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80-5828
格上首页 > 格上悦读 > 历史 > 大兴安岭真可谓丢尽了“山界”的脸!

大兴安岭真可谓丢尽了“山界”的脸!

2018/02/05 来源: 星球研究所
[摘要]:人们提到喜马拉雅山脉,会想到珠穆朗玛、南迦巴瓦,提到秦岭山脉,会想到太白山、终南山、华山,但是对于同样人尽皆知的大兴安岭山脉,却无法说出它任意一个山峰的名字。

  人们提到喜马拉雅山脉

  会想到珠穆朗玛、南迦巴瓦

  提到秦岭山脉

  会想到太白山、终南山、华山

  但是对于同样人尽皆知的大兴安岭山脉

  却无法说出它任意一个山峰的名字

  这只能怪大兴安岭的山峰

  完全无法博人眼球

  它山势低缓,多数山峰海拔不足1500米

  这点高度即便在中国东部也不算出众

  更何况它山体浑圆,毫无险峻之姿

  远远望去,有若一排土丘、山包

  可谓丢尽“山界”脸面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大兴安岭摩天岭,是少数海拔超过1500米的山峰之一,山形也非常平缓,摄影师@杨孝)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033113

  既无珠峰之高大,亦无华山之险峻

  如何才能在“山界”立足?

  大兴安岭只能祭出它的法宝

  森林

  另一方面

  中国山地众多

  长度超过1000千米的大型山脉

  如天山山脉、昆仑山脉、秦岭山脉

  多数呈现东西走向

  大兴安岭山脉却再次异于常“山”

  它长度约1200千米,近似南北走向

  纵贯中国东北地区西缘

  (中国主要山脉分布图,绿色为大兴安岭,星球研究所标注)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043882

  与东西向山脉相比

  南北向山脉可以跨越多个纬度

  不同纬度的日照、气温、降水条件差异巨大

  往往拥有更为显著的植被景观变化

  大兴安岭山脉更是其中的王者

  它开端于北纬43.03°,收尾于北纬53.56°

  南北相距10.5个纬度

  是中国跨越纬度最多的山脉

  这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

  让我们可以沿着山脉纵穿北国

  直达中国的“北极”

  (穿越大兴安岭路线简化示意图,底图源自@Google,制图@星球研究所)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073183

  今天星球研究所就带领大家一路向北

  看看大兴安岭的森林究竟是怎样一番景象?

  北纬39.90°

  这里是北京天安门

  中国的心脏所在

  也是此次旅程的起点

  (天安门,摄影师@赵凯/123RF)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089136

  与人们惯常印象不同的是

  大兴安岭距离北京并不遥远

  从北京北部出发,只需200余千米

  到达

  北纬43.03°

  辽河源头之一的西拉木伦河在此蜿蜒流淌

  远方毫不起眼的小山包

  便是大兴安岭的南界

  声名赫赫的大兴安岭

  居然以如此低调的方式开启序幕

  (位于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境内,摄影师@杨孝)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101386

  序幕极为短暂

  整条山脉的高潮便匆匆到来

  从西拉木伦河谷再向北40余公里处

  北纬43.50°

  大兴安岭的最高峰黄岗梁骤然登场

  它海拔2029米

  是大兴安岭唯一的2000米级山峰

  因为降水稀少

  浑圆的山体上覆盖着高山草甸

  相对湿润的山谷

  才生长出成片的森林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山谷中的森林为人工林,摄影师@HK)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125971

  当春天来临

  洁白的白桦一排排整齐排列

  绯红的杜鹃在树下肆意绽放

  仿佛一支训练有素的迎宾队伍

  (照片中的森林为采伐后人工重新种植的,所以排列整齐,摄影师@杨孝)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149255

  但是大兴安岭南段气候干旱

  年均降水量不足400毫米

  不利于高大乔木的生长

  森林尚不能完全发挥作用

  草本植物才是这里的主角

  北纬43.83°

  巴林左旗召庙附近的山峰

  野草遍布四周,并爬向坚硬的岩石

  寻找生存空间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巴林左旗召庙,摄影师@杨永鑫)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166679

  北纬43.95°

  阿斯哈图石林

  裸露的岩石上几无植被

  出露成形态各异的造型

  (阿斯哈图石林的标志,形似大鹏;该石林为克什克腾世界地质公园的一部分;摄影师@杨永鑫)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186805

  少量顽强生长的乔木作为配角

  在山脉附近区域创造了一种特别的景致

  北纬44.47°

  乌兰坝国家自然保护区

  树木零星点缀

  孤独而充满意境

  (乌兰坝国家自然保护区,摄影师@邱会宁)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198675

  这里的乔木以叶面宽大的阔叶树为主

  例如美丽的五角枫

  (摄影师@杨永鑫)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205277

  北纬45.18°

  科尔沁右翼中旗代钦塔拉

  五角枫散布在草原之上

  有如非洲的稀树草原

  (代钦塔拉五角枫景区,摄影师@杨永鑫)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212944

  秋季枫叶变色

  更是一片姹紫嫣红

  (摄影师@李昂)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221597

  干旱的状况直到

  北纬46.60°

  才得以改观

  相对增加的降水在群山中发育出了

  嫩江右岸最大的支流洮儿河

  (洮儿河,摄影师@邱会宁)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231994

  森林也终于开始扩张

  北纬47.30°

  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

  各种树木、植被交相辉映

  (第1张为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摄影师@老J;第2张为阿尔山一处未开放的林区,摄影师@黄明生)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248186gbm-richtext-upload-1517807384053

