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80-5828
格上首页 > 格上悦读 > 财经 > 大国的竞争没有杀手锏——换个角度再看美国减税对中国影响

大国的竞争没有杀手锏——换个角度再看美国减税对中国影响

2017/12/07 来源: 宁南山
[摘要]:美国参议院12月2日通过的减税政策,对中国有什么影响?

  美国参议院12月2日通过的减税政策,对中国有什么影响?

  首先我要说,我要是美国人,我也会投票给特朗普,这是因为他实际上在对美国很多荒唐的政策纠偏,同时特朗普在不断的推进改革,这是需要勇气的,但是这不代表特朗普真的就能逆转美国的国运。

  我们先看下,这次税改究竟改了什么,这次税改最终完全实施,也是要到2019年。

  当然,我们还是要上美帝的网站看看他们的报道,国内的翻译啊,经常搞错,比如很多报道说个税变更为三档,还有的说企业所得税降为15%,还有说取消了遗产税的,这些都是翻译错误。以及混淆了不同版本的区别。

  最开始特朗普确实想把企业所得税降到15%,到是目前已经妥协成20%了。

  下面华尔街见闻的制图是准确的,和CNN的报道对的上,请查看中间在12月2日通过的参议院版本。

  请注意,最关键的就是三个:

  1:个税降低了,虽然还是七等,不过相应的降低了税率。

  2:企业所得税从35%降到了20%。

  3:海外利润回美国,以前是征收35%,现在现金和等价物下降到10%,非流动资产只要5%

gbm-richtext-upload-1512617980074

  这次税改有什么影响呢?

  首先是美国的财政收入肯定会减少,和全世界的政府一样,美国的联邦政府财政收入大部分来自税收

  2016财年美国联邦政府的总收入约3.3万亿美元左右,其中个人所得税15460亿美元左右,约占总收入的46.8%;没有错,美国个人所得税收入是联邦政府最大的收入来源,占了几乎一半,这和中国是完全不一样,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收入占政府收入6.23%,纳税的大头和主体是企业。

  企业所得税3000亿美元左右,约占总收入的9.1%;社会保险(养老,残障,医疗等)11150亿美元左右,约占总收入的33.8%,其他收入占比约为9.3%,包括联邦储备收益约1160亿美元、消费税约950亿美元、各种收费和罚款约390亿美元、关税约350亿美元、遗产和赠与税约210亿美元等。

  可以看出,占美国联邦政府收入接近50%的个人所得税降低了;同时占美国联邦政府收入9%的企业所得税从35%降到20%了。

  其他也有些减税,比如遗产税以前550万美元以上需要缴纳,现在提高到1100万美元才需要缴纳了,但是占收入比例很低,才0.7%,所以影响不大。

  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这次减税力度最大的是对个人啊…….

  企业所得税本来也没多少钱,全部免了也就一年3000亿美元,占联邦政府收入9%。而个人就不一样了,个税收入是美利坚政府收入大头,这个下降是这次税改的核心,也就是说,

  以前按照15%收的,现在都按照12%了,

  以前按照25%收的,现在都按照22%了,

  以前按照28%收的,现在变成24%了。

  以前按照33%收的,现在都按照32%了,

  以前最高个人税率是39.6%,现在变成38.5%了。

  富人税率下降1.1个点,中产和穷人税率下降3-4个点。

  从总额来说,受益者富人>中产>穷人。而对富人来说,钱更多了其实他的消费并不会随之增加太多,实际上是资金的浪费,因为这个钱在政府手里,还可以拿来投资基础设施,投资前瞻科技,补贴贫困家庭。

  无怪乎上个月,包括“金融巨鰐”索罗斯在内的400位美国富豪联名致信美国国会,表示反对共和党的税改方案。参与联署者包括索罗斯、慈善家洛克菲勒(Steven Rockefeller)、美国着名冰淇淋店Ben & Jerrys的两位创办人等。

  联署信旨在反对总统特朗普为顶层5%的富人减税的计划。

  信中反对的理由有两个:

