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录 ,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登录 注册
旗下APP
微信公众号
小程序
  • 手机APP

  • 自选产品

  • 理财热线

吴小晖:三万亿的泡沫之路

2020-01-17 15:47 来源:观点

摘要:吴小晖和他的安邦帝国,原意是想“治国安邦”。如今,安邦保险也已经改组为“大家保险”,成为大家的了。

前段时间,阿里拍卖上架的4套天价别墅引起了广泛关注。

4套别墅至今已全部成交,折算到单价,这批房源整体大概在3.9万元/平方米左右。

这4套别墅位于杭州西溪风情,距西溪湿地公园仅400米,有“硅谷别墅”之称。2014年淘宝从西湖国际大厦搬到未来科技城,多位核心高管在城西置换房产,有很多人选择了西溪风情,这当中就包括已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的马云。

gbm-richtext-upload-1579247050326

图/4套豪宅已成交,图源网络

而这4套别墅的原主人,就是安邦保险集团原董事长兼CEO吴小晖。

随着这4套房源的成功出让,这个几乎快被人遗忘的商界传奇人物,再度回到公众的视野之中。

2018年5月10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

gbm-richtext-upload-1579247073251

判决资料显示,吴小晖因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95亿元;以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亿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5亿元,违法所得及其孳息予以追缴。 

这是去年的一审判决,明面上没收的财产就有105亿,但其中的“违法所得及其孳息 ”当时并没有公布明确数字,这笔钱到底有多少?

前不久,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一份《执行裁定书》给出了答案:

“没收财产105亿,追缴违法所得752亿。”

后面的零头抹掉,加起来是857亿!

857亿什么概念?如果把这笔钱存银行,一天的利息就将近1000万!

拿中奖来说,如果你一出生就开始中彩票,每天中500万,中到你快50岁的时候,差不多就够了。

看来贫穷真的能限制我的想象。

这857亿,不是安邦集团的资产,而是吴小晖个人装到口袋里的,有些在银行,有些在公司,有些是股权,有些是房子。法院在一一强制执行中。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如今吴小晖已经认罪伏法。但人们依旧好奇,吴小晖的巨额钱财从何处来?他的万亿金融帝国为何膨胀地如此迅速?他何以长期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

诸多疑问,追根溯源或许能找到一些答案。


01

冒险家的万亿金融帝国

历史的进程,不外乎潮起潮落。

在过去10年,这段中国经济史上最波澜壮阔的时期,一只只金融大鳄张开血盆大口,上演着蟒蛇吞象的故事。

吴小晖就是其中之一,短短十多年间,他怀揣权力与野心,在这里上演了急速膨胀、负隅顽抗、一朝陷落的剧情……

1966年10月,吴小晖出生于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萧江镇周宅村。

成长于春潮涌动的年代,颇有商业头脑的吴小晖如鱼得水。凭借着英俊的相貌与过人的口才,吴小晖借助婚姻实现了人生蜕变。

gbm-richtext-upload-1579247091764

图/安邦保险集团原董事长兼CEO吴小晖

在首任岳父——原杭州市市长、浙江省副省长卢文舸的帮助下,吴小晖分别于1996年、1998年成立了汽车销售和租赁公司,并和中国最大的汽车巨头——上汽集团的总裁胡茂元成为了好朋友。

这两家公司后来成为安邦的发起股东。2013年11月19日,胡茂元卸任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开始走上前台,出任安邦董事长和总经理。

后来,随着生意不断做大,吴小晖数次离婚。借助第三次婚姻,他攀上了中国权力的巅峰。

婚姻,为这个有野心的男人带来了强大的政商资源。据称,每到一个省份经商,吴小晖都会借机与当地政界高层会面,并迅速拉近关系。

吴小晖的长袖善舞,在商界是出了名的。开国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就曾为吴小晖的安邦保险集团“站台”十多年。

gbm-richtext-upload-1579247102975

图/陈小鲁

在强大的政治背景支持下,吴小晖的商业帝国迅速膨胀。

在以极大的勇气吞下成都农商行、民生银行后,在此后的数年间,吴小晖频频上演“蛇吞象”的戏码,构筑起了自己的金融帝国。

自2014年起,短短三四年间,安邦的资产从1000亿元膨胀到近万亿元,拥有10家子公司。安邦 2014年4月和9月两次增资,注册资本一度高达619亿元,为业界最高,大幅超过当时第二名人保集团的 424 亿元。

2014年,保险行业总资产首次突破10万亿元大关,保费收入首次突破 2 万亿元。其中安邦保险以原保费收入增幅38倍,成为最高调的“黑马”。

到2017年,安邦集团已经位列《财富》世界500强第139位。从安邦发展历程来看,快速扩张得益于一路的增资扩股,不停的全球买买买。

此前,安邦系在资本市场不断掀起举牌潮,成为险资举牌的代表性样本。

具体来看,安邦持股比例最高的为金融街,达到29.98%,距控股股东金融街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31.18%的持股比例仅一步之遥。安邦持有金地集团的比例也超过20%,民生银行、大商股份、同仁堂、金风科技、欧亚集团、中国建筑、招商银行也超过10%。

