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80-5828
格上首页 > 格上悦读 > 生活 > 江南愤青:中美教育的一些简单看法

江南愤青:中美教育的一些简单看法

2017/12/06 来源: 扯淡堂
[摘要]:最近在一个朋友圈里看到很多家长再谈中美教育的问题,想把孩子送美国去读书,美其名曰:不想让他们太残酷的竞争,自由的接受教育。这个观点,怎么说呢,特别有意思,可以分开几个层面来谈的。

  最近在一个朋友圈里看到很多家长再谈中美教育的问题,想把孩子送美国去读书,美其名曰:不想让他们太残酷的竞争,自由的接受教育。这个观点,怎么说呢,特别有意思,可以分开几个层面来谈的。

  1

  这个社会的分层状态一般取决于几个层面的因素

  第一个因素自然是天赋,我们会发现所有人类社会的优秀的人普遍性特征是趋同的、精力旺盛、智商超绝勤奋异常、责任心强、欲望充沛等等,这些其实根子里来看都不是教育的结果,很大程度是基因就决定了。同样的孩子,在很小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呈现出不同的状态,或者说同样的教育,同样的家庭出来的孩子的性格特征都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天赋决定了很多人的未来,要承认这点。难听点说,优秀的人在哪里都是优秀的,傻逼的人在哪里都是傻逼。不会因为你送到哪里去就会有所改变。这个固然很难听,但是他是现实。

  第二个因素是家庭背景,有钱和没钱,绝对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他给孩子带来的改变比孩子自身的努力改变要重要一百倍,尤其社会分层的结构来看,5%的天才加5%的垃圾,再加90%的差不多的人群,在90%的人群中竞争的情况下,决定他们差异的就取决于很多大量的基因以外的因素,在这些因素中钱的占比绝对远高于一切,有钱的孩子的选择更多,带来的机会自然就会更多。当很多贫苦人家的孩子需要付出很多努力的时候,有钱人的孩子,只要钱就可以轻松获得,从而带来的阶层固化更为严重。所以我们说很多时候与其说是比拼孩子的能力,不如说是比拼家长的能力,通过孩子改变孩子命运的可能性非常的小,你真要为孩子改变命运,前提得自己要先改变你自己的命运。讲述这两个观点,我想阐述的是说,孩子送到哪里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2

  在送孩子出国前,先想想你是否面对两个基本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你孩子是否足够的优秀,第二个问题是你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财力去支撑。这两个问题交叉在一起,还真不能分开。当你钱财很多的时候,你的孩子是自由的,哪怕是垃圾,你送到美国去,读个垃圾学校也好,读个名牌大学,其实都挺好的,因为你给了他更多的选择机会。或者说,你的孩子足够的优秀,那么在美国这样的环境里,你哪怕贫穷一点其实也无所谓,优秀的孩子会为你赢得很多未来,我们最怕的就是你没有什么钱,而且固执的相信你的孩子很优秀那么问题就来了,你会发现事情会变得更糟糕而不是更好。还不如在国内踏实学习。我们这几年见过太多的孩子为了逃避中国的竞争跑到美国、英国去读书,以为会更好,其实99%的人是变得更糟糕。

  美国不是垃圾收留场,美国的教育竞争比中国只会更激烈,不会更轻松,因为你要接受来自全球的上百个国家优秀学生的竞争,所以在美国你要读一个名校的竞争激烈程度绝对不会比中国要轻松到哪里去,当然为什么很多人会觉得美国的教育很轻松很自由呢?这个跟你的期望值是相关的,在美国的确没人逼你读书,逼你考试,这个很正常,因为他不会为你的人生负责啊,你爱读书不爱读书,最后考不考上好大学,跟他没关系啊。你不读书不考试最后考不上好的大学,然后做一个很普通的快递工作,也跟他没关系。美国是个非常崇尚自由选择的国家,他的本质是说,路是你自己选择的,你自己为你的选择负责就行了。但是我们中国的父母不认啊,一方面要让孩子自由,轻松,一方面还指望孩子考上北大清华,那不是扯淡的事情么,天下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呢?

  3

  中美在教育层面其实是截然不同的、对立的

  美国实现的是所谓的精英教育国家,包括政治层面,美国都是所谓的精英统治,他们相信社会的发展只跟精英相关,至于绝大部分民众,都是跟随者,精英会让他们变得更好,所以在教育中,美国倾向于那些在某些领域发挥出特别才能的孩子,也就是我们通常认为的天才,他们对于这些孩子的关照会胜过其他人,而绝代多数人其实是不在他们关心范围之列,他们的高考也好,中考也好,并没有所谓的升学率这个说法,你能不能考上,光他屁事。

  而显然中国不是,中国是个平民教育的国家,他关心大多数人的教育水准,他关心升学率,他关心更多的人能接受更好的教育,而且教育资源并不匹配,资源稀缺,一个老师面临很多的孩子的时候,他不会也不可能每个孩子都关心过来,带来的问题就是他对于那些不符合群体性特征的孩子基本上采取的是漠视甚至是压制的态度,而这个群体的人要么就是天才要么就是垃圾,他们一概被认定为是垃圾生被抛弃了,所以中美的特征是美国在乎天才,忽视平民;而中国在乎平民,抛弃天才。这两个制度各有利弊,你很难说谁比谁更好。美国其实很多年前就开始在反思这个问题,我记得911发生的时候,布什总统就在德州还是哪里的一个小学里给孩子上课,他说一个单词,孩子说一个单词,这种填鸭式教学,在美国曾经被认为是不可能的教学方式。