  1:恳请诸位反对此一加剧不平等的法案。

  2:我们深为忧心政府税收损失将使教育、医疗等重要服务的支出大幅削减,这将削弱国家对国民与社群再投资的能力。

gbm-richtext-upload-1512618012094

  给穷人和中产减税,总体是受欢迎的,但是是否应该同时给富人减税,这也是特朗普税改的关键争议点之一。当然这个问题如果展开分析,又是一场大争论。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富人受益最大,这在事实上拉大贫富差距。

  当然,正面的说,理论上富人手里钱多了,一定会想办法进行投资增值,这也可以拉动经济发展。

  中国媒体最关注的是,是企业所得税降低,其实在特朗普税改和美国政府收入里面,个税才是大头,那么国内的媒体为啥都把目光投向企业所得税呢,嗯因为这是国内的热点话题,比较容易博得眼球,比方说再把曹德旺搬出来,就能进一步获得关注了。

  先说下企业所得税,注意这个是所得税,也就是收入还要减去成本费用之后的部分才征税。

  目前我国企业所得税是25%,当然是这个基础税率,根据规定会有调整,比如你高新技术企业,比如你是小规模纳税人,比如你是免税收入,实际税率可能比25%低。

  下图是2016年全球的企业所得税率,我们就看几个主要经济大国吧,中国25%,印度29%,法国34.43%,德国15.83%,日本23.4%,韩国22%,英国19%,意大利24%, 美国35%。中国不算高,但也不算低。

gbm-richtext-upload-1512618029626gbm-richtext-upload-1512618031675

  降低企业所得税的逻辑是:

  1:企业所得税降低了,在美国的企业获利空间增加了,提高了在美国投资的吸引力

  2:本土的企业也会扩大投资,因为获利增加了。

  这样新产生的税收收入反而能够弥补所得税降低的缺口,从而扩大政府收入。

  这就是特朗普税改的关键争议点之二:减税肯定能刺激一部分企业扩大投资,利润回流美国,但是这个能不能在中长期弥补减税带来的损失,实现政府收入增加,存在不确定性。

  按照美国经济学家Arthur Laffer的理论,什么样的税率能够获得税收的最大化,每个国家都是不一样的,下图是简化的laffer曲线,这条曲线简单的说明了一个道理:

  税率过高,并不能获得更多收入,带来的是总税收的减少;

  税率过低,并不能获得更多收入,带来的也是总税收减少。

  再简单明了的说:税率不是越高越好,税率也不是越低越好,而是在某个点才能利益最大化。政府应该追求的是,同时获得财政收入增加和经济增长。

gbm-richtext-upload-1512618049020

  也就是说,如果特朗普的企业所得税率减到20%,究竟是不是最合适的点,整体是会带来政府收入的增加还是减少,美国内部争论很大,谁也说服不了谁。

  反对者最大的理由是,减税带来的好处(刺激经济增长)是不确定的,中长期能否实现财政收入总体增加是未知的,而减税带来的财政收入的减少和财政赤字的增加则是马上的,确定的,这样会带来两个副作用,第一个是科学教育系统支出的减少,第二个是联邦政府赤字增加,又要发行债券借钱,进一步推高美国的债务水平。

  下图是美国联邦政府2017年财季的支出预算,可以看出最大的四项是社保,医疗保障,医疗补助,军费,合计占了差不多61.65%。

gbm-richtext-upload-1512618061401

  实际上,根据瑞典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4月24日公布的数据,2016年世界军费前两位是美国和中国,美国达到6110亿美元,中国军费开支为2150亿美元。美国几乎是中国的三倍,而美国的GDP只有中国的大约1.65倍。

  而按照特朗普政府2018年财季的预算,其军费还要大幅增加10%以上,大约540亿美元,这意味着其他是要缩减的。美国军工集团势力的强大,可见一般。

  税改导致收入减少了,而军费还要增加,那只能削减其他开支了,削减哪些开支呢?下图是美国联邦政府各个部门的经费,只有国防部,国土安全局和退伍军人事务局三个部门的经费增加了,其他全部缩减。

gbm-richtext-upload-1512618073916

  1:国内卫生研究院(NIH)的预算要从今年的318亿削减至260亿美元,下降18%,你看58亿美元就节省出来了。

  2:国立科学基金会NSF的预算将比2016财年减少约11%,到67亿美元,减少了8亿多美元,资助基础科学研究项目的能力下降。

  3:能源部将收到280亿美元经费,自2016年以来减少了5.3%,减少了16亿美元,不过减少的主要是清洁能源技术。该部的研发部门所受冲击更大,尤其是清洁能源技术。

