。

格力电器,下一个百丽?

一直以来,张磊的投资理念被圈内诸多人奉为圭臬。“找到最好的公司,做时间的朋友”,是对价值投资最好的诠释之一。

百丽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近期,张磊在《清华金融评论》发表署名文章,系统介绍了他的投资思路,以百丽为样本,或许可一窥高瓴参与格力混改及后续赋能路线图。

张磊认为,数字化、智能化已经成为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但是,这一过程是要在各个产业、地区数字化程度参差不齐的前提下进行。因此,这场产业变革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加大投入,加强信息技术基础设施建设,弥合不同产业、地区间的数字鸿沟。除了依靠政府政策引导和公共投入,也需要鼓励包括PE投资在内社会资本的参与。

高瓴对时尚零售集团百丽全供应链的升级,正是基于这样的方向。

百丽于2007年在中国香港挂牌上市。它不仅是全球最大的非运动鞋鞋类生产商之一,按销量排名,也是世界最大的运动服零售商之一。但随着近年来消费科技、电子商务等新兴技术对传统零售行业的冲击,百丽遭遇了经营困难,最近几年利润开始下降。

可以说,百丽遇到的问题,在我国实体经济的历史发展中具有普遍性:最初依靠创业者敢想敢干的企业家精神,构筑了完整的生产、营销、供应体系,积累了丰厚的用户基础,建立了强大的品牌影响力。但是这样系统化的、曾经包打天下的核心竞争力,在数字化时代却越来越步履沉重。

实际上,丰厚的数据资源加上系统反应能力,是以百丽为代表的大型实体经济企业重塑辉煌的最重要基础。张磊认为,百丽依靠零售网络,2万多家直营店,特别是8万多名一线零售员工,是最有希望在数字化时代打造C2M(Customer-to-Manufacturer,顾客对工厂)模式的企业。

2017年,高瓴在对百丽完成私有化后,成为其控股股东。在之后的两年里,高瓴并未亲自“下场”运营,而是仍以原有管理层为主导,与百丽开启企业数字化转型。前不久港股上市的滔搏国际正是百丽转型的实践基地。

从高瓴资本操作百丽来看,格力电器未来想象空间巨大。格力,会成为下一个百丽?

预约咨询

400-080-5828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