据统计,安邦保险集团及旗下子公司公开持有A股24家公司股份,主要集中在银行、房地产等蓝筹股上,市值规模超过2000亿元。

gbm-richtext-upload-1579247120012

图/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安邦持股情况

不仅如此,吴小晖还把目光投向了海外,开启了海外“买买买”的豪举。

2014年10月6日,安邦宣布以19.5亿美元收购希尔顿集团旗下位于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

以此为起点,安邦在全球进行大肆投资的消息频出。以2.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亿元)收购比利时FIDEA保险公司;2.19亿欧元(合人民币约16.96亿元)收购比利时德尔塔·劳埃德银行100%股权;1.1万亿韩元(约63亿元)宣布正式收购韩国东洋人寿;15.9亿美元(约100亿元)收购成立于1959年的美国上市保险公司信保人寿保险公司;以65亿美元的价格从美国私募基金巨头黑石(Blackstone)手中收购地产信托公司Strategic Hotels & Resorts……

在庞大的资产规模中,海外保险资产达9000多亿元,占总资产比例超60%。这些海外收购集中发生在2014年到2015年之间,2015年8月11日,央行公布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2298,较上一个交易日贬值1136点,下调幅度达1.9%,为历史最大单日降幅,开启了人民币持续贬值的过程,此时,安邦早已在海外收购了庞大资产。

眼花缭乱的海外收购让外界应接不暇,但这种持续不断的收购在2016年因为高达140亿美元收购喜达屋酒店的交易被叫停而终止,当时报道称,原因主要是监管层反对和融资安排。

国内外齐头并进的狂飙,安邦系的扩张之路令人瞠目结舌。

在证监会后来的审计中,安邦的真实资本只有10.96亿元,但通过调用各种资源和杠杆,实现总资产近3万亿,撬动的杠杆之高,放眼全球实属罕见。

在吴小晖执掌安邦的数年,安邦保险集团金融版图不断扩张,其资产也实现了几何级的增长。

从保险,到银行,到其他牌照,整个安邦系最终的资产达到了近3万亿的规模。不停在投资,不停在扩张。

gbm-richtext-upload-1579247138092

图/安邦资本版图,图源新财富

这种膨胀,比较要命的是,把大量来自居民端的存款、保费,通过自己的平台变成了游资。

这种模式一旦停止扩张,居民端的存款和保费,或者理财,天知道能不能兑付。

万亿安邦帝国掌门人、冒险家、杠杆之王,吴小晖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隐形富豪。

02

吴小晖的“资本魔术”

安邦巅峰的时候,高居中国内地保险公司第一位。吴小晖一时成为资本界最传奇的人物之一。

吴小晖的巨大能量来自何处?无非是杠杆人脉、资金、资源,以及对监管和法律红线的挑战。

这其中最为人惊叹的,莫过于吴小晖辗转腾挪的“资本魔术”。

安邦从2004年的5亿元注册资金起家,经过七次增资,特别是2014年的两次共499亿元的增资,注册资本达619亿元,成为中国保险业资本金最雄厚的公司,把其他保险业前辈远远甩在后面。

相比之下,老牌保险人保集团资本金为424亿元;历次增资都震动市场的中国平安集团,资本金为182.8亿元。莫说在风格保守的保险业,即使翻看世界金融历史,这也相当罕见。

安邦增资是为了满足规模快速扩张之下,监管对资本的基本要求。但安邦的增资行为也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而且,安邦的资本结构和股东结构息息相关。公开数据表明,安邦的股东结构犹如一个迷魂阵。但抽丝剥茧之后,结论也十分清楚:安邦的37家股东背后,通过101家公司层层叠叠可上溯到86名个人股东,均为安邦保险集团实际控制人吴小晖在浙江老家的亲属团。

gbm-richtext-upload-1579247156235

图/安邦非国有企业法人股东构成情况

这些由吴小晖老家亲属团组成的个人股东,通过循环出资放大资本,明显涉嫌利用自己控制的保险资金虚假注资。

据《财新周刊》特约作者、注册金融分析师郭婷冰分析,安邦股权结构的最大问题是,这86名背后的个人股东并未实际出资600多亿元现金支撑安邦的运作,而是通过对49家公司合计约5.6亿元的股权投资实现对安邦的最终控制的。并且,绝大部分(近95%)的安邦最终控股公司是注册资金3000万元以下的小型或超微小型公司!