  还记得吗,特朗普一直说全球变暖是骗局,还退出了《巴黎协定》,2017年11月特朗普访华,签了2535亿美元的协议,其中最大的一块就是能源,确切的说油气能源集团。特朗普认为,放着便宜的油气能源不用,去用价格高昂的所谓清洁能源,实际上是削弱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阻碍美国的再工业化。

gbm-richtext-upload-1512618097231

  11月9日,国家能源投资集团与美国西弗吉尼亚州宣布签署框架协议,对后者页岩气、电力和化工生产项目投资837亿美元,此次签约是国电集团和神华集团合并组成国能投之后的首个重大海外投资项目,也是西弗吉尼亚州有史以来吸引的最大一笔投资。

  同时,阿拉斯加州政府、阿拉斯加州天然气开发公司(AGDC)、中国石化、中投公司与中国银行签署一项协议,以促进阿拉斯加州的液化天然气开发。这项协议将涉及最多430亿美元的投资,建设期间将在美国创造最多1.2万个工作岗位,使美国与亚洲之间的年度贸易逆差减少100亿美元。为了配套中国的投资,特朗普甚至在税改里面允许开采阿拉斯加保护区的石油。

gbm-richtext-upload-1512618108541

  4:NASA经费也降了2.8%,降至191亿美元;

  5:最郁闷的还是环保署(EPA),经费下降高达30%,从81亿美元下降到57亿美元,下降了24亿美元,像五大湖污染治理恢复项目直接被取消了。

  6:地质调查局经费也缩减13%到9.22亿美元,连美国西海岸地震早期预警系统820万美元的联邦资助也取消了,该系统研究者、华盛顿大学地震学家John Vidale说,这是一个“规模很小但成本效益很高的公共安全项目”,撤资让他非常惊讶和沮丧

  7:国家大气和海洋管理局(NOAA)只有48亿美元的拨款,减少17%,尤其是卫星项目从23.2亿美元下降到18亿美元,、以及海洋,海岸和湖区研究经费竟然被削减48%。

  8:除了科研经费削减之外,更值得注意的是教育经费支出也削减14%。

  大幅削减科技和教育支出,却增加经费,无怪乎特朗普的预算遭到了全美科学家的抗议。

  另外特朗普还废除奥巴马医改的强制参保令,同时也相应减少医疗补助的支出。

  另外他还减少食品券的支出,这个食品券是美国的社会福利,穷人可以拿这个券去换取食品。当然在特朗普眼里,底层领食品券的穷人黑人和老墨居多,很多纯粹是因为懒,而且特朗普上台时的选票,90%以上的黑人都投给了希拉里,所以削减也正好。

  好了,我们总结下,特朗普的税改配合的总体经济思路是明确的,也是带有很高风险的。

  机会项:

  1:减税刺激个人消费,吸引企业扩大投资,吸引企业海外利润回流美国。

  刺激美国经济增长,较为成功的案例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里根的减税政策,给美国经济带来了强力的刺激,经济的实际增速1982年还是-1.9%,1983年变为4.6%,1984年变为7.3%,1985年也有4.2%,1986年为3.5%,1987年也是3.5%。

  2:增加军费支出,大力增加军力,维持美军绝对领先和国土安全

  3:大力开发油气资源,充分发挥美国低能源价格优势,和减税配合重整美国制造业。

  风险项:

  1:政府赤字进一步扩大,债务继续上升,要知道,美国是全球第一大债务国,本文上方2017年财季,美国联邦政府收入7.3%是用来付利息的,这个是必须要支付的,不然影响美国的国家信用破产,债务越高,要支付的利息就越高。这跟你还房贷是一个道理,房贷越高,要还的利息越多,越影响其他方面的支出。

  我们看里根和小布什减税的实际影响:

  里根政府执政期间联邦政府财政赤字占GDP比重年均值达4%,而他的前任只有2.4%的赤字率;2001年小布什《经济增长与减税协调法案》公布当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还为盈余,占GDP比重1.2%,但2002年随着财政收入大幅减少,财政收支迅速由盈余转为赤字,赤字率高达1.5%,并开启连续十五年的财政赤字。

gbm-richtext-upload-1512618128583

  2:削减科技和教育投入,长期来看是降低美国竞争力。

  3:企业有钱了,但是如果整体前景不看好,企业资金并不会流向实体经济,而是流向金融和房地产,推高经济泡沫化。

  简而言之,特朗普减税的总体思路是正确的,然而存在两个关键问题,一个是以减少政府收入和削减支出,债务风险提高的代价来实现减税,另外一个就是富人受益和大公司最多。

  中国的机遇和挑战

  国家与国家的竞争是基础能力的竞争,税收仅仅是其中一个环节。

  制造业投资的回报,是需要看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综合基础能力,不是简单的减税,企业就来了。

  什么是基础能力呢,这个基础能力每一样都是要付出长期和艰苦的努力才能达到。

  第一个是基础设施和物流效率,能否实现海陆空快速的运输,没有良好的基础设施,东西进也进不去,出也出不来。

  河南郑州引进富士康以后,郑州机场的货运量从2011年的10.3万吨增加到2016年的45.7万吨,这背后是高效率的运输能力保障,郑州机场2012年开始二期大扩建,动员了十几万人的施工队伍历时三年完工。郑州机场高速2014年还是四车道,仅仅用两年就全部改成了八车道通行,体现了强大的基础设施保障能力。

  第二个是高效率,吃苦耐劳,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人队伍。

  2016年,福耀从国内调集中国工人,在美国工厂,和已经训练和上岗了半年多美国工人进行了生产效率测试,给汽车玻璃压膜。

  在两条线上中国和美国工人进行比赛,双方也都知道是比赛。

  福耀公司制定的生产定额是800片,最终中国工人可以做到生产1011片,超出要求20%。

  而美国工人只能生产792片,没有达到要求,然而这已经让中方管理人员喜出望外了,因为美国工人平时的工作效率只有500多片,是通过比赛激发了竞争意识才提升到了792片。

  也就是说,美国工人真正的工作效率只有中国的50%。

  中国工人和美国工人比,有吃苦耐劳高效率的种族优势,你即使支付同样的工资,得到的产出会更多。

  第三个是产业链聚集,制造产业聚集能够大大降低成本,也能快速高效的解决问题,增强竞争力。

  第四个是劳动力成本,中国的劳动力成本赶上美国还得要20年,短期内中国工人工资还不能和美国的蓝领相比。

  第五个是市场,大市场能够大大的降低和摊薄成本,福耀玻璃到美国,就是因为美国汽车公司的要求到当地设厂便于快速到货。中国和美国都有庞大的本土市场,而且明显中国市场增长更快,会变得比美国市场更大。

  第六个是技术,即使在当地能够找到工人,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制造工程师也是问题,富士康在中国大陆投资,每个厂都有大量台干和台湾工程师。美国能允许几千外国工程师到美国工作吗?不允许,那么依靠不成熟的本地人才,效率就会大大降低,这是现实的障碍。

  一个互联网企业,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就更容易招到合适的程序员,这就是良好的技术环境。

  第七个是能源成本,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带来了美国能源成本大大下降,这是美国的天赋。

  第八个是包括税收和法律在内的政策环境,福耀玻璃在美国就耗费了大量精力不断抵制建立工会,再比如巴西,各种税收法律及其复杂,外国企业没几个能盈利的。

  其他还有土地,社会环境等等,比如中企投资叙利亚,结果政局不稳导致损失,比如印度,没事就上街抵制中国货,前不久oppo印度公司一个中国高管,因为把印度国旗丢到了垃圾桶,引发印度员工罢工抗议。

  土地,资本,人才,基础设施,产业链,技术,市场,税收,社会和政策环境都是决定企业投资的要素,产业的发展考验的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多要素综合的基础竞争能力,要看清楚我们的优势,不要觉得改一个税率美国就great again了,那这样一个地区要发展就太容易了,只要免税就可以发展,很遗憾,不存在这样的事情,税收只是众多手段中的一个。