  也就是说中国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是中国教育的受益者,但是极少部分的人是中国教育的受害者,当然最可惜的是那些天才。嗯,我貌似就是其中一个,我出生在一个贫困山区,我记得我初中的英语是音乐老师教的,整个县城就只有一所中学,我的求学经历特别有意思,我初中考高中考不上,高中考大学也没有考上。初中的时候是因为太吵闹了,还被取消了考试的资格,后来我爸爸去讲理勉强被允许考试,也没有考上就花了家里三千块钱买进了高中,那时候三千是个天文数字了。后来高中考大学也没有考上,反正读书不好,连最后一批(第五批高中专)的组档线都没上,然后被我爸爸送到东阳高复班里去复习。前半年也没有怎么读书,考试前三四个月,我努力了下,结果考了当年县里高考状元,很多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我自己也是觉得很奇怪,然后大学毕业后有一年去考驾照,居然考了一年都没有通过,最后我们驾校的老师问我说你大学一毕业生,脑子怎么那么笨,考个驾照那么简单的事情都过不了,我自己也很郁闷。后来我问老师说,侧方停车,是不是只要把车倒进车位就行了,考试的时候,不一定非要按照你说的什么左反光镜对劳什么位置,或者到了什么时候必须打几个方向盘啥的也可以。他说是啊,你只要倒进去就行了啊。我说我靠,那你下车,我两把就进去了。

  那个时候我突然想明白一个很简单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我们这样的人总是被认为是坏学生,本质是因为我们属于某个程度上的天才。我复习班之所以能考上很好的分数的前提是因为复习班是没有老师的,复习班的老师都是那种花钱从正规高中请来的走穴的老师,他们讲完课就走人,压根不会来关心你听懂没听懂。这个时候,我反倒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自我学习,然后我都是按照答案在倒推做题的方法,然后总能用很简单直接的办法去找到答案。但是如果有老师在边上指导的话,那就铁定完蛋了。我记得有一次数学考试,我选择题做的非常快,几秒钟就知道哪个答案,然后老师问我怎么算出来的,我说排除法做的啊,很简单啊,明显其他几个不是,那显然就是这个了。我们数学老师就说我投机取巧,还把我做负面典型直接丢教室外罚站去了,这个就是最大的问题,老师总是希望你用他们想好办法让你跟着他们的路径去做。从他们角度来看,他们没有那么多资源和时间去对不同的人群做不同的管理,从而就寻找了最简单的办法去做,这些都是他们总结出来最直接有效的规律,你压根不用去想为什么要这样,你只要按照这个去做就行了。这个在中国其实是非常有效的,我去新东方读书的时候,我们新东方的老师总是跟我们说,你们别问我为什么,只要按照我们说的做就行了,反正就是这样的。

  但是世界上总有些人不是普遍群体的案例的,例如我。所以我们经常性的会去走不一样的路,就是不喜欢老师规定的套路去做,最后我们总被当成另类,最终的结果就是被归类为坏学生这个范畴。驾照这个事情也是这样的啊,老师其实已经总结出如何最快最迅速的倒车的方式了,你按照他们说的压根不用思考肯定能进车位,但是他忘记了像我们这样的人,完全可以找出自己的办法去用我们最擅长和舒服方式去做,如果死记硬背,生搬硬套,我们大概率是死得很惨的人。这个就是中美教育的不同的地方,我们这样的人,如果在美国会很好,而如果在中国,我们可能会很悲惨,我很庆幸我爸爸送我去了复习班,但是很多人可能比我还聪明但是他们被归类为另类,早早就被埋没了。

  所以很多人说中国的教育埋没天才。对不对,这个话是对的,但是我们的教育让很多智商中等的平民有了更多的机会,这个也是不争的事实。从整个结论来看,如果有一天当你想把你的孩子送到美国的时候,你先问问你的孩子是不是天才?如果不是,那你在问问你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资本让你的孩子在智商一般的情况下还能过比较好的生活。如果都没有,我建议你就算了,别折腾了,因为你到了国外,只会更是悲催。

  作者:江南愤青

  来源:扯淡堂(ID:rzycblfg)

私募基金

张弢 泓澄投资
胡建平 格上理财-拾贝收益...

信托产品

  • 预期收益率
  • 7%
  • 投资期限
  • 24月
  • 投资起点
  • 100万元
来宾城投

国民信托发行,投向基础产业

格上点评:

  • 预期收益率
  • 7.2%
  • 投资期限
  • 24月
  • 投资起点
  • 100万元
恒泰18号

发行,投向房地产

格上点评:

格上专题更多
风险揭示:投资有风险,当您/贵单位进行投资时,可能获得投资收益,但同时也面临着投资风险,比如资金损失风险、运营风险、流动性风险等。您/贵单位在做出投资决策之前,请仔细阅读相关风险揭示书和投资协议、公司章程或者合伙协议等文件,充分认识投资的风险收益特征和产品特性,认真考虑可能存在的各项风险因素,并充分考虑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理性判断并谨慎做出投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