86名个人投资者用5.6亿元的资金,投资于49家号称总注册资本达24亿元的企业,再通过层层类似“幼蛇吞巨象”的控股方式,撬动对安邦98%股权、600多亿元的注册资金(111倍资金杠杆)和超过19000亿元的资产(超过3400倍的资产杠杆)的最终控制,这应该是古今中外资本市场上杠杆利用的终极水平!

起诉书也显示,吴小晖将安邦财险作为融资平台,采用对安邦系公司与产业公司实施明暗两条线管理的方式,掌控核心财务人员,打通安邦保费资金与产业公司之间的划转通道,为其将安邦保费资金转移至产业公司作了充分准备。

公诉人出示的证言和书证等材料显示,吴小晖通过虚假投资、分红等名义,将1601亿余元超募的保费资金,划转至其个人实控的产业公司,用于对外投资、归还债务等,至案发时实际骗取了652.48亿元,截至案发时,仍未归还安邦财险。

吴小晖之妹的证言也证实,吴小晖将其安排到产业公司工作,帮助设立和管理产业公司。吴小晖还让其多次借用老乡或亲戚的身份证注册了大量空壳的产业公司,其中部分公司用于增资入股安邦。

如此一来,吴小晖通过家族股东团“幼蛇吞巨象式”的控股方式,以“左手倒右手”虚增资本,来实现“自我注资循环”。结构之复杂、布局之精巧、形式之隐蔽,堪称中国资本史上罕见的“惊天魔术”。

03

“金融大亨”的穷途末路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安邦保险官网显示,2017年5月15日,吴小晖在比利时大使官邸参加花园招待会,拜会了来华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副首相克里斯・佩特斯,与其合影。这是吴小晖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最后一次报道。

gbm-richtext-upload-1579247177169

2017年11月,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中痛斥:少数金融“大鳄”与握有审批权监管权的“内鬼”合谋,火中取栗,实施利益输送,个别监管干部被监管对象俘获。

监管层多次对吴小晖与安邦系发出警告和暗示,可惜的是,吴小晖不但没有回应,反而出现了近乎疯狂的抵触。

公开资料显示,当监管层试图调查安邦集团时,吴小晖的安邦大楼,大门紧闭阻止调查人员进场,并一边迅速销毁资料,甚至还一度发生过暴力对抗。

这不禁让人想起了曾经的“天下第一庄”庄主禹作敏。

上世纪90年代,天津静海县大邱庄农民企业家禹作敏,因窝藏杀人犯被查,命令全村100多个工厂的工人全部罢工,上万名本村及外村的农民手持棍棒与钢管,与400名武警全面对峙,一时剑拔弩张。

后来,天津法院以窝藏、妨碍公务、行贿等罪名,判处禹作敏20年有期徒刑。

gbm-richtext-upload-1579247188528

图/昔日风云一时的农民企业家禹作敏

虽时代背景、人物身份有异,但相通的一点是:与国家和法律抗衡、与人民背道而驰的人,自古都没有好下场。

2018年2月23日,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被依法提起公诉。

2019年7月2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2018)沪01执1095号之二十六《执行裁定书》对吴小晖没收财产人民币一百零五亿元,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七百五十二亿四千八百五十一万元及其孳息,并确定了没收、追缴的财产范围。

gbm-richtext-upload-1579247207522

图/857亿,这可能是共和国有史以来执行金额最大的一单《执行裁定书》

吴小晖和他的安邦帝国,原意是想“治国安邦”。如今,安邦保险也已经改组为“大家保险”,成为大家的了。

2015年,风头正盛的吴小晖在哈佛大学发表演讲时说道:

“我想到生命的意义,我们都有归零的那一天。”

可能他也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

部分参考资料:

1. 《黑马安邦》,财新新世纪周刊王申璐,2014

2. 《穿透安邦魔术》,财新周刊郭婷冰,2017

3. 《安邦金融帝国是怎么炼成的》,北京商报许晨辉,2017

4. 《吴小晖一审定罪:入狱18年,没收财产105亿元》,财经杂志俞燕,2018

5. 《吴小晖沉浮启示录》,数据研究局wdd001,2019

6. 《吴小晖的末日》,臧启玉律师,2019

热门产品

更多 >
  • 阳光私募
  • 类固收
  • 私募股权

石锋守正二号

登录可见

单位净值(09-18)

登录可见

近一年收益

石锋守正5号A期

登录可见

单位净值(09-18)

登录可见

累计收益

金樟金兴1期

登录可见

单位净值(09-18)

登录可见

近一年收益

金樟金兴2期

登录可见

单位净值(09-18)

登录可见

累计收益

九坤股票多空配置19号

登录可见

单位净值(09-18)

登录可见

累计收益

汉和资本101期

登录可见

单位净值()

登录可见

累计收益

或拨打理财热线 400-080-5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