  就好像,福建晋江说我要给本地品牌贵人鸟,361度减税了,美国媒体就说耐克马上要垮了一样,就好像深圳说我要给企业减税了,马上就要经济总量超上海一样,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实际上,不要说中国的领导层全部是从地方历练到中央的,

  中国各个省,各个市,在长期的招商引资竞争中,早就已经对税收优惠,土地优惠,奖励优惠在内的各种手段运用的非常纯熟,各个省市政府都有专业的招商引资团队,应对竞争对手减税的竞争手段,是有很多方法进行反击的。

  中国的应对之策

  中国现在其实也在给企业减税,但是是渐进性的。

  中国已经在2016年5月先一步开始减税,比美国这次税改从2019年开始实施要早了两年半。

  营业税改增值税,也就是所谓的营改增从2012年在上海开始试点,到2016年5月1日起在全国全面推开,实现了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的目标。

  中国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5月至2017年9月,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累计减税10639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今年1-9月减税5750亿元。

  继去年全面推开营改增(营业税改征增值税)之后,从今年7月1日起中国将增值税税率由4档减至3档,取消了13%的税率,将农产品、化肥、天然气、自来水和居民用煤等直接关乎民生福祉的生活必需品增值税税率从13%降至11%。

  增值税目前是我国第一大税种,在减税方面已经先行一步,对美国减税有对冲作用。

  另外我国第二大税种的企业所得税,其实也在研究中,这次美国的冲击下,我国是有可能也随之降低企业所得税的。但是如前文所说,这其实是一个很强的技术问题。

  增值税是不管企业是否赚钱都要收,而企业所得税则不一样,对赚钱的企业影响大,对不赚钱的企业反而没太大影响。

  我们可以举两个典型的例子,一个是在大赚特赚的阿里巴巴,今年净利润超过100亿美元,一个是在巨亏投入期的长江存储,投资几百亿美元还没有盈利,还要养着大批的研发队伍。很显然长江存储更需要帮助和扶持。

  但是直接把企业所得税降低了,明显阿里巴巴受益更大,而真正需要钱的长江存储反而没什么收益。就像拉弗曲线一样,并不是税率越低越好,所以这是一个需要认真研究的技术问题。

  除了减税的大方向以外,我国也要开辟新税种,因为减税不能让财政收入下降,财政收入下降意味着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能力减少和下降,就得跟特朗普政府一样削减卫生,科技,教育的支出,这对处于发展和追赶期的中国是不利的。

  因为政府主导的投资和民生保障,是保证中国经济稳定增长和社会稳定的重要手段,稳定增长,最典型的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和重大项目投资,在民间投资低迷的时候,政府投资起到增长稳定器的作用;在民间资本不敢进入的高风险领域,政府投资起到开路的作用,典型的就是在集成电路和液晶面板的数千亿大规模投资。

  社会稳定,最典型的就是新疆地区的高强度治安保障,对新疆的高强度治安投入,现在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一个典型的数据就是2017年新疆旅游人数和收入大幅增长。还有全国城市贫民区---棚户区的大规模改造,对困难群众的低保,对没有缴纳过养老金和医保的老人的养老金支出等等,我在以前的文章里面写过,全国养老金亏空的省已经有6个了,谁去补贴他们?中央政府。

  政府收入的减少,事实上就是削弱了政府稳增长和保民生的能力。不只是这两项,还进一步削弱了政府在科技,教育等基础方面的投资能力,这些对长期经济增长,尤其是对后发型国家的经济赶超,都是有负面作用的。

  我在之前的文章就讲过黑龙江的例子,省政府收入2000亿,支出4000亿来维持6%的经济增长和民生进步,黑龙江可以依靠中央转移支付,美国这样的国家就是发国债了,区别在于转移支付不用还,国债可是要还的。