  连小镇也被围得密不透风

  (柴河镇,摄影师@邱会宁)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396965

  或是阔叶树红毛柳映照河岸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绰源林场绰尔河畔,摄影师@杨孝)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410822

  或是针叶树樟子松碧波万顷

  (红花尔基樟子松国家森林公园,北纬48.25°摄影师@杨孝)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425660

  还有灌木植物杜鹃花开遍山坡

  (扎兰屯中和镇大架子山,北纬47.66°,摄影师@邱会宁)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446005

  与此同时

  一个助攻队友也开始登场

  火山

  一条绵延近千公里的火山喷发带在

  北纬47.47°

  即阿尔山-柴河附近一度异常活跃

  喷发后的火山口积水成湖

  或是熔岩堰塞成湖

  数十个火山湖被林海包围,蔚为大观

  包括阿尔山天池

  (摄影师@杨孝)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461537

  月亮湖天池

  (又名基尔果山天池,摄影师@杨孝)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484137

  形似脚丫的驼峰岭天池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摄影师@陈刚)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507585

  色彩斑斓的布特哈天池

  (摄影师@杨孝)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523883

  以及美丽的杜鹃湖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摄影师@杨孝)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540031

  遍布的火山活动

  还为地表的河流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热能

  哈拉哈河,又名不冻河

  即便是-30°的低温也不会封冻

  (摄影师@杨孝)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553064

  河面上时常水汽氤氲

  各种动物纷纷前来觅食、饮水

  (摄影师@邱会宁)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567724

  越过火山群

  真正的高潮即将到来

  北纬49.38°

  冰河时代冻结的大地

  仍大面积保留在该纬度以北的地表之下

  即多年不化的

  永久冻土

  (中国冻土分布图)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581738

  冻土层可以厚达数十米

  如同一道天然的隔水板

  降水无法下渗,只能在地表聚集

  形成大面积的湿地景观

  例如额尔古纳湿地

  (摄影师@宛杰胜)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598421

  南瓮河湿地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南瓮河湿地,北纬51.05°,摄影师@关卫宏)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627837

  冻土还造成河道难以下切

  河流向两岸的冲蚀开始加剧

  于是河谷越来越宽

  (额尔古纳河,摄影师@老J)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646081

  四处漫溢、淹没两岸

  森林也变得沼泽化

  (根河,摄影师@老J)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658298

  本已越来越冷的气温

  也在冻土的加持作用下达到极点

  北纬50.80°

  大兴安岭腹地的城市根河市

  创造了-58℃的历史极端低温

  堪称中国的“冷极”

  最耐寒的树木逐渐击败其他竞争者

  成为大兴安岭北段的优势树种

  这位胜出者便是兴安落叶松

  为接触更多阳光,它们拼命向上生长

  即便高达60多米,树干仍然笔直

  (落叶松林透光条件好,又被称为明亮针叶林,摄影师@刘心杨)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670384

  树下还生长着杜鹃、杜香、越桔等林下灌木

  再加上白桦、黑桦、蒙古栎等伴生树种

  形成丰富的生态群落

  (杜鹃花开,摄影师@关卫宏)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693405

  随着四季不同

  其色彩变化,令人叹为观止

  它可以绿满世界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内蒙古白鹿岛,摄影师@张立志)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712288

  可以黄遍天际

  (莫尔道嘎,摄影师@王晓婧)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728771

  可以红透山水

  (满归依克萨玛国家公园,摄影师@老J)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745550

  可以白沁心脾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黑龙江加格达奇,摄影师@张立志)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763157

  也可以五彩斑斓、绚丽夺目

  (汗马自然保护区,激流河上游水源湿地,摄影师@宛杰胜)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776653

  就这样

  在低温、冻土的环境中

  大兴安岭的森林愈发密集繁茂

  其木材蓄积量之大

  全国无出其右者

  (大兴安岭森林分布示意图,可以明显看出越往北,森林愈加密集;图片源自@国家林业局,星球研究所修订)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786827

  直至

  北纬53.54°

  黑龙江江边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龙江第一湾”春色,摄影师@关卫宏)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799011gbm-richtext-upload-1517807837736

  直至

  北纬53.56°

  中国国土的“北极”

  (下图为漠河的北极星雕塑;目前宣传较火的北极村,并非真正的中国国土最北端;真正的最北端位于黑龙江乌苏里浅滩北侧的航道中心线;摄影师@老J)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858797

  从北纬43.03°到北纬53.56°

  跨越10.5个纬度

  如果我迷恋大兴安岭

  那一定是森林惹的祸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呼中小白山,摄影师@张立志)

  ▼

gbm-richtext-upload-1517807871097

  注:进入林区,请务必注意防火

  注:本文主要参考资料包括《中国生态地理区域系统研究》《中国大兴安岭森林》《中国大兴安岭植被》《中国火山》《大兴安岭森林植物》等
  来源:星球研究所(ID:xingqiuyanjiusuo)

格上专题更多
风险揭示:投资有风险,当您/贵单位进行投资时,可能获得投资收益,但同时也面临着投资风险,比如资金损失风险、运营风险、流动性风险等。您/贵单位在做出投资决策之前,请仔细阅读相关风险揭示书和投资协议、公司章程或者合伙协议等文件,充分认识投资的风险收益特征和产品特性,认真考虑可能存在的各项风险因素,并充分考虑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理性判断并谨慎做出投资决策。