  再强调一次,税收不是越多越好,但也不是越少越好。

  要追求的是企业降低税负后的经济发展+政府财政收入增加的双赢。

  为什么特朗普的税改那么多人反对,其实就是减税导致政府收入下降,直接导致必须削减在社会保障和福利,教育,科技,医疗补助,卫生等方面的支出,同时还造成大量财政赤字,用财政收入的下降换取对经济的刺激,这是一步险棋,因为经济的发展是复杂的,减税只是其中一个动力而已,对经济的刺激结果是不确定的。很可能出现政府收入下降了,总体债务提高了,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少了,教育科研发展受到影响了,但是经济却没有被减税刺激起来。

  在减税的大方向下,为了确保财政收入的增加,中国也要开辟新税种,比如房产税就是一个考虑,以后极有可能开征,对拥有大量房子的人征收房产税,实际上也是平衡贫富差距,

  在深圳,拥有大量房产的村民比比皆是,每个月收着大量的房租,自己每天打麻将。但是具体怎么征收,也是复杂的技术问题,房产税已经在重庆,上海等地试点,已经形成了一些经验,相信以后正式开征只是时间问题。

  至少在我看来,中国政府对减税的规划更为稳妥和踏实,在收入增长的同时实现逐步减税降低税负,反过来说,是在逐步降低税负的同时实现财政收入稳步增长,这样规避了大量的风险。

  另外中国还有一个机遇,美国历史上历次减税都会带来美国内部需求的增长,也就是消费会提升,进口会出现增加,这对对美国出口最多的中国,日本和德国的制造业企业来说,是大大的利好。美国NBC的报道就说,这次减税是美国送给中国和德国的数十亿美元大礼包。

gbm-richtext-upload-1512618152561

  如果减税真的实施,增强了美国民众的消费能力,这对中国强大的制造业来说,也是利好,可以大大的促进对美国的出口。NBC的报道里面,就表达了对外贸易赤字进一步上升的担心,因为预计从中国,日本和德国的进口会因为美国国内需求能力的增强而增加。

  特朗普应该说,是一个想有作为的总统,想复制里根减税的经济刺激,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现在的世界已经不一样了。

  最大的变化,就是世界第一大工业国已经易主,和八十年代美国减税的时候,中国只有一个劳动力成本优势相比,

  中国现在又发展出了产业链集群优势,劳动力受教育水平和素质大幅提高,基础设施跃居世界顶级水平,技术实力也大大迫近美国,出现了庞大的本土消费市场,社会治安和政府治理水平大幅改善。

  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中心,背后是练好基本功,做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和大量的基础工作,要想与之竞争,也必须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达到和具备竞争力。

  很典型的,八十年代里根减税,美国消费者消费增加,那个时候的中国无法受益太多,因为中国那时的工业品出口没有竞争力;现在特朗普减税,美国消费者需求增加,中国制造业的受益就会比那个时候大的多。

  综合基础能力的竞争,是全方位的,美国减税确实能够带来竞争压力,可能会打乱中国原有的减税节奏,同时也可能带动各国纷纷减税,然而也不用夸大其词过于担心,实际上,减税对美国经济总体好不好,美国内部也根本没有形成共识。

  大国之间的竞争,尤其是超级大国之间的竞争,是没有什么杀手锏的,大家手里的牌都很多,一定是长期的苦战,谁也不可能一招制敌。

  作者:宁南山

  来源:宁南山(ID:ningnanshan2017)

私募基金

张弢 泓澄投资
胡建平 格上理财-拾贝收益...

信托产品

  • 预期收益率
  • 7%
  • 投资期限
  • 24月
  • 投资起点
  • 100万元
来宾城投

国民信托发行,投向基础产业

格上点评:

  • 预期收益率
  • 7.2%
  • 投资期限
  • 24月
  • 投资起点
  • 100万元
恒泰18号

发行,投向房地产

格上点评:

格上专题更多
风险揭示:投资有风险,当您/贵单位进行投资时,可能获得投资收益,但同时也面临着投资风险,比如资金损失风险、运营风险、流动性风险等。您/贵单位在做出投资决策之前,请仔细阅读相关风险揭示书和投资协议、公司章程或者合伙协议等文件,充分认识投资的风险收益特征和产品特性,认真考虑可能存在的各项风险因素,并充分考虑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理性判断并谨慎做出投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